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幽影玄碑
    上官植大义凛然地,撇清和蒋塬池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在他口中,蒋塬池早已不是幽影会的会长,还列举出在碎星域时,蒋塬池和臌肶,连幽影会的星河古舰,都被捣毁的事实。
  
      私下里,他面对蒋塬池时,谦恭臣服之事,无人知晓。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,被否决了?”
  
      赤霞星域的炎彬,一脸莞尔,啼笑皆非地说道:“还记得七星界海时,蒋塬池和游奇邈,尾随着罗万象,进入界海海底时,你们……明明在压阵啊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!”苟君豪回应,“当初,怎么没说蒋塬池,和幽影会无关?”
  
      七星界海异变发生以后,吸引了众强注意,那时的场面,有很多人亲身经历,上官植再否认,都不能完全撇掉和蒋塬池的牵连。
  
      “以前是以前。”上官植态度冷硬,挥挥手,“我幽影域的阴影之壁,谁想尝尝滋味,尽情放马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幽影玄碑!”
  
      本置于阴影神殿的石碑,随着上官植的呼唤,从下方云海飞啸而出,“咻”地一下,就落向上官植背后。
  
      阴影之壁内,一条条阴影异物,纷纷窜出。
  
      阴影异物脱离界壁,融入那石碑内,就见被上官植称呼为“幽影玄碑”的石碑,不断地放大。
  
      十息后,石碑放大千倍。
  
      上官植站在石碑底下,渺小如蝼蚁,其阴厉的眼眸,闪烁出邪异光芒,“聂天,听闻你在禁天星域,轰杀了妖魔族的乱魔大尊,还将那位乱魔大尊,给生生炼化致死。你很厉害,出乎我意料的厉害,可你还是不要太天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幽影玄碑陡然呼啸而出。
  
      如巍峨巨山般的幽影玄碑,当头朝着聂天镇压,石碑表面,数不尽的阴影异物,密密麻麻地如鱼群游弋着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碧绿色的异光,从幽影玄碑释放,如头罩般,扣向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腐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神色惊诧,他由那碧绿色的异光中,嗅到了臌肶的酸毒腐蚀气息。
  
      他瞬间就肯定,那些被幽影会炼化的所谓阴影异物,必然得到了臌肶力量的增幅,令那一条条阴影异物具备了和臌肶类似的恐怖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那蒋塬池,和异物臌肶之间,究竟是什么关系?臌肶是受他御动,还是和他有契约?竟然耗费自身的力量,帮助他强大阴影之壁,增强那些阴影异物的力量?”
  
      他在思索时,抬手示意,要身边人远离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,董丽和莫千帆等人,嗅到臌肶的异味时,已预感不妙,下意识地撤离。
  
      “臌肶的力量么?”聂天嗤笑,“连臌肶真身,我在碎星域时,都未曾惧怕,更何况这些,仅仅只是沾染臌肶一些气息的异物?”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能沟通炎陆的火焰圣域,骤然呈现出来,从那汹涌的火焰圣域中,能清晰地看到一神秘的火焰法阵。
  
      四面八方,从各大域界而来的,修炼火焰灵诀的炼气士,轰然一震。
  
      在聂天祭出圣域,在那火焰法阵显露时,不论是虚域还是圣域级别,所有修炼火焰法诀者,都本能地生出不安。
  
      那种不安,来自于他们的域……
  
      “奇怪,聂天的火焰圣域,给我的感觉,怎么能融合我的火焰圣域啊?完全没道理啊,他的圣域,不过是才进阶的啊?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的火焰圣域,从中传来的气息,令我极度不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像是,像是我途径极炎星域,在那一个个枯寂死域经过时,圣域随时都会破灭,被消融在极炎星域般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种,火焰之源的怪异感。”
  
      修火焰力量者,暗暗嘀咕,都凝神细看。
  
      然后,他们就看到,从那幽影玄碑释放的碧绿色异光,罩落之际,就被聂天的火焰圣域点燃,并“噼里啪啦”地开始燃烧。
  
      “阴影异物,含有臌肶的酸毒腐蚀能量,以强大魂魄,糅合蒋塬池阴影异力,所炼化出来的生灵。”聂天仰头,盯着石碑内,游动着的一条条阴影异物,沉吟了一下,低喝:“出来,会一会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呼呼呼呼呼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咆哮而出。
  
