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极寒冻结
当年在涡流域,储睿曾经和游奇邈有过一战,他深知游奇邈有多Щщш..lā
  
  不久前,通天域的域外,他也亲眼见证了游奇邈,和梵天泽的短暂交锋。
  
  他很确信,踏入神域后期的游奇邈,在如今的人界,无人能挡!
  
  聂天再强,毕竟未踏入神域,毕竟只是九阶血脉啊。
  
  妖魔族的乱魔大尊,还有段弘文这类角色,和游奇邈相比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。
  
  聂天能斩杀乱魔大尊,能灭杀段弘文,还依赖了五大邪神,和诸多器物。
  
  但碰到境界,能碾压他的游奇邈,五大邪神和器物,能发挥多大作用?
  
  何况,游奇邈的阴阳混天镜,也在他突破境界时,提升了品阶,化作不朽五品的神器,比炎龙铠、冥魂珠和那截骨头,怕是都高出一筹。..
  
  不论境界,器物,还是年岁和经验,游奇邈都有着绝对优势。
  
  如游奇邈般的人物,全力的一击,和一场持续良久的战斗,其实区别并不大。
  
  聂天,拿什么挡游奇邈一击?
  
  “黑暗,吞没……”
  
  “空间震裂!”
  
  突地,从外域宋澈泉所在处,响起董丽和裴琦琦的轻啸。
  
  啸声一起,宋澈泉的生命气息,灵魂动静,瞬间就溃散开来。
  
  无边黑暗淹没而来,宛如将宋澈泉的血肉和识海,都给扯入浓郁的黑暗深处,然后一点点消融化解。
  
  裴琦琦的空间异力,分明将那片虚空震碎,令宋澈泉的一丝残魂印记,都逃脱不掉。
  
  “宋澈泉死了。”
  
  “在段弘文之后,这位碧霄宗的宗主,神域境界者,也烟消云散。”
  
  “碧霄宗啊,同样是屹立人界千万年,曾有过一番鼎盛的大宗,就因为宋澈泉的错误判断,因为和幽影会、太始天宗走到一块儿,终迎来覆灭。”
  
  “令人惋惜啊。”
  
  知晓内情者,都明白碧霄宗的碧涛域,被聂天摧毁后,宋澈泉将全部希望,寄托在幽影域的蒋塬池身上。
  
  他和蒋塬池一道儿,想令碧霄宗东山再起,想重新壮大宗门。
  
  蒋塬池在墟界不知所踪以后,他失去靠山,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,妄图夺取血灵子的涤魂源液,去冲击神域中期。
  
  他觉得,一旦跨入神域中期,碧霄宗还有再次强盛的可能。
  
  然而,他所有的幻象,都在这一刻破灭。
  
  “人族,因那些巅峰强者的离去,神域者本就稀少罕见。”有人唏嘘感慨,“一个段弘文,一个宋澈泉,就这么死亡。待到古灵族,还有那些各大异族强者,向我们再次挥动屠刀,我们处境恐怕会更艰难。”
  
  “还有,不消停的内战!”
  
  宋澈泉的死亡,令很多人不淡定了。
  
  将其轰杀的董丽,还有裴琦琦,似在黑暗中争吵着。
  
  游奇邈的视线,从那片黑暗区域,缓缓收回。
  
  他在聂天答应后,没有着急动手,仿佛就是想要先看到宋澈泉死亡。
  
  “好了,该死的宋澈泉,也已经死去。”
  
  阴阳混天镜内,阴寒和炽烈两股相反的力量,化作两条金色、银色长虹,喷薄而出。
  
  分裂的幽影域,零散的天地能量,忽然再次向游奇邈汇聚。
  
  巨型化的聂天,眼看游奇邈聚涌力量,突一声沉喝,两手高举,猛地收拢掌心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就见一缕缕,白茫茫的天地灵气,分流出一部分,逸入聂天的掌心,并凝炼为一枚枚,灵力波动汹涌的灵气球。
  
