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炸河!
    几乎同时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撕裂巨兽以浩荡气血,御使着浮陆,踏向通天域!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!”
  
      拿不出东西的梵天泽,青泓剑的剑芒,交织成一束束匹练般的光河,试图拦截游奇邈。
  
      绚烂光河内,剑吟声,如千万蛙鸣。
  
      其中,还有一缕缕,从通神剑阵内飞出的剑意,其凌厉的气势,似能割裂大尊躯身,斩碎一切坚硬实物。
  
      只可惜,游奇邈并没有硬抗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踩着阴阳混天镜的他,在漫天的交织光河中,行动如风。
  
      一炽烈,一冰寒的两股能量,不时从镜子内喷薄而出,彼此交融。
  
      梵天泽的魂念,始终没办法,精确地锁定游奇邈。
  
      他自知,这是境界的差距导致。
  
      “它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一阵子后,游奇邈悠然声音,飘然响起,“通天阁,依仗宗门浑厚势力,曾欺凌我太始天宗。我师傅,耗费心血筹集的几样奇珍异宝,本是为了给自己冲击神域后期做准备,却被楚源夺取,炼制神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此仇,不可不报!”
  
      “轰!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阴阳混天镜中,绽放出能引发撕裂巨兽,更暴躁疯狂的震荡波动。
  
      那头撕裂巨兽,惊天动地的咆哮声,终彻底爆发。
  
      游奇邈则是悄然消失。
  
      浮陆,还有潜藏在浮陆的那头撕裂巨兽,盛怒之下,已到了通天域,到了梵天泽眼前。
  
      “裂域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声,源自梵天泽灵魂的奇异吼声,从浮陆响起。
  
      一簇簇,撕裂天地的灰色气旋,暗含血脉玄奥,充斥着撕碎的真谛,飞入通天域的界壁,进入通神剑阵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所有通天域的炼气士,翘首望天,都能看到一幕绚烂到极致的焰火。
  
      璀璨,瑰丽的焰火,于天穹内爆炸开来。
  
      凄美至极,也危险至极。
  
      “完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文翰低低呻吟。
  
      他能感应到,当那头狂暴的撕裂巨兽,展开血脉天赋——裂域时,整个通天域的地质结构,都在发生巨变。
  
      大地都在颤栗,巨峰东倒西歪,江河干涸。
  
      生活在地底,阴暗潮湿处的,微小的虫豸,皆暴毙而亡。
  
      他灵魂意识延伸着,发现通天域浓稠的天地灵气,像是一破洞的皮球,在迅速地漏气。
  
      漏的气,就是天地灵气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嗤嗤!”
  
      一片片明熠的,耀眼的火光,从界壁内蓬地炸开。
  
      通天阁,一代代阁主烙印的剑芒,在撕裂巨兽的血脉天赋下,像是被战车碾过的石子,逐个爆碎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星空巨兽,对域界,天生有撕碎破裂的血脉天赋。”储睿叹息。
  
      叶文翰脸色变幻不定。
  
      “撤离!撤离通天域!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从高空中传来了梵天泽的一声怒吼,“叶文翰!你还在想什么?通神剑阵,根本拦不住撕裂巨兽啊!”
  
      叶文翰一惊,终下定决心,向早就等候的一位位长老,发号命令:“让所有门人,以空间传送阵撤离!通天域,我们暂时舍弃!”
  
      “暂时?”有长老垂着头,喃喃道:“应该是永久。”
  
      “被星空巨兽盯上的域界,必会耗尽掉,所有天地能量。”另有长老,一脸的绝望无奈,丧气地说道:“可恨啊!我们通天阁,一代代阁主,千万年来,都在此域发展壮大。这里有通神剑阵,有一座座剑山,有许多试剑之地!”
  
      “所有的一切,都将在此刻,因一头星空巨兽,毁于一旦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待到阁主归来,我们怎么向他交代啊?我们,有一天陨寂了,如何向一代代老阁主交代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?先是擎天巨灵,各大异族联军,合力入通天星域。好不容易避过一劫,又被那头撕裂巨兽给盯上,为什么偏偏是我们通天阁?”
  
