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强取豪夺
    人界,暗渺星域。
      水波浩渺的湖泊,点缀着一块块,绿翡翠般的海岛。
      水月宗,便坐落于此。
      圣域后期的谢谦,从董丽手中,得到三滴涤魂源液,以特殊器皿盛放着,借助于跨域的空间传送阵,抵达水月宗。
      近三百米高的石殿深处,谢谦一露出,就有水月宗的长老,闻讯而来。
      “宗主!”
      “恭迎宗主回归!”
      除水月宗的长老,还有暗渺星域,其它势力的魁首,也纷纷来叩见。
      多年前,谢谦坚持集中水月宗的力量,去声援聂天时,阻碍重重,那些暗渺星域以水月宗为首的势力,并不赞同。
      可现在,他们都后悔莫及。
      “谢谦!”
      一不合时宜的冰寒声音,骤然想起。
      宫殿中,谢谦刚刚进入的那座,能够跨域传送的阵法,“蓬”地一声,就四分五裂。
      一条绚烂的空间缝隙,瞬间形成,有一人从中走出。
      “虚灵教!玄光羽!”
      “玄副教主!”
      有很多暗渺星域的炼气士,看到来人现身,大吃一惊,失声尖叫。
      “玄副教主,有何指教?”谢谦脸一沉,“不久前,我们还在通天星域,并肩作战。你冒然前来,还摧毁我水月宗的空间传送阵,是何用意?”
      “拿来。”玄光羽伸手,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。
      “什么?”谢谦愕然。
      “那三滴,由董丽交给你的涤魂源液。”玄光羽哼了一声,“你区区圣域修为,三滴珍贵的涤魂源液,用在你的身上,实在太浪费了一点。”
      “你,这是要强取豪夺了?”谢谦震惊。
      他压根没有想过,身为虚灵教副教主的玄光羽,在人族还被古灵族、各方异族侵入时,竟连脸都不要了,光明正大地抢夺。
      “就是抢夺了。”玄光羽道。
      “我要是不给呢?”谢谦吸了一口气。
  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。”玄光羽垂头。
      汹涌的空间波荡,于此刻骤然爆发,他立即祭出神之法相,并将不朽神器斩空刃,召唤出来。
      “哧啦!哧啦!”
      神之法相一出,水月宗这雄阔的殿堂,立即充盈了一条条游移不定的空间光刃。
      宫殿,轰然倒塌。
      所有水月宗的炼气士,还有从别的区域赶来的,那些暗渺星域的本土炼气士,都在怒骂着,尖叫着,疯狂逃逸。
      “跑?”
      玄光羽的庞大神之法相,挥动着斩空刃。
      巨刃划动,一道绚烂的空间缝隙,被其撕扯开来。
      众多水月宗的炼气士,暗渺星域的各等级强者,纷纷被吸入那条空间缝隙,进入霎那,便血肉模糊,魂飞魄散。
      展开圣域的谢谦,疯狂怒吼着,水盈盈的域界中,有一滴滴血珠子,绽放出蒙蒙血光。
      那是他拼尽全力的表现。
      可惜,他和玄光羽的境界,差距实在是大到不可逾越。
      玄光羽又是一刀斩出。
      万千空间光刃,淹没了谢谦的水之圣域,光刃交织着,令谢谦的一缕缕残魂,都被绞碎,没留丁点痕迹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玄光羽的神之法相,又骤然收缩,为正常形态。
      他抬手一抓,谢谦的储物戒,碎裂的圣域块,等等贴身之物,就在他掌心不断地掠过。
  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
      那枚储物戒,谢谦遗留的魂念封禁,被他毫不客气地冲破,从中看到一透明瓷瓶,还有三滴流动着异常魂念波动的涤魂源液。
      玄光羽眼睛明亮,“就是此物!”
      长笑一声,他便敞开空间缝隙,从容离去。
      半日后。
      “父亲!”