  不止于此。
  
  幽影域周边,众多驳杂的各类能量,也受聂天的牵动,融入他掌心。
  
  本耀目的灵气球,混杂了别的能量后,颜色渐渐变幻,成为浑浊的杂色。
  
  可灵气球内传递出来的气息,却更为的狂暴,更为的恐怖。
  
  “我早知道,你所修行的灵诀,你感悟的力量奥秘,比我宗的太始混天诀,都要玄奇。”游奇邈的眼神,古井无波,“只可惜,你的境界修为,还是太低了。任凭你如何努力,巨大的境界差距,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弥补的。”
  
  他抬手一抓。
  
  阴阳混天镜落入他掌心,从镜子内喷射出来的金色和银色长虹,被他搓面团般,搓为一金色,一银色光球。
  
  光球璀璨至极,绽放出来的神辉,照耀了整个昏暗星空。
  
  如两轮,金色和银色的太阳,齐齐升起。
  
  而聂天,眼看那金色、银色光球形成,赶紧竭尽所能地,凝炼更多灵气球。
  
  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
  
  十七颗灵气球,都混杂着星河异力,加碎裂幽影域的天地灵气,硬生生凝炼而出。
  
  每一颗灵气球,传来的狂暴的能量波荡,都堪比一位圣域者!
  
  “聂天,抽离星河浑浊异力,凝炼出来的能量光球,竟然,竟然比我圣域内的力量波荡,都要汹涌!”
  
  “十七颗灵气球啊,不是相当于十七个圣域者!”
  
  “或许,他真的能挡住游奇邈的一击!”
  
  众人议论。
  
  “游奇邈!”
  
  储睿在看到一银色,一金色的光球,如太阳般升起时,勃然变色,喝道:“你真要以大欺小,对聂天下手?”
  
  “以大欺小?”游奇邈嘀咕了一句,“我就以大欺小了,又能如何?储睿,你别多管闲事,你们几个加起来,也非我对手。”
  
  “哗!”
  
  银色的光球,从游奇邈掌心,那阴阳混天镜飞离而出。
  
  光球飘飘荡荡地,不急不缓地,向聂天飞去。
  
  “喀喀!”
  
  银色光球所过之处,极致的寒意覆盖天地,虚空似被冻裂,每一个敢于以灵魂意识触及者,皆头皮发麻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连虚灵教的姬元泉,都凄然一叫,浑身哆嗦起来。
  
  一缕缕,从那银色光球内延伸而来的寒意,令他的灵魂意识都被冻住,他种种精妙的空间异力,竟再也不能在自身的识海泛起波动。
  
  “连灵魂意识,都能冻结的力量!”
  
  他牙齿直打颤,“储睿!传说中,当年我们人族的冰帝玄瑀,冰寒之力修到极致,才能以寒意,冻结我们这类存在的魂念啊!”
  
  储睿脸色更难看了。
  
  银色光球,飞逝向聂天时,结晶化,内部寒光熠熠,有数不尽的极寒法则,以银亮光线的方式具象化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一颗被聂天释放出来的,刚凝炼出来的灵气球,一接近那银色的,晶体化的光球,就被冻住。
  
  在那灵气球内部,种种浑浊的力量,都似被强行凝为寒冰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剩余的,被聂天凝炼出来的灵气球,呼啸而出。
  
  寒气侵蚀前,聂天在其中的意念,引爆灵气球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所有的灵气球,都在顷刻间爆裂开来,可那些混乱的,来自于不同属性力量的光芒,才溅射出来,便被寒力动静。
  
  一道道光芒,有赤红而,有黑色,有青绿色。
  
  可颜色各异的光芒,在极寒之力的冰冻下,居然成为一根根细长的冰丝。
  
  “竟然,连最纯粹的能量光芒,都被极寒之力冷冻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