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给个交代

  
      宋澈泉已被逼到绝路!
  
      等真正去面对裴琦琦和董丽,他才深刻地意识到,这两位近期耀目至极的凶悍女人,究竟有多么恐怖!
  
      而且,他还要独立,去应付两人的合力!
  
      出于争抢的心思,两女全力出手,都想率先轰杀他。
  
      他神之法相,衍变而出的晶亮天河,河水清澈,还有一颗颗钻石般的石子。
  
      每一颗石子,每一滴河水,都是他神力的凝炼。
  
      可此刻,那条以他神之法相凝结的天河,渐被墨汁般的黑色污染。
  
      他的神力运转已经不再流畅。
  
      其间,界宇棱晶突如一光芒夺目的鱼儿,在那条晶亮的天河显化,立即导致他施加在河水中的,众多水之精妙灵诀,砰然解体。
  
      那条,晶亮明熠的天河,也为之消散。
  
      旋即,无边的黑暗吞没而来,宋澈泉只觉得他的灵魂意识,血肉之体,都在被黑暗魔力啃噬着,苦不堪言。
  
      绝望之际,他听到一声声惊呼。
  
      他从而得知,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终碍于颜面在危难之际,选择去救段弘文一次。
  
      他于是哀嚎着呼救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屹立在金银巨鱼背脊处,袖口甩动,一束束浑浊能量喷射着,将五大邪神给冲荡一旁的游奇邈,看了一眼宋澈泉的位置。
  
      他眼中满是厌恶,“我宗的副宗主,被你们蛊惑着袭击血灵子,如今已被聂天所杀。”
  
      宋澈泉大惊。
  
      “我宗副宗主,既然都死亡了,你凭什么还活着?”游奇邈声寒如坚冰,“联手袭击血灵子的,可不就是你和他?”
  
      话音一落,那条以阴阳混天镜所化的巨鱼,便越过这片区域,一闪而去。
  
      宋澈泉顿时明白,他被游奇邈抛弃了。
  
      “喀嚓!”
  
      疆域辽阔的幽影域,因聂天动用那截骨头的“裂域”血脉天赋,如通天域般,分崩解体。
  
      陆地,化作一块块方圆万里的大石块,脱离着幽影域。
  
      而满心期望着,在游奇邈现身后,能躲过一劫的段弘文,已身死魂消,一点残存的痕迹都没留下。
  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手持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从绽裂中的幽天域,缓缓升空。
  
      他低头俯瞰着,山川轰塌,河水消失,天地灵气因域之破灭,向星空流失的脚下大地,神色淡漠。
  
      碧涛域之后,这是又一个因为他而毁灭的人族域界。
  
      可他并没有丁点后悔。
  
      众多外域的炼气士,零零散散地,处于各方星海,由于游奇邈已完全显现出来,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很多人内心默念着这个名字,都觉无比沉重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一条全新的空间缝隙,忽撕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储睿,姬元泉,叶文翰,还有祖光耀、窦天辰等神域者,一个接着一个,从那空间缝隙走出。
  
      自始至终,他们都在密切关注着幽影域的动静,关注着聂天的所作所为。
  
      得知游奇邈跨域而来,他们就明白聂天和游奇邈的冲突,恐怕是不可避免。
  
      聂天没冲动前,他们是极力劝说,希望他暂时忍一口气,不要那般不理智地,选择在游奇邈最强势时,和他去战斗。
  
      如今,段弘文已死,游奇邈分明被激怒了,他们又不得不齐齐出现。
  
      他们也明白,单打独斗无人能够是游奇邈的对手,所以才寄希望在数量上,希望能够让游奇邈知难而退。
  
      游奇邈终飞逝而来,那巨鱼变幻着收缩,再次成为阴阳混天镜,悬浮在他头顶。
  
      他没有第一时间,将神之法相祭出,渺小的身影,凝视着如巍峨巨山般的聂天,“段弘文为了涤魂源液,联合宋澈泉袭击了血灵子,确实是他的问题。可血灵子还活着,段弘文也罪不至死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哦,那你觉得该如何?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“至少给他一个转世重修的机会!”游奇邈哼了一声,“你连这个机会,都没有给他,当真没有将我太始天宗,将我游奇邈放在眼底!”
  
      “死都死了,说这些还有何用?”聂天冷硬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人都死了,说这些的确没什么用。”游奇邈缓缓点头,他那渺小的身影,忽如充了气般,渐渐涨大开来。
  
      他气势,如风暴般汹涌而动。
  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
      崩塌的幽影域,即将溃散的天地灵气,受他的吸引,疯狂地流失到他体内,让他周边天然地,形成一能量屏障。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!”
  
      储睿跨出一步,瞪着祭出神之法相,气势狂飙的游奇邈,喝道:“聂天乃是我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,你敢想聂天下手,就是挑战我碎星古殿!我宗的殿主,还有大长老莫珩,任何一个归来,你太始天宗都承受不住!”
  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?”游奇邈摇头,“通天域都被我弄碎了,你以为我还会惧怕碎星古殿?季苍和莫珩归来又如何,即便是季苍,想要杀我,也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!至于莫珩,等他跨入到我这个境界,才能谈其它。”
  
      阴阳混天镜,随着他的声音,随着他的气势,也在慢慢变大。
  
      仅十秒,祭出神之法相的游奇邈,已和巨型化的聂天大体相当,他的神之法相没有一丝气血,可炽热和极寒两股不同属性的灵力,混合着幽影域的天地之力,却让游奇邈的法相,充盈着一股洒脱不羁,飘然如仙般的气质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你杀我了宗主的副宗主,我势必要给我宗门子弟一个交代。”他沉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交代?”聂天慢吞吞地呼吸着,将炎龙铠释放出来,并且把冥魂珠按到眉心处,提着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道:“什么样的交代?”
  
      “一击,你只要能挡下我一击,不论你是生,还是死,段弘文的事情就一笔勾销,我事后都不会寻你,和你麾下的麻烦。”游奇邈的视线,又看向外域黑暗处,“那两个丫头,我也可以不再理会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击?好!”聂天一口应承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别!”储睿失声尖叫,“聂天,他已是人界最强战力,以后的你,绝不会怕他,可并不是现在啊!”
  
      其余人,也都在极力劝说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