      异地冥河支流前,又吸纳部分残魂意念的五大邪神,如今气焰更盛,每尊皆有数千米高,比那所谓的“幽影玄碑”,一点不逊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极致的负面能量,似自成一片片负面海洋,令在场的所有强者,灵魂都仿佛共鸣。
  
      虚域者,圣域者,甚至是神域者,远远端详着五大邪神,都油然而生惧意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恐惧邪神的利刃,随手一划,那种撕碎天地的凌厉气势,就令上官植心神一颤。
  
      嗜杀邪神的眸子,盯着他,深深看了一眼,内心的杀戮欲望,就仿佛被瞬间引燃。
  
      绝望和狂怒邪神,一左一右,朝着他扑来,那种淹没灵智,令他陷入绝望和燥怒的负面之海,如要湮灭他的灵魂和意志。
  
      上官植几乎瞬间崩溃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一声尖啸后,他化作一道幽光,逸入阴影之壁,逃向幽影域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透露的气息,每一尊,都堪比邪冥族的初阶大尊。
  
      五位大尊一起攻击他,他如何不怕?
  
      他可只是神域初期者。
  
      逃离的那一刻,他才突然明白,为何妖魔族的乱魔大尊,居然会那般轻易地,被聂天所斩杀。
  
      他原以为,乱魔大尊的死亡,裴琦琦、董丽和莫千帆,兴许也出了力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显现,奔着他而来的霎那,他就知道单凭聂天释放的诡异傀儡,就能令那位新晋的妖魔大尊,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  
      他只能先逃再说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就只剩下那“幽影玄碑”,依旧高悬在幽深的星海中,无数的阴影异物,在石碑的表面,交织着,如蜘蛛结网般,刻印出一鬼画符般的诡异印记。
  
      “影,寂。”
  
      冥冥中,似有古老的低吟,从石碑传出。
  
      不论是近在咫尺的聂天,还是远在千万里的围观者,都清清楚楚地,听到那两个不算嘹亮,却在每个人耳畔响起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
      隐匿在石碑的阴影异物,倾囊尽出,黏糊糊地,缠绕向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五尊凶戾的邪神,布满尖刺利刃的臂膀,脚踝手臂,活动之时,如被粘稠力惊人的胶带缠着,每次动弹都异常别扭艰难。
  
      最可怕的是,连五大邪神的躯身,都渐渐冒了青色烟雾。
  
      那是,血肉被酸毒侵蚀的征兆。
  
      “好古怪的阴影异物。”天雷宗的莫千帆,看了半响,不由惊叹地说道:“这块幽影玄碑,类似于火宗的四象炎魂鼎,也是镇压一域的不朽器物。可惜的是,那上官植所修的灵诀法术,并非幽影会核心的阴影之术,不能发挥出幽影玄碑的真实力量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他向旁边的董丽、裴琦琦说道:“如果执掌幽影玄碑者,不是上官植,而是蒋塬池,在幽影域,在阴影之壁前,恐怕神域后期者,或异族的高阶大尊,都奈何不了他。”
  
      两女深以为然。
  
      她们如今的境界,见识,还有战力,都能令她们看清,那幽影玄碑的奇妙。
  
      眼看连五大邪神,一时间都奈何不了,缠绕过来的阴影异物,董丽已按耐不住,准备动手,以黑暗之力,试着限制幽影玄碑。
  
      “我当初,连臌肶的酸毒精华,都能禁锢限制,何况是你们?”
  
      聂天渐生不耐之心,他也注意到,真正令五大邪神被动的,并非阴影异物的力量,而是臌肶遗留的,恐怖的酸毒余力。
  
      “虚态古符。”
  
      哼了一声后,他朝着五大邪神的方位,缔结符印。
  
      然而,符印还没有形成,黏糊糊地,缠绕在五大邪神的众多阴影异物,似已本能地嗅到不妙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众多阴影异物,有灵智地,重新缩入幽影玄碑。
  
      那石碑也不慌不忙地,重归阴影之壁,落入界壁的那一霎,从界壁飞出的阴影异物,又飞了出来,成为了阴影之壁的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“先前,只是借助阴影异物的力量,以幽影玄碑试着攻击。攻击,既然起不到效果,就只能全力防御了。”上官植的阴冷声音,从界壁后方的幽影域,慢悠悠地响起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