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噩耗连连
    聂天血脉的进阶,几乎在弹指间,便已实现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数不尽的青色光烁,从其血脉晶链内爆发,新的血脉天赋,立即觉醒,并永恒地烙印下来。
      聂天气血翻搅,身躯微动。
      原木大尊,和雷龙斯科特,查特维克,都在默默端详着聂天,暗暗感应着,从其心脏处迸发的气息。
      好半响后,原木大尊发出低呼:“生命本源。”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古兽族的金羽雀神,去而复返,一片片金色神辉凝成的羽毛,将庞赤城盖住。
      金色流光,如闪电交织在庞赤城身上,压制着庞赤城的血脉。
      庞赤城胸腔处,还有十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从那些伤口内,不时溅射出,空间之力的锋芒。
      庞赤城,分明是先被裴琦琦所伤,再被金羽雀神生擒活捉。
      “这位人族混血者,我会弄到古灵族领地,搞清楚他火麒麟血脉的源头。”金羽雀神尖锐的声音一起,突地戛然而止,一双细长而又凌厉的金色眼睛,骤现惊异,“他的血脉,顺势突破了?”
      原木大尊轻轻点头,“早就积累足够,只差临门一脚。我们为他输送的血肉精气,在他炼化那条冥河支流时,又促动了他。”
      “那么,他是九阶大君了?”金羽雀神道。
      “没有一点问题。”雷龙斯科特,深深注视着聂天,说道:“只是不知道,他的血脉在突破九阶时,觉醒出了什么奇异的天赋。但有一点,我可以肯定。血脉再次破阶以后的他,力量将更为强横。”
      每次血脉进阶,都会意味着,有全新的天赋觉醒。越强大者,觉醒的血脉天赋,就会越霸道。
      这是众人皆知的道理。
      在四位大尊眼底,聂天这个异类,虽然不过只是突破到九阶血脉,可联想起以往聂天的战绩,他们不得不相信,聂天觉醒的血脉天赋,必定足够的神秘强大。
      “依我看,他的战力,应该和初阶大尊,或人族神域初期者相当了。”查特维克道。
      “不止。”原木大尊回应。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位古灵族大尊,都为之侧目,“不止?”
      他们都是中阶大尊,如果依照原木大尊的说法,如今的聂天,血脉才跨入到九阶大君行列,就比初阶大尊都要强悍,岂非能够和他们正面一战?
      九阶为大君,十阶,为大尊,这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      “依仗着器物,血脉,人族的境界,他应该和你们有一战之力了。”原木大尊表态。
      三位古灵族的中阶大尊忽然沉默。
      他们眼中,有惊讶,有怀疑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裴琦琦气息不稳地,御动着界宇棱晶归来,也敏锐地嗅到,聂天竟在转瞬间,就完成了血脉的进阶。
      此时的聂天,分明在细细地体悟,新觉醒的血脉天赋。
      她骤然紧张起来,下意识地捏紧界宇棱晶,生怕以原木大尊为首的那些外来者,会对聂天不利。
      “小丫头,我受第三代生命古树嘱托,特意找聂天。”原木大尊眼神淡漠,“聂天,和我族的缔造者,有极深的渊源。有这么一层关系在,我是不会对聂天下杀手的。另外,我也不敢违背生命古树的吩咐。”
      裴琦琦并没放松警惕,还是严阵以待。
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。
      好一阵子后,聂天轻轻吐出一口气,气定神闲地说道:“好了,我们先出寂星海。”
      从他身上先前攀升的气血,随着他的吐气,似消泯的干干净净。
      “聂天,你的血脉……”裴琦琦讶然。
      “已成功进阶,后面需要时间,去感悟新的血脉天赋。”聂天灿然一笑,看了一眼被金羽雀神禁锢住,脸色涨红,眼神怪异的庞赤城,说道:“你当初从火灵域逃离前,对我来说还是一个隐患,但以后,你再也不配成为我眼中的隐患了。”
      庞赤城挣扎着喝道:“狂妄!”
      聂天懒得解释,示意了一下裴琦琦,就率先朝着有那残破祭台存在的陆地,要以阵法,先从寂星海离去再说。
      至于那枚,以冥河支流内魂文、魂线缔结的奥秘结晶,该如何使用,他准备留待以后去烦神。
      反正,寂星海第一代生命古树的麻烦,被他给暂时解决。
      七星界海中,空间波荡一出现,赵山陵就率先生出感应,“聂天回归了!”
      在那七个死星上,有天莽星域、垣天星域和陨星之地的,各大势力的强者,还有众多外域来客。
      听到赵山陵的一声高喝,所有人都神情震动。
      那些外来者,都知道谢谦身亡,血灵子在离天域,被段弘文、宋澈泉围击,差点也步入谢谦后尘,魂灭身亡。
      董丽,憋了一肚子怒火,就在等候聂天归来,向幽影会、碧霄宗和太始天宗下手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一道道身影,从火光熠熠的通道内飞出。
      聂天一出来,立即感觉出气氛的凝重,奇道:“怎么回事?通天域,是被攻破了吗?”
      “通天域,自然是爆碎了,不过和我们没关系。”景飞扬一脸悲痛,沉声道:“在你离开时,虚灵教的玄光羽,去暗渺星域轰杀了谢谦兄,抢夺了涤魂源液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?!”聂天怒吼。
      “血灵子,也被段弘文、宋澈泉合力轰击,要不是赵山陵嗅到不对劲,以空间之力,即使将董小姐送过去,后果也堪忧。”景飞扬继续说。
      “他们,彻底不要脸了?”聂天眼瞳中,不断星辰光烁明熠,又迅速黯灭,“玄光羽人在何处?”
      “玄光羽不知。”董丽走过来,“是我考虑不周,为了能够尽快提升战力,将涤魂源液分配后,没做好后续的保护。”
      “不怪她,她也想不到在人族和外来者,还如火如荼时,玄光羽这些家伙,竟为了一己私利,出手抢夺涤魂源液。”莫千帆轻声解释了一下,然后问道:“聂天,玄光羽精通空间之力,怕是不好对付,尤其是刻意隐匿时。另外,游奇邈毕竟在神域后期,乃目前人族境界最强者。”
      “幽影会,碧霄宗,太始天宗!”聂天脸色阴厉。
      也在此刻,原木大尊的瞳孔中,有片片嫩叶浮现。
      嫩叶,似记载着一段段讯念。
      “聂天,情况不妙。”原木大尊身形一震,以隐秘方式传讯,“我刚得知消息,邪冥族的邪风大尊,紧急回归冥域,似得到了冥河的召唤。他,仿佛在冥域的那条冥河支流处,正获取着强大的力量。”
      “还有,妖魔族那边,说盖斯顿家族的先祖,炼狱血海的主人,已经真正苏醒。”
      “那位,没有和冰帝玄瑀同死前,为高阶大尊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