      惊闻噩耗的谢婉婷、谢云海姐弟,从外域赶来,看到被毁于一旦的水月宗,还有魂飞魄散的谢谦,泣不成声地恸哭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陨星之地,离天域,血宗。
      宗主黎婧,端坐着血色莲台,惊喜地看着血灵子,“您,真就要选择,在这里冲击神域?”
      血宗领地内,境界低微者,都被暂时驱散。
      一个个血池中,都盛满了各类异兽的精血,有极其旺盛的气血之力,如五彩烟云般,覆盖在血宗上空。
      自从在禁天星域,聂天和罗万象撕破脸,得到梵天泽、储睿、叶文翰、姬元泉一众强者支持,为血灵子和血灵宗正名以后,血宗就不再需要偷偷摸摸。
      血灵宗,以前的那些领地,血灵子带着黎婧,还有血宗弟子,也都探查过。
      可最终,却发现当年属于血灵宗的领地,早已荒无人烟,不再适合血灵宗重新开宗立派。
      血灵宗依赖的修行之术,乃是精纯的灵兽、异族鲜血,只要资源足够,任何域界都可。
      于是,他们还是选择了离天域,还是选择了血宗的原址。
      “没三滴涤魂源液,我都有信心,能突破到神域。”血灵宗咧开嘴,灿然一笑,“何况是得到涤魂源液以后!”
      境界跨入虚域初期的黎婧,见他决心一下,就道:“那我提前恭喜老祖您。”
      血宗的传承,都是血灵子刻意留下的,她称呼血灵子为主,没有一点问题。
      “嗯?”
      就准备闭关的血灵子,霍然站起,他的血之圣域,瞬间展开来,冷喝道:“何人鬼鬼祟祟?”
      “血灵子,将涤魂源液交出来。”
      太始天宗的段弘文,还有碧霄宗的宋澈泉,这两位神域初期者,隐匿着的气息,轰然爆发。
      “段弘文!宋澈泉!”血灵子脸色一变。
      “地网!”
      血宗之主黎婧,骤然尖叫。
      深埋在血宗地底深处,数不尽的血色光线,倏地飞出。
      虚空中,一张巨型的血网,将天穹都给遮蔽。
      从每一条血色光线中,传来的腥臭刺鼻血腥味,都令段弘文和宋澈泉觉得恶心难受。
      “还含有血毒!”宋澈泉脸色一变。
      “血之圣域,血之逆流!”血灵子咧嘴怪笑,“段弘文,宋澈泉,你们想夺取我的涤魂源液,可没有那么简单!我的圣域后期,和别人的可不是一回事!”
      血淋琳的圣域中,有一条条源自不同异族,不同灵兽的杂乱鲜血,依循着血灵子的神念掌控,诡异的流动。
      达到神域级别的,段弘文和宋澈泉,只觉得体内的鲜血,反常地逆流。
      竟不受他们意识地掌控!
      “传讯出去!”血灵子沉喝,“这两位神域者,在离天域,在这里,也要被我限制一刻钟!至少一刻钟内,我死不了!”
      黎婧脸色剧变,忙道:“我明白!”
      与此同时。
      人在大荒域的赵山陵,忽地抬头,遥望离天域的方向,“有神域者,涉足离天域,并引发浩荡天地之力!”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虚灵塔凿开空间缝隙,他瞬息穿过。
      没有太久。
      离天域的血宗,高空中,有一条空间缝隙绽裂开来。
      赵山陵手持虚灵塔,从缝隙内走出。
      在他之后,被墨汁般的黑暗淹没的董丽,一步踏出,头顶的黑暗光轮释放,无尽的黑暗,开始蚕食所有能见的光亮。
      从血宗起,整个离天域,都似要被黑暗吞没。
      “董丽!”
      “这董丽,竟强到这个程度!”
      浓浓黑暗中,神域级别的段弘文,还有宋澈泉,大惊失色。
      他们的神念,在黑暗中居然毫无用途,失去了一切触感。
      他们的灵诀,威力大幅度被消减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