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死了再说
灰茫茫的外域星河。
  
  一尾巨鱼,燃烧着金色和银色火焰,灵动地飞逝着。
  
  同样是火焰,金色火焰炽烈的能焚灭天地,而银色火焰,透出的气息,则是冰封万物。
  
  截然不同,明明相互冲突的极寒、极热气息,从那巨鱼的鱼鳞释放。
  
  透过火焰,能看到巨鱼的鱼鳞,也分别为金银两色。
  
  金银色巨鱼,每一片鱼鳞,皆绽放着神辉。
  
  此鱼近万米长,比四大古老宗门的星河古舰,都要大一截。
  
  鱼身上,立着一道瘦小的身影。
  
  “游奇邈!”
  
  同样伫立在幽影域外,本在观望裴琦琦、董丽两人,围击宋澈泉一战的各宗炼气士,看到那金银巨鱼,在星河中乘风破浪而来,都纷纷变色。
  
  挡在那巨鱼前行之路者,不由自主地避让开来,生怕被波及。
  
  由阴阳混天镜所化的巨鱼,鱼尾一动,就横跨一片星海,比最快的星河古舰,都迅疾数倍。
  
  游奇邈的眼瞳,一金,一银,将幽影域的场景,映照的清清楚楚。
  
  得知幽影域的空间,被裴琦琦的界宇棱晶镇压后,他驾驭着阴阳混天镜,从别处未被封禁之地,穿梭而来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他嘴唇微动,惊天动地的轰鸣,却在幽影域震荡不休。
  
  “呼!呼呼!”
  
  崩塌的阴影神殿废墟处,天地灵气因他一声高呼,自发凝聚。
  
  旋即,就见阴影神殿方圆万里内,天上地下的灵气,聚涌为一张模糊面容。
  
  那面容,赫然是尚未抵达的游奇邈。
  
  “以一道魂念,凝结天地灵气,化作一具分身。”天机阁的苟君豪,深深看了一眼,由纯粹天地灵气变幻出来的游奇邈,“神域后期,果然不愧是人族巅峰,连一缕魂影,都能汇聚灵气变为化身。”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以天地灵气凝结的游奇邈,灰蒙蒙地,数千米高,隐隐和聂天齐肩而立。
  
  他口吐人言道:“念在墟界时,曾联手和冥魂族战斗,夺取涤魂源液,你放段弘文一条生路。我可以保证,他段弘文从今以后,绝不会招惹你,不会在你麾下三大星域出没。”
  
  “宗主!”段弘文尖叫。
  
  “闭嘴!”虚幻模糊的段弘文厉声呵斥。
  
  段弘文颤栗地噤声。
  
  “啊!”默默观望着的诸强,听到游奇邈那化身的话语,都忽然懵住了。
  
  游奇邈是何人?
  
  身为眼前人界至强者,他竟然和聂天打商量,而不是武力镇压?
  
  他可是连通天阁的面子都不给,引动撕裂巨兽,将四大古老宗门之一的通天阁,宗门千万里之地都给毁去的狂徒啊!
  
  聂天何德何能,竟令游奇邈打招呼?
  
  看游奇邈的意思,他是要聂天给他一个薄面,放段弘文一条生路?
  
  很多人都觉得游奇邈的态度,太过于古怪,不像是人界巅峰强者,应有的作风。
  
  而且,这也不像他一贯的性格!
  
  “去!”
  
  五大狰狞邪神,忽冲离幽影域,奔着游奇邈本体真身而去。
  
  巨型化的聂天,则是挥动着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刺向游奇邈以天地灵气凝炼的化身,“等我杀了段弘文,你我再谈不迟!”
  
  千万道血芒,怪蛇般撕咬着游奇邈的灵气化身。
  
  那具,以纯粹天地灵气汇聚的化身,“蓬”地爆灭。
  
  与此同时。
  
  聂天眼瞳深处,突有一颗颗星辰,璀璨而出。
  
  “呼啦!”
  
  赤红色骨头,化作一道红色闪电,刺向不断逃窜的段弘文。
  
  “星链!”
  
  一条条星光熠熠闪电,浩瀚天穹的星河般,从聂天眼底生出,精准地锁定段弘文的方位,给那赤红神矛指引了目标。
  
  他空着的那只手,依然如一片血色天穹,罩向段弘文。
  
  骨头追杀,掌心吸纳,段弘文突无所遁形。
  
  “噗哧!”
  
  血光一闪,赤红色的神矛,就洞穿段弘文大地灵力形成的光盾,在你光盾爆碎之际,聂天那只手,突然一按。
  
  如天压顶!
  
  段弘文抬头,入目所见的乃漫天血色,他体内的每一滴鲜血,每一缕生机,都被彻底压制,他的心脏已停止跳动。
  
  忽然间,他便意识到他躯身已经死亡。
  
  他的神魂,尝试着脱离识海,想要获取一丝转世重修的希望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段弘文的神魂,成功地飞出,他心头一喜,就想缩入大地深处,借助幽影域地底的结构,逃脱聂天的袭杀。
  
  他一生修炼的灵诀,都和大地相关。
  
  他的神魂,灰黄色,天然具备大地属性,能够无视地底屏障,任由地穿行在地下。
  
  “神魂不灭,就不算是死亡!只要等宗主抵达,击杀聂天以后,必会为我找寻合适的时机,令我转世重修!”他暗暗道。
  
  可就在他,打着如意算盘时,聂天那压来的血色大手,掌心之中,又飞出一只新的手!
  
  那只手,似以聂天的魂力凝炼而成,从那只手透露出来的气息,让段弘文的神魂,瑟瑟发抖,“邪冥族,邪冥族的灵魂邪术!”
  
  “聪明。”聂天嗤笑,“你没有看错,这是如假包换的,邪冥族族人惯用的拘魂幽手,专门针对你这样失去血肉的孤魂野鬼。”
  
  诡异的怪手,一把抓来。
  
  段弘文的神魂,似被突然攥住脖颈,不论如何挣扎,都逃脱不掉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他的神魂,在聂天动用的拘魂幽手下,化作轻烟。
  
  他的印记,灵魂之火,迅速地消散。
  
  “我所领悟的拘魂幽手,和邪冥族的还不一样,我是从天魂大尊灵魂识海化作的冥河内,参悟出来的。”聂天低头,看着他掌心内,一簇灰蒙蒙的魂魄,浓烟般地挥洒着,道:“灵魂燃尽,人生的一段段记忆溃散,只剩纯粹魂力,还多少有点用。”
  
  冥魂珠沉落,就见那燃烧的魂魄,挥散出来的烟雾,一丝丝地,飞入珠子。
  
  很快,段弘文的魂魄就燃烧殆尽。
  
  “他杀了段弘文,连灵魂都给炼化掉,让段弘文转世重修的可能都没!”
  
  “游奇邈的面子,他都敢不给啊!”
  
  “完了,段弘文被杀,游奇邈身为太始天宗的宗主,绝不会什么都不做!那五个被释放的异物,怕是要和段弘文般,被游奇邈抹杀了。”
  
  一道道身影,从幽影域飞出,冲到外域。
  
  他们都想知道此刻的游奇邈,发现他凝结的化身被聂天轰碎,段弘文魂飞魄散之后,会采取什么激烈的手段。
  
  “请游宗主救我!”
  
  同时,宋澈泉鬼哭狼嚎的叫嚷声,响彻开来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