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苏醒

      灵界,木族主域。
  
      遮天蔽日的古木,皆百丈高,矗立如青山。
  
      然,那些古木在近十年期间,已经极难从外域星穹,汲取游离的草木精气,不能令木族世世代代生存的域界,充盈着精纯能量。
  
      域界内,奇花异草的生长,逐渐停滞。
  
      有不少灵草,枯黄后,频临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一道绿莹莹的空间通道,骤然绽开来。
  
      木族的原木大尊,孤身一人,从通天星域飞逝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遍体鳞伤,皮肤上,天然生长的奇异树纹,渐渐淡化,似已快要看不见。
  
      “大尊!”
  
      遗留于此的木族族老,纷纷聚涌,一脸担忧关切地望着他,“您率领族人,在人界的征战,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环顾四周,从他们的眼中,看到了真挚的担忧。
  
      “我,被嗜血大尊、白骨大尊和通幽大尊,联手痛击。”原木大尊苦涩一笑,“人界那边的征伐,遭遇了麻烦。我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深深叹息一声,突运转血脉秘术,动用天木重生术。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有一缕缕,绿幽幽的草木精气,宛如绿色溪河,朝着他汇聚而来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的伤势,立即开始恢复。
  
      “大尊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诸多木族族人,一看到他动用血脉秘术,吸纳此域的草木精气调养伤势,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原木大尊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此域,已极难再从外域中,吸纳草木精气。”一位耄耋苍老的木族老者,低垂着头,不敢直视原木大尊,说道:“换了以往,您可以通过此域的草木精气,去尽快恢复伤势,因为草木能量生生不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现在,你攫取太多的草木精气,会影响那些孩子的成长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身形一震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绿蒙蒙的光电,从他指尖绽放,似突然斩断了,他和这一域草木精气的联系。
  
      之后,不再有一丝一毫的草木之力,向他靠拢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深吸一口气,神色严肃地询问:“我们还有多久时间?还有多久,此域的草木精气,会彻底耗尽,不再适合族人活动?”
  
      “至多百年。”那位木族族老,斟酌着用词,“这还是往好的方面去想。族内,那些血脉达到七阶的战士,最好早早离开,不要继续待下去了。血脉越强者,留在这一域,对天地能量的占有就越大,您应该明白的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点头,心情沉重地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法拓呢?”那位族老询问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脸色僵硬,“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法拓,被妖魔族、骸骨族擒获,暂时,我无力去营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木族的一位位族老,失声惊叫。
  
      几乎同时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眸中异光一闪,体内的一个血脉天赋,自然而然地运转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祖地!”
  
      他沉喝一声,一飞冲天,直朝着传说中木族诞生地而去。
  
      那里,便是生命古树枯萎之地,唯有木族一代代大尊,才有资格前往,从枯亡的生命古树的奇妙树纹中,参悟生命真谛。
  
      “大尊!”
  
      众多木族的族老,纷纷叫嚷,想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可原木大尊却充耳不闻。
  
      绵延无尽的翠绿色树海,草木精气比任何一处都要精纯浑厚,原木大尊一进入此地,他身上的伤势,就自然好转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他身形巨震,心脏中的血脉烙印内,似有印记骤然闪耀。
  
      冥冥中,他仿佛听到了,从木族祖地深处,传来的呼喊声。
  
      有一庞大的,古老的意志,似在一点点苏醒!
  
      “生命古树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激动的,当场就跪伏下来,朝着祖地深处,翠绿浓郁地,不自禁地叩拜,“是您,在召唤我吗?您,还活着?”
  
      根据传言,第一位木族族人天木大尊,就是因生命古树诞生。
  
      生命古树,乃木族公认的始祖,是他们的缔造者。
  
      生命古树对木族的意义,犹如冥河,对于邪冥族。
  
      深埋于祖地的生命古树,以一代代前任族内大尊的说法,早已枯萎而亡,原木大尊跻身为十阶血脉时,也曾前往祖地深处,瞻仰生命古树。
  
      他,并没有能够以血脉,沟通生命古树,也没有从那一株生命古树的树纹中,参悟出什么特别的血脉奥妙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生命古树,确实枯亡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木族遭遇大难,域界即将消亡,生木大尊生死未知,他身负重伤之际,他们的缔造者生命古树,逝去的意志,似在悄然复苏,这令原木大尊怎能不激动,怎能不欣喜如狂?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翠绿浓郁处,一绿蒙蒙的能量溪河,混杂着诸多绿色精芒,飘逝而出。
  
      温养万物的气息,从那条能量溪河内,散逸开来。
  
      埋头叩拜的原木大尊,心有所觉,猛地抬头。
  
      溪河,玄妙地融入他心脏。
  
      他被嗜血大尊、白骨大尊、通幽大尊合力,重创的躯身,顷刻间修复过来,其天木重生术更胜以往!
  
      “哧啦!哧啦!”
  
      有一束束,不知名的魂丝幽光,融入他的灵魂,融入他的血脉,融入他的脏腑骨骼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的气势,逐渐攀升!
  
      “大尊!大尊恢复如初了!”
  
      祖地外,那些木族的一位位族老,赶来后,不敢深入,不过以血脉感知,他们都嗅到原木大尊的气血,变得汹涌而又旺盛。
  
      “不止是恢复了,比以前,更强势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这么短暂的时间,他难道从生命古树内,参悟了什么秘法?”
  
      “秘法,不可能令他短暂恢复,只有源源不绝的力量,才能让他迅速恢复!”
  
      外面那些木族族老,议论纷纷。
  
      许久许久以后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像是一道闪电般,原木大尊从木族的祖地,飞逝而出。
  
      “大尊!”
  
      聚涌于此的木族族老,失声惊叫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从原木大尊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血波动,在他们的感知嗅觉中,分明和生木大尊一个级别!
  
      生木大尊,血脉可是十阶的高阶!
  
      难道,就这么一阵子,重伤之后的原木大尊,不仅恢复如初,血脉还趁机突破,达到了十阶的高阶?
  
      “我们的缔造者,我们的始祖,已在复苏!”原木大尊沉喝,眸中精光四溢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和你胡说,在灵界的一个个域界,即将死亡时,它醒来了。”原木大尊深吸一口气,道:“它,给我指引了方向,我会依照它的吩咐行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方向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要先找到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