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悲痛
    离天域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一道绵长雷电,跨空而来,变幻为吞雷鲸的形态,虚空嘶吼。
  
      墨汁般的黑暗中,宋澈泉和段弘文两位神域,久攻不下,骤然遁向天外。
  
      只霎那间,两人的神之法相,便穿透界壁。
  
      浩瀚星河,两人分头行事,渐失踪影。
  
      血宗。
  
      无边的黑暗,如潮水般,涌向一点。
  
      所有的黑暗,终彻底在董丽体内,还有那黑暗光轮消失不见。
  
      清冷月光,挥洒下来,将千疮百孔的血宗,映照的秋毫可见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从暗渺星域赶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吞雷鲸急剧收缩着,又以莫千帆的人族形象,落向董丽身旁。
  
      “水月宗的谢谦,还有众多暗渺星域的炼气士,被虚灵教的玄光羽,轰杀众多。谢谦,当场惨死,魂魄不存,涤魂源液自然被抢夺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玄光羽!”董丽银牙暗咬。
  
      气息略显萎靡的血灵子,深吸一口气,道:“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明明占有绝大多数的涤魂源液,那段弘文,还是他宗门之人!玄光羽,宋澈泉等人,和他也是关系如此紧密。为什么,那些人没有通过游奇邈,获取涤魂源液,反将主意,打在我们身上?”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,手中的涤魂源液,未必会给他们。”董丽眼瞳漆黑光电,不时溅射,“突破到神域后期的游奇邈,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底。他都敢挑衅撕裂巨兽,去攻击通天域,还会惧怕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莫千帆一叹:“神域后期啊,确实有底气。”
  
      人族,最巅峰的强者,便是神域后期级别。
  
      游奇邈达到这个境界层次,在如今的人界,堪称无敌。
  
      即使,有朝一日楚源、邵天阳这般人物,能安然无恙地重归人界,单对单,他们想击败游奇邈可能,想斩杀,还是不易。
  
      同境界者,通天阁的现任阁主楚源,要轰杀游奇邈,怕是都必须付出极其惨痛代价。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,引发撕裂巨兽,向通天域动手。”董丽满脸恨意,“在这个期间,储睿、梵天泽等人,所有的注意力,都放在撕裂巨兽,还有游奇邈的身上,根本顾不上别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哎,是我疏忽了,是我不小心,令谢前辈遭难,让你也差点出事。”
  
      依附聂天的众多强者,真正战死的顶尖人物,并不多。
  
      谢谦还是第一个圣域后期者。
  
      一提起谢谦,莫千帆、血灵子等人,都在叹息。
  
      他们都知道,当初聂天去雪域,去救樊锴那些人时,暗渺星域的谢谦,曾鼎力相助。
  
      后来,每当聂天遇到麻烦,谢谦都会坚定地,率领水月宗门人支援。
  
      谢谦对聂天,对他们,当真是有情有义。
  
  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在分配涤魂源液时,董丽一点犹豫都没,率先想到的就是谢谦。
  
      连血灵子,俞素瑛、莫千帆等人,在董丽心中,都要排在谢谦后面。
  
      董丽极其懊悔,又无比地痛恨着玄光羽,怒道:“这个仇,我们不可不报,玄光羽,宋澈泉,上官植和段弘文,他们都该死!”
  
      “俞宫主那边,会不会……出事?”黎婧提醒。
  
      “玄清宫应该不至于。”莫千帆想了想,说:“玄清宫和水月宗,和你们血宗相比,还是具备优势的!他们玄清宫,有祖上留下来的护宗神阵,就算是玄光羽,也未必能破开,就算能破开,也需要耗费很长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给他这么一说,黎婧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。
  
      “不容易对付。”突然间,赵山陵头顶虚灵塔,降临下来,“依我看,还是先忍一口气,等聂天归来再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忍?!”董丽眉头一挑。
  
      谢谦之死,惹怒了她,她已经在思量着,该通过什么激烈手段,才能重创玄光羽了。
  
      她甚至想到,集结力量,涌入玄光羽名下的域界。
  
      即使那些域界,名义上,还属于虚灵教。
  
      “段弘文,可是太始天宗的人,那游奇邈……毕竟是神域后期。”赵山陵分析,“一个游奇邈,就很难对付了。虚灵教的玄光羽,同样是难啃的骨头。神域中期的玄光羽,谁能对付?”
  
