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驯化?
异地。
  
  冥河支流前端,聂天全神贯注,灵魂识海的魂力,突疯狂流逝。
  
  那簇,不断涌动着的魂影,蓦地沉落向冥河。
  
  “哗啦!哗哗哗!”
  
  那截,缓慢流淌的冥河,瞬间湍急。
  
  涌动的魂影,变幻莫测,属于聂天的灵魂意志,似在承受着河水洗涤锻造,被千锤百炼。
  
  其间,时有一点点,青灿灿的光烁,融入魂影。
  
  魂影,慢慢地,向一枚棱形印记变化。
  
  “棱形,印记,如邪冥族族人,眉心的一块块棱形晶体!”
  
  端详着那枚,悄然变化的印记,聂天眉梢一动,就觉得那枚奇特的印记,和冥域所有邪冥族族人,眉心天然生出的棱形晶体,极其相似。
  
  棱形印记,快要变幻成形霎那,异力突生。
  
  那段冥河处,先前逃离的,一只只凶戾的魂灵,凄厉而又恐惧地,发出聂天能聆听的尖啸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厉啸声中,一只只魂灵,竟被那棱形印记,猛地吞纳。
  
  一如冥魂珠,吸纳魂灵。
  
  转瞬间,便有相继六只魂灵,随着聂天的魂力,一并融入那枚棱形印记。
  
  棱形印记再次凝炼,青色晶光熠熠,宛如固态状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聂天大吃一惊,呆呆看向那枚,本虚幻的棱形印记,在吞没了六只魂灵之后,几乎凝为实质的天魂印。
  
  “这枚天魂印,以我的一缕灵魂本源为核心,经冥河洗练,吞魂灵而生,竟成为……”
  
  他发愣之际,那枚棱形状的天魂印,已从冥河内漂浮出来,通透明亮,隐约和冥魂珠都有些相似。
  
  “以天魂印,烙向任何魂灵,奴役其魂魄。”
  
  自言自语着,他以心神沟通着天魂印,掌控着其飞逝的方向,将其引向冥魂珠,强行塞入第一枚虚态古符。
  
  那枚虚态古符内,封禁着怨恨邪神。
  
  “呜嗷!”
  
  怨恨邪神,于虚态古符中凄厉咆哮,仿佛知道大难临头,知道一旦让那枚棱形状的天魂印,融入进来,他就将永恒地失去自由。
  
  “怕了?”
  
  聂天嘴角逸出冷冽笑容,“怕了就对了。说明这枚天魂印,对你这样的家伙,果真是有效!我一直弄不清楚,该通过什么方式,才能奴役你们,完完全全地掌控你们,现在终找到办法。”
  
  “果然,还是你们曾经的追随者,你们族内那位最强的大尊,才有对付你们的办法。”
  
  棱形状的天魂印,终碰触虚态古符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虚态古符溅射着,赤红、莹白、青绿色,蚯蚓般的电芒。
  
  虚态古符分明抗拒着天魂印的渗透。
  
  两股不同的力量,几乎在霎那间,就争斗起来。
  
  怨恨邪神桀桀怪笑。
  
  “笑?”
  
  聂天伸出一截指头,点向那枚虚态古符,凝结虚态古符的草木、火焰、星辰之力,还有气血和魂力,突然溃散。
  
  待到那些来自于他的力量,消失大半后,他以自身的魂念,通过冥河孕育缔结的棱形状天魂印,便顺利地,落入了怨恨邪神体内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棱形状的天魂印,倏地消失。
  
  天魂印融入怨恨邪神的那一刻,聂天身形微震,眸显异芒,“咦,我的意识……”
  
  有那么一霎,他的真魂,似在怨恨邪神的残缺魂魄内游荡着,在感知着,吸纳着,来自于怨恨邪神的浩瀚记忆。
  
  “好庞大的记忆识海!”
  