      凄然嚷嚷着,通天阁的炼气士,还是在有秩序地撤离。
  
      “通天阁,经过这一次次浩劫,元气大伤了。”
  
      储睿的视线,从天空收回,低垂着头,向旁边的祖光耀,还有窦天辰说道:“我们,在这一次次厮杀战斗中,反而在慢慢积蓄元气,重铸力量。和我们相比,通天阁、五行宗和虚灵教,反而在走下坡路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能慢慢站起,是因为聂天。”祖光耀直言不讳,“我,还有窦天辰,都是因为聂天,才能突破到神域。”
  
      储睿也认同,“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,自身掌握的力量,依我看,已不逊色四大宗门了。”窦天辰微微一笑,“俞素瑛,莫千帆,尹行天,还有血灵子、谢谦这类人物。除此,还有董丽,还有裴琦琦。这位七师弟,其实不再需要依赖宗门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可能不需要依赖宗门,可我们,却需要他啊。”储睿苦笑。
  
      其余人深以为然,纷纷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寂星海。
  
      蜿蜒流淌的冥河支流处,原木大尊,加三位古灵族大尊,眉头深锁着,细看着那条冥河。
  
      冥河,和聂天离去时,有细微差异。
  
      从那大漩涡处,不断飞逸出来的魂灵,已充塞于冥河的尖端。
  
      冥河的任何一截河水,都沉浮着,数不尽的魂灵。
  
      魂灵,就在冥河内,永不休止地相互厮杀着,相互吞食,进行着自身的壮大。
  
      优胜劣汰,在冥河内,残酷地显现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操控着界宇棱晶的裴琦琦,脱离他们,飞逝向冥河源头。
  
      她去了那大漩涡所在地,要参悟其中的奥妙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指向那条,弯弯曲曲的冥河溪河,聂天对眼前的四位大尊说道:“就是这里,该通过什么方式,才能炼化或毁去这条冥河?”
  
      “斯科特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,查特维克和金羽神雀,齐齐看向那头雷龙。
  
      斯科特,血脉在十阶的中阶,每一滴龙血,都蕴藏着殛灭天地的狂暴雷霆。
  
      雷霆闪电,本就是克制邪冥族,还有冥魂族的利器!
  
      冥河,也应该不在话下。
  
      “好,让我来试试。”
  
      雷龙斯科特,近万米的银亮龙身,一片片鳞甲中,骤然响起爆裂的雷鸣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!雷爆!”
  
      斯科特张口,一枚枚狂暴的雷球,充斥着殛灭众生的爆裂能量,密密麻麻地漂浮出来。
  
      每一枚雷球,都蕴藏着他狂暴的龙血,似能将小型域界,都给摧毁。
  
      “比吞雷鲸,还要强大的血脉力量,比一座座云霄雷池,都要暴烈的多。”聂天以心神略一感应,就觉得每一枚雷球,其中所含的雷霆之力,都相当于那些雷霆域界内,云霄中积蓄的雷池。
  
      数十枚雷球,忽成一条蜿蜒曲线,接连向那条冥河中央炸去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眼睛一亮,“炸裂冥河?冥河,一旦不能连续,没有后续的河水推动,就无法向第一代生命古树的根茎渗透?”
  
  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查特维克赞道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暗暗点头。
  
      眼前的冥河,延伸至那大漩涡,绕过一个个域界天地,蔓延千万里。
  
      要是从中间,被斯科特的雷爆砸断,就像是一座桥梁断裂,从大漩涡后续涌入的溪河,就没办法连贯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一枚枚雷球,落入冥河那一截,毁天灭地的爆炸。
  
      雷光电雨,淹没那截冥河,其中所有的凶戾魂灵,不论多么强大的,都在一息间,烟消云散。
  
      那截冥河,也在斯科特的血脉力量下,似被蒸发为虚无。
  
      一截数百里的冥河,凭空消失,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成了!”金羽神雀惊喜,“不愧是魂灵克星,即使天魂大尊死亡后,灵魂意识所化的冥河,也会被雷霆之力殛灭!”
  
      斯科特硕大的龙眼,也流露出一丝得意。
  
      可很快,他眼中的得意,就荡然无存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