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老实交代
    冥河的河水,潺潺流淌。
      弯曲蜿蜒的河水,依旧坚定地,朝着那株古树的根茎飞去。
      然而,因聂天连番在冥河的一截,去缔结天魂印,吞纳一只只强大魂灵,以河水洗练天魂印,似令河水的流动,变得更加迟缓。
      期间,聂天的魂力,也在悄然流逝着。
      脱离虚态古符的束缚,眉心分别生出六块棱形晶体,如多出一只眼睛的五大邪神,漂浮在聂天头顶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不断地,有新的青色光烁,融入五大邪神。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灵魂,泛起异常奇妙波荡,似每当有一点青色光烁逸入,都能导致他们的灵魂记忆,重新排列组合。
      他们之前的不羁,逆反,暴躁,因天魂印的存在,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      通过天魂印,聂天能真正掌握他们的生死,能隐约捕捉出他们细微的情感变动。
      他感觉,五大邪神对他不再有敌意,开始本能地信服听命。
      天魂印的强大诡异,令他暗自振奋。
      “第六枚!”
      棱形状的天魂印,随着他魂力的汇聚,随着对魂灵的吞没,又从冥河中凝炼出来,因他心神的牵引,飞离冥河。
  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
      火宗的不朽神器四象炎魂鼎,被他从储物戒内,猛地拽了出来。
      三足巨鼎的鼎身,炎龙、火麒麟、朱雀和火凤,栩栩如生地显化出来,巨鼎散发出浓烈的火焰气息。
      “聂天,你……想要干什么?”
      巨鼎的器魂,倏一脱离储物戒,嗅到那天魂印的气息,就本能地感到不妙,“那印记,那印记很邪门!”
      “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聂天微微一笑。
      棱形状的天魂印,绽放出青翠的光芒,印记内数不尽的青色晶粒,相互碰撞着,发出唯有那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能聆听的玄奥魂音。
      每一声魂音,都令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几欲崩溃。
      “别!别这样!”
      仅仅只是天魂印临近,仅仅只是奇妙魂音,都令那器魂恐慌至极。
      这件出自庞擘之手,被火宗视为镇守火灵域至宝的神器,器魂……非常的特殊。
      此器魂,以炎龙、火麒麟、火凤和朱雀的残魂,经庞擘的后天炼化融合,聚涌在一块儿,本就不太稳固。
      如今,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因天魂印的接近,有种要分逸开来的趋势。
      “你这印记,不是控制我,不是奴役我,是会毁掉我的。”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大声疾呼,“我和别的魂体不同,我非单独唯一的。我,由四大残魂凝炼而成,一旦分逸开来,那巨鼎的威力,可能会大大减弱,品阶也会暴跌啊!”
      “聂天,你冷静一下,实在不行的话,你可以将我带回火灵域,交给邵天阳,或火宗的别的人。”
      “即使不在庞赤城手中,我在火宗别的传人手中,还是能最大程度地,将自身的价值发挥啊。”
      “聂天,别用那种印记,来对付我,求你了!”
      “就当是,看在你上次去火灵域,在那火山下宫殿,我还对你有过帮助的份上。”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苦苦哀求。
      看的出来,它对聂天以冥河的河水,以那些强大魂灵缔结的天魂印,确实极其的恐惧。
      聂天暂时罢手。
      看着喋喋不休,惊惧不安地,连番求饶的巨鼎,他忽然犹豫起来。
      时间悄然流失。
      过了一阵子,聂天道:“我想知道,你和庞赤城从火灵域离去之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?他,在什么地方,通过什么方法,进阶到神域?那头,本该在浮陆的撕裂巨兽,是他唤醒的?还是得到你的帮助?”
      “阴灵教的教主,为什么会在七星界海,突被冥魂族的千魂大尊,以一道分魂霸占?”
      “我要知道你们的一切作为,还要知道,庞赤城背后有什么人?他和玄光羽,幽影会、太始天宗、碧霄宗,存在着什么交易?”
      既然四象炎魂鼎惧怕,身为器魂的它,又跟随了庞赤城许久,当知晓庞赤城的一切动向。
      聂天想通过它,弄清楚庞赤城和玄光羽的交易,和阴灵教教主的来往。
  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要答应我,我全部交代的话,你送我回火灵域。”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开始讨价还价,“你能将我交给任何一位火宗门人手中,或归还火宗现任宗主邵天阳,由他来决定我的归属。”
      “但你,不能以那枚诡异的印记,来对付我!”
      “好。”聂天点头,“我答应你。”
      “你先将那枚印记,收起来,或散逸掉再说。”四象炎魂鼎的器魂坚持。
      “也罢。”
      盯着那枚棱形状,青光明熠的天魂印,他思量着,该以何种方式,将这枚天魂印消融。
      炼制天魂印的手法,他好不容易才掌握,可其中并不包括,将成功缔结的天魂印给熔炼掉。
      天魂印的炼制,本来也不容易,需借助冥河的河水,需吸纳魂灵,还需要他的魂力意识,就这么挥霍掉,他还觉得不舍。
      “主人,珠子内的青冥天地,能容纳这样的印记,能保留。”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从始至终,都在默默观察着一切,“丢进冥魂珠,我可以帮忙看护着。在他们五个,被天魂印给奴役,不再抵抗后,我已没了什么压力。这枚天魂印,主人能留待以后,去奴役别的魂灵。”
      “主人,我甚至觉得,您应该在这里,趁着冥河支流在,趁着那些魂灵的经过,炼制更多的天魂印出来。”
      “天魂印,都能保存在珠子内,等出去以后再使用。”
      器魂提议。
      聂天眼睛一亮,道:“珠子内的青冥世界,能储藏天魂印的话,自然最佳!”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那枚天魂印,因他念头变得,飞入珠子。
      印记内,有他的灵魂意识,如他魂念的延续。
      一入其中,他就觉得这枚天魂印,在冥魂珠的青冥天地中,如星魂,悬浮在他的灵魂识海般,熠熠明耀,暗含奇妙。
      “你,给我仔细道来,说说庞赤城离开火灵域的所作所为。”
      他冷眼看了一下四象炎魂鼎,示意那四象残魂聚涌的器魂,老实地,将事情交代清楚。
      他也没闲着,继续动用魂力,通过眼前的冥河,去凝结更多的天魂印,要储备在珠子内,等出去后伺机使用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