      “他还是精通空间之力者,别说你们了,俞素瑛跨入了神域中期,也未必就是他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想杀\精通空间之力,且达到玄光羽这个境界者,依我看,连通天阁的楚源,五行宗的邵天阳等人,都没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唯有虚灵教教主屈奕,同样精湛空间之力,手持虚空境,才能百分百保证,能斩杀玄光羽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这边,只有那裴丫头,突破到更高层次,血脉获得更大的进阶,方有可能。”
  
      赵山陵的一番话说完,众人忽沉默了,仔细想来,他们都意识到,虽然他们兵强马壮,可是要抗衡游奇邈、玄光羽这类人物,确实还是不足。
  
      “只能忍吗?”董丽愤愤然。
  
      “先忍着。”赵山陵好言劝说,“等俞宫主突破,等血灵子突破,等尹行天那边传来好消息,等聂天归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万一,玄光羽借助涤魂源液,也突破到神域后期呢?”血灵子道。
  
      赵山陵叹道:“那就只能等屈奕归来,才有可能彻底斩杀他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寂星海。
  
      聂天燃烧精血,发动“奥秘结晶”时,血肉精气疯狂流逝。
  
      四位,从灵界而来的大尊,合力向聂天输送着能量!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为草木精气。
  
      另三位大尊,则是浓郁的血肉精气。
  
      一高阶大尊,三位中阶大尊,他们的能量,对这个阶段的聂天而言,堪称浩瀚无际。
  
      他的种种血脉天赋尽数爆发!
  
      生命汲取,吸纳消化着大尊的草木、气血能量,精血凝炼,则是将那些磅礴气血,化作一滴滴精血。
  
      奥秘结晶,时刻都没有停息,汇聚着冥河内的魂文、魂线。
  
      渐渐地,那一枚,被他注视着的光球,越来越大!
  
      光球,便是以冥河凝炼的奥秘结晶,内部全部都是沉落于冥河的魂文,千丝万缕的魂线。
  
      魂文和魂线,本分散于这条冥河支流的任何一处,如今却被缓缓聚集。
  
  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眼瞳,骤然明亮,突然生出奇异感觉。
  
      这条冥河支流,从那大漩涡连接的墟界,冥魂族的冥河主流而来。
  
      可后续流淌的河水之中,并没有掺杂着新的魂文,更多的魂线。
  
      新注入的河水内,只有各式各样的魂灵!
  
      “没有新的魂文,没有新的魂线!”聂天暗暗动容,“如今现存的,这条冥河支流的所有魂文、魂线,都是原本就存在的。魂线、魂文,烙印着逝去的天魂大尊,残存的魂术奥妙,残念,此刻都被奥秘结晶凝结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待到,这条冥河,只剩下魂灵,而没有核心的魂文,魂线,眼前的冥河,是不是就意味着没了灵魂?”
  
      此念一起,他眼睛再次明耀。
  
      隐隐中,他判断出奥秘结晶,就是制衡这条冥河支流的关键!
  
      一旦奥秘结晶,成功缔结出来,将眼前冥河支流内,现存的所有魂文、魂线汇聚,而冥河支流,又不能从墟界的主流内,获取新的魂文、魂线,这条冥河再多的魂灵,都没有了什么意义!
  
      “咻咻!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众多魂文,飞逝的魂线,在他的眼瞳中,如一尾尾游鱼,不论是主动,还是被迫的,尽数消失在那枚奥秘结晶。
  
      光球,渐渐实质化,变成明光熠熠的晶块状。
  
      其中,一个个神秘的魂文,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块儿,呈蝇头小字状,时而被魂线穿过。
  
      “当初,以吞雷鲸的心脏,炼化的奥秘结晶,赠予了莫千帆,造就其跨入神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吞雷鲸心脏所化的奥秘结晶,和眼前这枚相比,耗费的精血和力量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!吞雷鲸,和天魂大尊,也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!”
  
      “那这枚奥秘结晶,一旦凝结出来,怎么才能炼化吸收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自身,是否能熔炼,在进阶神域时服用?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