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寂星海
    “第一代生命古树的树身,被斩断摧毁,会影响它?”
  
      聂天惊诧,“它,不是第三代了吗?第一代,还有第二代,不已经枯萎而亡?遗落于此的,第一代生命古树的树身,对它有什么用?”
  
      “会影响它的生长。”原木大尊答道。
  
      “影响生长……”聂天皱着眉头,“那么,这片天地,究竟是何处?是灵界,还是我们人界?我可以告诉你们,在你感知到的,别的一块块天地中,还埋葬着古灵族族人。还有,那条冥河为什么要侵蚀而来,冥河的来源,又是何处?”
  
      这里,有太多太多,困扰他的未解之谜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所处的这方异地,名为……寂星海。”原木大尊犹豫了一下子,还是道出其中玄奥。
  
      他随手取出三颗石子,以三角形,将其摆布到脚下空地。
  
      “人界,灵界和墟界,大概就是呈三角形分布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灵界和你们人界之间,这片空白之地,便是辽阔的死星海,也是所谓的界海之一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灵界和墟界之间,那浩淼之地,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,被第一代生命古树,封禁起来的寂星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人界,和墟界之间,还隔着一片界海。那界海,被称作灭星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听闻,灭星海活动着,你们人族的叛逆,还有被我们古灵族,各大异族族人,驱逐的族人。”
  
      三位古灵族族人,在原木大尊讲述时,也都聚精会神地聆听。
  
      查特维克,斯科特,还有那金羽雀神,似乎都对三个域界天地,中央相隔的界海,不是特别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死星海,寂星海,灭星海!”聂天一震。
  
      望着那三颗,以三角形排布的石子,听着原木大尊的讲述,他对人界、灵界和墟界,第一次有了无比清楚直观的认识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也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很明显,关于三大域界天地,中央所隔的界海一事,怕是连屈奕,都没有和她详细说过。
  
      以三角形分布的人界、墟界、灵界,彼此之间,都存在着一处界海。
  
      人界到墟界的,名叫灭星海,人界到灵界的,则是死星海,墟界和灵界的,就是他们所在的寂星海。
  
      一眼明了。
  
      “据生命古树给我的说法,很久很久前,人界和灵界相隔的死星海,也存在着域界星辰。但是,因一场场种族之战,星空巨兽和古灵族之战,古灵族和各大异族的争锋,后来人族和灵界种族的血战,导致死星海的域界,全部都沦为死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至于我们所处的寂星海,在久远的年代,也发生过类似的战斗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星空巨兽,穿过寂星海,在墟界的境内,捕杀三大奇族的生灵,吞没域界。也有墟界的冥魂族、白骨族、魔族强者,渡过寂星海,来灵界胡作非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时代的末端,第一代生命古树,就在寂星海内,率领古灵族族人,和墟界的强大生灵发生过一场激烈血战。那一战过后,冥魂族的天魂大尊,都本体消陨,灵魂意识衍变为冥河。”
  
      “第一代生命古树,也提前枯萎而亡,一枚种子沉落到木族的祖地,缔造出我们木族族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木族一位位大尊,除了骁勇善战外,最主要的血脉天赋,其实就是帮助古灵族的族人,迅速恢复战力,令他们更快的伤势尽愈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木族,被第二代生命古树缔造出来,就是为了配合古灵族战斗。
  
      “因为它知道,即便是沦为了冥河,那天魂大尊的意志,还是锲而不舍地,要斩杀第一代生命古树的树身,要侵入灵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因为,即便枯萎了,第一代生命古树的气息,都牢牢地,将寂星海给封禁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在这种封禁之下,连我们,都很难从灵界,抵达寂星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墟界的三大奇族族人,就更加不容易,穿透寂星海,去灵界活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条冥河所做的,就是摧毁第一代生命古树的树身,树身,就是一切封禁的根源。树身根茎毁去,封禁自然消失,墟界的强者,就能很容易越过寂星海,来我们的灵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,寂星海和死星海还不一样,你也注意到了,那一块块陆地,还有天地能量存在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寂星海,俨然是一方小天地,能够供生灵存活,供生灵来强大血脉,在此繁衍生灵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,建立在寂星海是安全的基础上。”
  