  怨恨邪神生前,乃冥魂珠的高阶大尊,本就有数十万年的悠久寿龄,他在死亡之后,残魂意念散播在三界,又陆陆续续地,获取了一些零散杂念。
  
  这便造成,他的记忆,就算是残缺不全的,对聂天而言,还是浩渺无际般。
  
  可那些记忆,又凌乱不堪,没有逻辑道理可言,驳杂难明。
  
  他此刻的记忆,意识,彼此之间存在断层。
  
  聂天若想在这个时刻,去感悟他一生的经历和记忆,只会让自己一团糟,影响自身的修行。
  
  短短数秒,聂天的眼神,就恢复清明。
  
  他不再理会,怨恨邪神那残缺不全的,不完整的浩瀚记忆海洋,保持着理智,以自己的真魂体悟。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他轻呼一声,脸色惊异地,看着虚态古符消失后,被一枚棱形状天魂印融入的怨恨邪神,“你现在的模样,和我所见的那些邪冥族的族人,还真是异常的相似啊。眉心,一块棱形晶体,如眼睛。”
  
  眼前的怨恨邪神,眉心处,多出一棱形印记。
  
  那枚印记,就是天魂印!
  
  本虚幻的天魂印,在怨恨邪神的体内,再次吸纳冥力,还有怨恨邪神的气血,继续凝炼,终成晶体状。
  
  此刻怨恨邪神,和灵界那些土生土长的邪冥族,大同小异。
  
  那枚像是从怨恨邪神眉心生长出来的天魂印,内部烙印着聂天的魂念,只要他心神变动,就能引发天魂印的禁制,令怨恨邪神的魂飞魄散。
  
  甚至,连怨恨邪神的所思所想,他都能隐隐捕捉。
  
  最令人惊奇的是,之前对他充满敌意的怨恨邪神,在那枚天魂印植入,在其眉心以棱形晶体生长出来时,怨恨邪神的敌意,似被轻而易举消融。
  
  取而代之的,乃是安顺,臣服。
  
  天魂印,仿佛真的扭改了怨恨邪神的意志,抹去他的逆反之心,令其真正忠心了。
  
  “居然,居然能这么容易?”聂天摸着下颚,若有所思地看着怨恨邪神,一个命令下达:“你先给我出来。”
  
  “咻!”
  
  怨恨邪神由冥魂珠脱离,温顺而又恭敬地,漂浮在前方。
  
  这一尊邪神,低着头,没有言语,却以魂念询问:“谨遵吩咐。”
  
  他的棱角,似当真被抹去了。
  
  “一枚天魂印而已,连他这种级别的生灵,灵魂植入后,都变成这样?”聂天精神恍惚,“传言,所有的邪冥族族人,都因冥河而诞生。邪冥族,乃是冥域的本土生灵,沐浴在冥河内,灵魂生变,才成为全新的智慧种族邪冥族。”
  
  “冥河,为冥魂族的天魂大尊,死亡后的灵魂意识衍变而成。每一位邪冥族族人,从诞生起,眉心处,就天生一枚棱形晶体。”
  
  “邪冥族的灵魂秘术,血脉天赋,很多需要借助眉心的那块棱形晶体。”
  
  “那块棱形晶体,会不会,也是天魂印?”
  
  “如果是的话……”
  
  一念至此,聂天的脸色,突然变得沉重。
  
  他皱着眉头,望着那条缓缓流淌的冥河,“天魂大尊,你当真魂消,没了自主意识吗?如果你,还有意识,那现在所有的邪冥族族人,是否都被你奴役着?他们的所思所想,所作所为,你都了若指掌?”
  
  虽惊惧不安,可他还是再次分离魂念,沉落冥河,以魂灵,以冥河之水,凝结出新的天魂印。
  
  他持续施法。
  
  一枚枚新的天魂印,随着魂力的消耗,先后缔结。
  
  新的天魂印,都以同样的手法,融入那四大邪神。
  
  每一尊邪神,体内进入天魂印之后,眉心处,都再次生出一模一样的棱形晶体。
  
  他们原先对聂天的抗拒和杀戮情绪,因天魂印的存在,消失的干干净净,而且都变得安分听话。
  
  天魂印好用的令聂天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  
  “是天魂印太玄奥,还是太克制他们,还是因为冥河之水,因是天魂大尊的秘法?”聂天深思,“这样的天魂印,能令他们性格大变,抹杀他们的逆反之心,那对四象炎魂鼎,能不能奏效?”
  
  他又缔结第六枚天魂印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