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宣战
“聂天斩杀了乱魔大尊!”
  
  “听说,聂天和古灵族族人,还有木族的原木大尊,私下达成了默契!”
  
  “三日后,聂天要去幽影会,找上官植!”
  
  “什么,他们要对幽影会下手?!”
  
  “他们疯了不成?”
  
  “幽影会,代表着太始天宗,游奇邈和玄光羽这两位,岂是他们能抗衡的?”
  
  “聂天就算能轰杀乱魔大尊,也没有可能,和游奇邈、玄光羽中的任何一位叫板!”
  
  “现在,还是我们最需要团结的时刻啊!再怎样,选择这个时候和幽影会争锋,都绝非明智之举啊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各大高等级星域,如天幻宗、流云剑宗、灵武殿,诸如此类的宗门内部,都在热议着这个响彻人界的轰动消息。
  
  很多人,都震惊聂天能轰杀乱魔大尊,可又觉得他去找幽影会的麻烦,着实不妥。
  
  毕竟,幽影会那边已知的战力中,就有玄光羽,上官植,宋澈泉和段弘文,还有一个……游奇邈!
  
  通天域毁灭了,以梵天泽为首的通天阁,都没有杀向太始天宗,和游奇邈决一死战,聂天怎么敢?
  
  待到聂天下定决心后,连四大古老宗门的那些神域者,都在极力劝说。
  
  可惜,处于血膜包裹中的聂天,充耳不闻。
  
  随后,所有人都明白了聂天的决心。
  
  ……
  
  阴影神殿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宽敞的殿堂岩壁中,一条阴影异物,忽飞逸到上官植指尖。
  
  一段段讯念,传递到上官植脑海。
  
  “呵。”上官植阴恻恻地一笑,向身旁的宋澈泉,还有段弘文说道:“聂天竟然要在三日后,来幽影会和我们算账。”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段弘文和宋澈泉,从静坐的状态,轰然站起。
  
  “应该是谢谦之死,还有你们在离天域,去袭杀血灵子一事,激怒了他。”上官植相当地镇定,“可是,即便他能轰杀妖魔族的乱魔大尊,就真以为能够在我们幽影会为所欲为不成?”
  
  他低喝一声。
  
  神殿中,数不尽在墙壁内游荡的阴影异物,似感应到他的怒意,突发出一声声,直冲人灵魂的尖啸。
  
  “一直以来,幽影会的排名,就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。”上官植冷哼,“千百年来,幽影会从不曾被攻破!当一位位神域巅峰者,都宣告失踪,战力彪悍的梵天泽,寻求境界突破时,我想不到有谁,能够在我幽影会占到便宜。”
  
  “储睿呢?”宋澈泉轻道。
  
  “他?”上官植讶然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他不及梵天泽,甚至比罗万象,都不如。”
  
  “此事,要不要知会一下玄光羽?”宋澈泉又问。
  
  “不需要他出面。”上官植从容不迫地说道,“在现在这个阶段,我也不认为他聂天,能调度多少强者,来围攻我们幽影会。那俞素瑛,得了涤魂源液以后,也在闭关冲击境界,都帮不上忙。”
  
  “我宗宗主,我……”段弘文面有犹豫。
  
  “游宗主,究竟想做什么?”宋澈泉奇道。
  
  段弘文摇头,“我不太清楚。他明明还余留涤魂源液,竟然没有给我一些,助我去突破境界。”
  
  之所以选择和玄光羽等人一道儿,就是因为在涤魂源液上,游奇邈没有赠予。
  
  “怂恿了撕裂巨兽,毁去通天域以后,他就在你们太始天宗,再没有出来过。”暂时取代蒋塬池,执掌幽影会的上官植,对种种消息都心知肚明,“他突破到神域后期了,除非那些巅峰者归来,否则没人能威胁他。”
  
  “还有你……”
  
  上官植幽幽地,望了段弘文一眼,“你终究是出自太始天宗,跟随他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当你,真的被聂天逼迫的走投无路时,我就不相信他见死不救。你,也代表着太始天宗的颜面,你死了,他如何服众?”
  
  此言一出,段弘文愈发心安,“不错,我并没有做出过,对不起他的事情。”
  
  他所作所为,即使有的没有听命于游奇邈,也是为了一己之力,是为了涤魂源液,想要冲击更高的境界。
  
  “三日?我倒要看看三日后,他如何轰破我宗的阴影之壁!”
  
  上官植比女人都要白皙优美的左手,忽按向阴影神殿内,一块竖立着的石碑。
  
  石碑内,似禁锢着数千只强大的阴影异物。
  
  “呜呜呜!”
  
  一只接着一只,以强大生灵魂魄,通过幽影会秘法凝炼的阴影异物,厉啸着冲向天际。
  
  殿堂墙壁内,千万阴影异物纷纷响应,发出凄然怪叫。
  
  幽影域虚空界壁,倏然间,就似多出了一缕缕阴影异物,比冥河中的魂灵,看着还要诡异莫测。
  
  ……
  
  “幽影会的阴影之壁,不止是闻名人界,在灵界那边,也名声响亮。”碎星古殿的窦天辰,一边看向远处,血膜中不见真容的聂天,一边向董丽解释,“阴影之壁,充斥着幽影会以秘法炼制的阴影异物。”
  
  “那些异物……”
  
  话到这里,窦天辰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蒋塬池没有封禁臌肶前,幽影会的的阴影异物,只是以强者魂灵,奴役在阴影内炼制。但,自从蒋塬池开始镇压臌肶,那些阴影异物就变得不同寻常了。”
  
  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阴影之壁比通神剑阵,可能都要难对付。”
  
  五行宗的皇津南,也插话,“好像,臌肶的存在,增强了那些阴影异物的力量,令它们发生了质变。它们的质变,导致幽影会的阴影之壁,防御力,反击力量,都提升了一个级别。”
  
  裴琦琦也道:“我师傅也说过,幽影会的阴影之壁,是人界最神秘的阵法之一。”
  
  众人你一句,我一句,说着关于阴影之壁的种种传说。
  
  各种迹象表明,阴影之壁内的阴影异物,应该是被臌肶增幅了力量,令其发生异变,从而极难对付。
  
  “你都没把握破掉?”董丽皱眉。
  
  裴琦琦沉默半响,“我没去过幽影会,不清楚阴影之壁的玄奥。能否破解,要等我过去看过,才能知晓。”
  
  “哦。”董丽点头。
  
  之后,众人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