      话到这里,原木大尊眼睛猛地一亮。
  
      查特维克,金羽神雀和雷龙斯科特,都突然来了精神。
  
      以原木大尊的说法,寂星海和死星海不同,死星海完全不适合生灵出没,长时间逗留。
  
      但寂星海可以。
  
      在灵界天地能量渐渐枯竭时,将古灵族族人,迁移到寂星海,也未尝不是一条出路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一切的前提,都建立在寂星海安全。
  
      “寂星海,还有灭星海,七星界海。”聂天喃喃低语,“我们垣天星域的七星界海,由虚空灵族打造出来,它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七星界海,并非真正的界海,确切地说,只是一个界门,一个便捷通道罢了。”原木大尊截断他后面的话,说:“就好比,我们灵界的各大强族,早些年在你们人界,遗留下来的那些域界之门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通过域界之门,不逾越死星海,我们也能出没于人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七星界海内,不存在域界星辰,怎么能称作界海?”
  
      这时,裴琦琦也说:“聂天,他说的没错。七星界海,下方的界门,算不得是真正的界海。那里,只是一个特殊的,能够和墟界进行连通的,极其特别的域界之门。”
  
      “非常非常的珍贵了。”原木大尊开口,“墟界,和人界、灵界不一样。那边,想要和人界、灵界,建立起域界之门,要复杂百倍!我们灵界和墟界,在古老的时代,征战了很多年,墟界的三大奇族,都没有能力,建造出如七星界海的通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目前所知的,墟界唯一能够不绕过寂星海和灭星海,就来灵界和人界的特别通道,就只有七星界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墟界,到我们灵界,只有寂星海一条路,而且还被生命古树封禁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去你们人界的,除了被你们掌控的七星界海,就是灭星海。而据我所知,灭星海更加特殊,灭星海和我们所在的寂星海一样,也有域界天地,还能供生灵在那里繁衍生灵,而且不论是墟界的三大奇族,还是人界那边,都能进入。”
  
      “灭星海,可能才是三界,最混乱杀戮最惨烈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迟疑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聂天极其确信,如今活动在灭星海的,最强大的那股力量,就是他父亲,还有酆北罗那些人。
  
      除人族的所谓邪魔外道外,还有各类异族叛逆,加数量众多的新生的混血者。
  
      “令人奇怪的是,明明有灭星海在,明明墟界的三大奇族,能踏入其中,他们竟然直到今日,都没有成功拿下人界。”原木大尊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在灭星海,有一股很强悍的力量,挡下了他们一波又一波的攻势。”裴琦琦插话。
  
      她在虚空乱流地,曾短瞬地,进入过,有幸看到过一幕幕画面。
  
      她现在还确信,虚空灵族的族人,如今应该也在灭星海。
  
      墟城,从裂空域消失后,最终应该就是去了灭星海。
  
      “我解释了这么多,你们两个,应该明白了,事情的大致来龙去脉了吧?”原木大尊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时间紧迫,我们现在就动手,将那条从墟界本土延伸而来的冥河,给截断,给炼化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天魂大尊的残存之力,必须要消灭干净,最好永远来不了,才能以绝后患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以绝后患?”聂天扯了扯嘴角,嘲讽道:“要是想以绝后患,不要忘记,在你们灵界,在冥域那里,还有一条冥河!我还没有明白,为什么你们允许邪冥族、妖魔族和骸骨族族人,在灵界内生存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不想除掉他们?”金羽雀神尖锐地低鸣,“只不过,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,成了气候了。等我们想铲除他们的时候,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有一点。”查特维克开口,“他们当中的很多人,根本不清楚缘由。知道真相的,如冥河大尊,元魔大尊和晶骨大尊,根本不愿和墟界那边有什么瓜葛。那三位大尊,只要还在,他们就不会允许,他们麾下的力量,突然被墟界三大奇族奴役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幽幽道:“高阶大尊,血脉中最古老的印记,尽数觉醒,什么都弄清楚了。这样高傲的存在,岂会甘愿屈居于人下?”
  
      “可那三位,好像消失很久了啊。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忽然沉默,“他们,都去了墟界。去墟界,找寻所谓的冲破十阶血脉的秘密,其生死,很难预料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目前能预料的,我族的生木大尊,应该已经遭难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生木大尊,遭难了?”这一次,是雷龙斯科特怒吼,“原木!你不要胡说八道,信口开河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原木大尊叹息,“这是第三代生命古树,感应到的真相。它能知道的,只有我族的生木大尊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