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三代古树

      “我族先辈,虽身死魂消,但他们不屈的意志,却永恒地刻印下来!”
  
      如一座巍峨山川,高高悬浮着的查特维克,环顾四周,将那一截截臂膀,尽收眼底,以血脉触探后,感慨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族八位先祖,也彻底死亡,不过他们的骸骨,依然蕴藏着精纯炎能。”斯科特道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如一道金色闪电,飞射到查特维克身旁的金羽神雀,以尖锐的声音嘶啸,“这片天地,并非唯一!”
  
      三位古灵族族人,各有触动。
  
      斑驳祭台处,聂天和裴琦琦低语时,木族的原木大尊,突闭上眼睛。
  
      他臂膀上,脖颈上,包括额头,肌肤之中,都有一片片翠绿色纹络,悄然浮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那些纹络,和聂天动用古木衍生阵时,产生的生命古树的树纹,极其相似。
  
      茵茵生机,活泼地,从原木大尊体内释放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绿莹莹的光柱,忽从原木大尊头顶,直冲云霄。
  
      光柱内,气象万千,有一位位逝去的木族大尊残影,有曾经屹立不倒,未曾枯萎的生命古树,顶天立地的图像。
  
      还有诸多,代表着木族血脉真谛的,繁复的树纹。
  
      围绕着祭台,正要深入讨论的聂天,还有裴琦琦,顿时噤声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原木大尊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从原木大尊头顶,飞出的绿莹莹光柱,似穿透这一域的界壁,直抵外面。
  
      聂天暗暗震惊。
  
      因此域重力场恐怖,他每次过来,都是借助星空巨兽的锋锐,从这片天地中央,那被树枝凿开的结界,由下方离去。
  
      他的力量,还不能助他,一飞冲天。
  
      可眼前,血脉进阶到高阶的原木大尊,只是以一道气血光柱,就冲破域之界壁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陡然睁开眼。
  
      聂天一下子就注意到,在他的眼瞳深处,浮现出那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树影像,还看到那条冥河支流,缓慢而又坚定地,朝着古树根茎而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聂天忽生明悟——原木大尊是奔着那一株古树而来!
  
      “原木!”
  
      三位古灵族族人,同时生出感应,齐齐呼啸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也在霎那间,看出原木大尊眼瞳中的异景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天!”
  
      血脉纷纷达到十阶的,三位古灵族族人,都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  
      “原木,那一株巨树,就是,就是……”查特维克的话语,都不利落了,结结巴巴的,“居然,居然能大到如此地步!浮陆的星空巨兽,和它相比,都要渺小太多啊!天地间,竟真的存在,如此神奇物种!”
  
      斯科特,还有金羽雀神,皆在叹服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?”裴琦琦惊憾欲绝。
  
      初临此地的她,也被原木大尊眼瞳深处,浮现出来的异景,给震撼到,突然有些失神,似被颠覆了三观。
  
      聂天吸了一口气,眼中神光熠熠,喝道:“原木大尊,那株巨树究竟是不是,你们木族的缔造者?它,是不是生命古树?”
  
      “它是第一代。”原木大尊沉声道。
  
      “第一代?”聂天愕然,“什么意思?生命古树,还分为一代代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可还记得,那一株被你送回的齐天藤吗?”原木大尊不答反问。
  
      聂天点头,“当然记得。齐天藤,到了生命尽头,要枯萎而亡了。它要回木族祖地,要在木族留下种子,然后自然地死亡。”
  
      “齐天藤如此,它,也是如此啊。”原木大尊道。
  
      聂天眯着眼,去消化他这番话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株生命古树,就是最初诞生的,它枯萎之后,种子落入我们木族的祖地,生根发芽后,成为我木族禁地的,那一株生命古树。”原木大尊解释来源,“我们木族,是被第二代生命古树缔造出来,木族的那一株枯死的生命古树,就是我们的血脉源头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第二代,也已经枯亡而死。”
  
      话到这里,原木大尊有些感慨,“天地间,有实质的生灵,寿龄都是有极限的。生命古树这类奇异物种,寿命已悠久到,超越几乎所有生命,可它,依然需要如齐天藤般,这样一代代传承下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它的第三代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!”聂天轻喝一声,目光如炬,“我还在陨星之地时,曾经很偶然地,进入一方奇地。在那里,地底埋藏着一位擎天巨灵,他的眼球中,处于草木精气浓郁的水池,里面就生长着一株生命古树,还结出了生命之果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点头,“没错,那就是它的第三代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族,一位族人,以自身气血,温养着第三代生命古树?”查特维克一惊,他也是第一次听闻这个说辞,疑惑地望着原木大尊,“你没有弄错吧?第三代生命古树,在何处?我族的族人,为何帮助它?”
  
      “第三代生命古树,所在的奇地,连我们都难以涉足。”原木大尊表情复杂,深深看了一眼聂天,“你能进入其中,完全就是因为你的气息,得到了它的认可。第三代生命古树,之所以不曾显现,是因为它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是,指引我,馈赠我力量的,其实就是第三代生命古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它见过你,你能得到生命之果,也是它的馈赠。如果不是你,不是你独特的气息,你别说能采摘生命之果了,你连进入那地方的资格,都不可能有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一震,“给你指引的,竟然……是它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,随着它的成长,它的意识在逐步复苏。”原木大尊点头,“它,即使不在我们木族祖地,也能通过祖地内,那一株枯萎的二代生命古树,对我进行呼唤。它呼唤了我,助我伤势恢复,助我冲破血脉壁垒,是嗅到了危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危机?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条,延伸而来的冥河,要侵蚀它的第一代树身。”原木大尊回应,“它要我找你,就是要我们,配合你,去阻止那条冥河,最好将其截断。”
  
      本来还不太相信的聂天,听原木大尊说到这里,差不多就全信了。
  
      “它,明明在另外一块异地,发生在这片天地的一切,它也能察觉?”聂天好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它虽然是第三代,可它上面两代的树身,和它是永恒存在联系的。枯萎在我木族的树身,还有这里的树身,对它来说,就像是两面镜子,让它能看到两边的一切。”原木大尊解释,“只不过,现在的它,还没有办法打破空间的限制,将它的意识,渗透进已枯萎的树身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愕然,“如果它成长开来呢?”
  
      “自然就可以了。”原木大尊给予肯定答复,“所以,它现在需要时间,需要时间成长起来。可那条冥河,并不想给它足够的时间,想要从源头,从第一代\开始,将它彻底毁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