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救星?
一片黑暗,一道璀璨光流,追逐着宋澈泉远去。
  
  璀璨光流,不时变幻着,数次以后,将宋澈泉逃离的空间,都给牢牢禁锢。
  
  无奈下,宋澈泉被迫祭出神之法相,和执掌界宇棱晶的裴琦琦,率先去战斗。
  
  “血脉,空间风暴!”
  
  没有动用虚灵教秘法,裴琦琦反而是发动虚空灵族族人,独特的血脉天赋。
  
  眩目的空间光刃,从她穴窍内飞射而出,凝为一巨型的光刃风暴。
  
  风暴不断地,切碎着空间,席卷向宋澈泉的神之法相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宋澈泉那庞大神之法相,如被凌迟,仅数秒时间,就散落为一地的异芒残碎灵光,气息骤降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也在此刻,御动着黑暗光轮的董丽,终在裴琦琦后,成功赶来。
  
  幽影域内。
  
  五大邪神,还在向段弘文神之法相,变幻出来的那座神山,发动着一**汹涌攻势。
  
  “嚎!”
  
  伴随着邪神的嘶啸,有奇妙的符语,有灵魂能触感的怪异纹阵,烙向那神山。
  
  任由邪神攻击,自身并没有着急下手的聂天,能看到那些符语,都是冥魂族独特的魂文,那所谓的纹阵,也为一条条魂线。
  
  灵魂攻势,本就是冥魂族族人,最擅长的战斗方式。
  
  那座由段弘文变幻而成,不断地吸纳着幽影域的大地之力,看似坚实不可破的神山,可在五大邪神的灵魂攻击下,渐生变化。
  
  神山中,段弘文精炼的魂念,如被庖丁解牛般,准确地分解。
  
  犹如实体的那座神山,山体内部,裂纹丛生。
  
  有一段段,以段弘文的大地奥秘,撰写出来的法决纹络,皆出现断层。
  
  半响后,嘭地一声,神山轰然崩塌。
  
  如崩碎的阴影神殿。
  
  灰黄色的神光,在山体崩塌时,再次汇聚为段弘文的正常神态,他的精神明显萎靡。
  
  “轰隆隆!”
  
  他脚下的大地,地震声不绝于耳,有更多源自大地深处的力量,受他的法决吸引牵动,迅速融入他体内,补充着他的消耗。
  
  他又从储物戒中,取出一枚枚,如心窍般的清香丹药,一口吞下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段弘文环视四周,看着那一尊尊邪神,感受着邪神的凶戾,“你驱使的这些异物,带着浓郁的冥气,他们属于邪冥族,或者说,他们是来自冥魂族!”
  
  从游奇邈口中,知道墟界奥妙的他,道:“说不定,你和墟界的冥魂族,存在着什么不可见人的关系!不然,你凭什么能驱使他们?他们的力量,比你还要强大,对灵魂的认知理解,也远远超过你!”
  
  “而且,他们还有智慧,有自己的意识!”
  
  “如此强大异类,你聂天凭什么让他们乖乖听命?除非,你和他们有什么默契,你……是为他们服务的吧?”
  
  眼看形势不利,段弘文在喘息之际,突另辟蹊径地,向聂天进行问责。
  
  “你是说我和冥魂族勾结?”聂天一脸讶然,“段弘文,你恐怕自己都说服不了吧?你反正是死定了,不论你用什么借口,你都逃不掉。”
  
  “还有,你说他们比我还要强大?”
  
  聂天咧嘴一笑,其磅礴气血之力,轰然爆发。
  
  霎那间,他的生命血脉就被激发,气血海自然形成时,躯身也完成巨型化,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如神矛落入他掌心。
  
  巨大的聂天,如一尊远古时代天神,释放出来的气血波动,似蔓延到整个幽影域。
  
  他那裸露在外的肌肤内,一条条筋脉,如外域天河,似沉落着颗颗赤红色的星辰结晶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他体型巨大以后,幽影会的上官植,率先发出一声惊叫。
  
  此刻,突破到九阶生命血脉,再次握着那截星空巨兽骨头的聂天,令所有人,都生出了恐怖的压迫力!
  
  包括神域的上官植!
  
  “好强!”
  
  几乎每一个涌入幽影域的人族强者,感受着此刻聂天的气息,都生出高山仰止的敬畏。
  
  “其实,你幽影域的阴影之壁,没黑暗之力淹没,我也能破掉。”聂天的声音,轰隆隆地震天响动,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被他朝着段弘文的位置,划动了一下,“裂域。”
  
  星空巨兽的血脉骤然爆发。
  
  一股令人战栗的气势,从那截骨头传来,所有人的灵魂识海内,都仿佛在这一刻,多出一恐怖无比的巨影。
  
  巨影,乃那截骨头内,星空巨兽的气息烙印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裂域爆发以后,骨头内赤红色的血光,如一个个巨犁般,在幽影域的大地活动着,令幽影域的老巢,变得和通天域般,突然裂开。
  
  “聂天!”上官植尖叫,“你没有遵守承诺!”
  
  幽影玄碑再次飞天而去,只见那数不尽的阴影异物,又融入界壁内,势要阻止此域,被聂天给摧毁。
  
  “来不及了。”
  
  聂天手中的那截星空巨兽骨头,在阴影之壁又一次形成后,朝着天穹划动,再次喝道:“裂域!”
  
  “呼啦!”
  
  数不尽的赤红血芒,剪刀般,剪向阴影之壁。
  
  星空巨兽的血脉天赋又爆发,就见那刚形成的阴影之壁,在“裂域”的能力下,竟被剪开来。
  
  “我和你拼了!”
  
  气急败坏地上官植,神色狰狞地,要去截取骨头内的力量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一道绚烂雷电,就在上官植前方出现,并在一息间,衍变为吞雷鲸的巨大形态,朝着上官植吐出,一团团暴烈的雷球。
  
  上官植突然被雷球淹没。
  
  “噼里啪啦!”
  
  雷光电芒交织,接替蒋塬池的上官植,不断地闷哼着,再没有余力,去干涉动用了裂域,要摧毁幽影域的聂天。
  
  幽影域在碎裂,被打回原形的段弘文,在漫天赤红血光中,只剩下逃命躲避的份。
  
  如神般的聂天,低头俯瞰着段弘文,一脸漠然,“别说你没有跨入到神域中期,便是跨入了,你今天还是要死。”
  
  他的大手,忽地抓向段弘文。
  
  其血光熠熠的掌心,在段弘文的眼中,就是遮蔽一切的血色天穹,根本无从躲避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突然,太始天宗游奇邈的厉喝,从天外传来,“段弘文是我宗之人,你饶他一命,上官植和宋澈泉,还有玄光羽的死活,我一概不问!”
  
  “宗主,你还是赶来了!”段弘文大喜过望。
  
  ……
  
  ps:还是看球耽搁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