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压迫力
    幽影域本就昏暗。
  
      待到极致的黑暗,遮蔽一切光亮,淹没此域以后,生活在幽影域的人族族人,渐生恐惧。
  
      没有光,所有景象不可见,灵魂的延伸都断断续续。
  
      声音的传接,也慢慢出现问题。
  
      不需要五大邪神中的恐惧、绝望邪神发力,恐惧和绝望情绪,就弥漫在幽影域,于每一个心灵深处缭绕不散。
  
      黑暗笼罩的第一日。
  
      众多幽影会的炼气士,本能地朝着阴影神殿靠近,想通过空间传送阵,从幽影域撤离,前往和幽影会关系紧密的域界避祸。
  
      很可惜,设立在阴影神殿的阵法,并不能正常运作。
  
      “裴琦琦!”
  
      上官植的声音,在黑暗中显得极为深幽阴冷,“她持有的界宇棱晶,炼化邪冥族的宙域转轮碎片,愈发厉害。界宇棱晶的力量,令幽影域的空间震动,都出现偏移。我们,暂时算是被困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界宇棱晶的厉害,随着裴琦琦斩断荒魔大尊一臂,随着裴琦琦的一次次战斗,逐渐为人所知。
  
      虚灵教内部,如姬元泉般的人物,都坚信终有一日界宇棱晶,能成为虚空境般的神物!
  
      这般空间至宝,连番增幅威力,又在灵诀和血脉齐齐爆发,实力深不可测的裴琦琦手中,去影响一下幽影域,实在轻而易举。
  
      空间阵法不可动用,所有幽影域的人,都无法脱离黑暗。
  
      ——除非他们冲离阴影之壁。
  
      黑暗中的很多人,在恐惧不安下,又无法撤离,理智开始崩溃。
  
      第二日时,已有域境强者,尝试着越过阴影之壁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冲出幽影域,落入黑暗中的幽影会炼气士,在董丽黑暗光轮的下皆失去生息。
  
      外界,一片黑暗,如墨汁海洋淹没了幽影域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的指尖,不时有一束束电芒,渗透到界宇棱晶。
  
      界宇棱晶的其中一面,映照着的幽影域,乃纯黑色。
  
      “幽影域的空间阵法,都会被界宇棱晶限制,不可发动?”聂天颇为好奇,“你明明在域外,你的力量,你这界宇棱晶,就能令幽影域的空间震动,出现变故?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点头。
  
      因幽影域被黑暗淹没,散落在别处的人族圣域者,都大胆地靠拢。
  
      听到两人的对话,那些圣域级别的炼气士,皆神色惊诧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董丽,裴琦琦。”
  
      三人的名字,沉甸甸地,让他们都觉得压抑。
  
      有不少人,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三人的力量,然后就发现这三位崛起于陨星之地的年青人,俨然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。
  
      强如幽影会,都在三人的力量下,进退不得。
  
      董丽,以黑暗淹没幽影域,裴琦琦以界宇棱晶,封禁幽影域的空间阵法,聂天则是恭候着每一个尝试逃离的幽影会成员。
  
      而事实上,那些幽影会的域境成员,在恐惧、绝望的压力下,冲出幽影域进入黑暗以后,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弄出。
  
      ——都不需要聂天动手。
  
      三人联手,展现出来的压迫力,简直令人窒息。
  
      他们都暗自揣测,幽影会的上官植还能撑多久?在想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还有背叛虚灵教的玄光羽,会不会及时出现?
  
      因为,从目前的局势来看,就算阴影之壁不破,上官植也绝不可能永久缩在幽影域。
  
      他不做出改变,幽影会势必灭亡。
  
      “幽影会啊,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的力量,宗门源远流长,如今竟毫无反击之力。哎,看来失去蒋塬池后,幽影会开始沉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沉落?此宗,能否继续传承下去,都说不定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才过去多久?还记得幽影会,联合太始天宗、碧霄宗向碎星古殿施压,想取而代之的霸气。一转眼功夫,幽影会就被聂天给逼迫的,门人连出都出不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上官植会不会投降?”
  
  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浩淼云海中,一座巨山漂浮着。
  
      太始天宗,便在山巅坐落,似在云海中浮沉变幻。
  
      “宗主!”
  
      一位圣域境界的长老,跪拜在游奇邈前,言辞切切地说道:“老段,可是宗门功臣啊!即使因为涤魂源液,他没有知会宗门一声,就对血灵子下手,他还是我们碎星古殿的人啊!宗主,您在破境之后,人族已是无敌存在,真要眼睁睁地看着他,被聂天那些黄口小儿欺凌?”
  
      游奇邈背身而立,他站在山巅,在一座座宫殿前方,凝望着变幻莫测的云海。
  
      阴阳混天镜,化作巨大阴阳鱼,欢快地在云海内玩耍着,似在吞吐云海之力,令太始天宗坐落的域界,都凝聚更充沛的天地灵能。
  
      “幽影域,不是还没有破碎吗?”
  
      他飘渺空幻的声音,仿佛不是从自身传来,似在云海内响起般,“以段弘文的资质和修为,我给予他涤魂源液,他也无法成功破境。当初,他踏入神域,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。我亲手助他晋入神域,岂会不知他的潜力?”
  
      “只有再经过千年的潜心修行,他方有可能依赖涤魂源液,去尝试冲击神域后期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因为聂天,因为裴琦琦这些小辈连番破境,修行之心出了岔子。他有了错觉,认为他也可以如聂天,如裴琦琦般,打破常规地,能在短时间逾越境界壁垒。”
  
      “殊不知,像聂天、裴琦琦般的非凡者,乃人族自古以来,都未曾有过的奇迹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现在服用涤魂源液只是白白浪费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跪伏着的长老,见游奇邈解惑,心悦诚服,道:“宗主,老段对你有误会,对你生出不满,那也是我们太始天宗的内务。你常年闭关修行时,宗门一切的事务,都是他在打理,他这些年劳苦功高,想必你也是知道的。”
  
      游奇邈沉吟半响,道:“放心,我不会让他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您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和段弘文相交莫逆的长老,陡然松了一口气,然后问道:“宗主,您觉得那玄光羽,有没有可能依仗属于谢谦的涤魂源液,于短时间内,成功破境,达到和您一样的层次?”
  
      “没可能。”游奇邈漠然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他对屈奕,充满了恐惧。他时时刻刻,都在担心屈奕归来,所以才急不可待地,要冲击神域后期。可惜,越是如此,他越难破境。”
  
      “懂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