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极炎之火
    五颜六色的冰莹晶丝,密集地,在聂天和游奇邈之间呈现出来。
      银色光球所过处,寒意渗透,一切有形、无形之物,皆被冰冻。
      神念,灵力光芒,空间,包括声音……
      由聂天凝炼出来的,一颗颗灵气球,全部爆灭,未能阻止那银色光球分毫。
      晶体化的光球,透亮的球体看起来,宛如一球状的域界,一颗晶莹的星辰。
      “喀!”
      只是注视着那冰莹光球,聂天的眼角,都有冰光溅射。
      “最极致的寒意!”
      感受寒流,因冰莹光球的临近,潮水般吞没而来,他不自禁地,打了一个寒颤。
      “极致的寒,那么……”
      他的生命血脉轰然爆发,鲜血在筋脉流淌的声音,如长江大河在奔涌。
      浓郁的气血之力,浇灌向炎龙铠。
      铠甲披戴下来,他那巨型化的躯身,如一尊古老时代的火焰真神,汹涌地燃烧着。
      “圣域!”
      火焰圣域,星辰圣域和草木圣域,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发。
      璀璨的星芒,一点点地浮现,凝为一片。
      星幕罩天!
      炽烈的火焰光圈,如界壁般,裹缚着他那具燃烧的火焰巨身,在这庞大身躯脚下,则是一块生机盎然的陆地。
      陆地,为草木圣域的实质化!
      圣灵树,七十二根树枝,在那块陆地生长着,疯狂地吞吐着能量。
      “喀嚓!”
      忽然间,被游奇邈极寒之力冻结的,一条条五颜六色的冰莹晶丝,爆灭开来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冰丝中,所含的星辰、火焰和草木能量,成为碎小的晶粒,自然而然地融入到聂天祭出的领域。
      神秘莫测,瑰丽绚烂的星辰领域中,那株天星花慢吞吞地攀升着。
      天星花的枝叶,似将遥远无际的星河深处,点点繁星之力,都纳入进来。
      星幕笼罩中,聂天那火焰圣域中,拓印至炎陆的繁复到极致的大阵,悠悠转动,每转动一次,都仿佛将一种火焰力量的规则真谛,给显化出来。
      执掌着阴阳混天镜的游奇邈,眼瞳深处,异象接连浮现。
      他一金一银的眼瞳,似在忽然间,变成映照着宙宇的窗口。
      从中,能看到黑夜白昼的变迁,四季更替,日月浮沉轮换,众生死亡、新生,等等一幕幕的场景。
      “游奇邈……”
      “太始混天诀,竟如此玄妙莫测。”
      “照我来看,太始天宗传承的法决力量,完全不逊色四大古老宗门。千万年来,太始天宗之所以未能成就为古老宗门之一,可能只是欠缺一个,如游奇邈般的人物。”
      “今天,这样的人物,终于出现。”
      所有观望着游奇邈,看着他眼瞳异象的炼气士,都生出这样的念头。
      游奇邈眼瞳中的异象,他们在任何一位顶尖强者处,皆未能见识到。
      谁都想不到,跨入到神域后期的游奇邈,竟如此强大。
      储睿,叶文翰,姬元泉等人,望着他向聂天下手,一动不敢动。
      因为,游奇邈一共凝炼出,两枚奇异光球。
      一金,一银。
      他向聂天动用的,只是那枚银色光球,以极寒之力冻结一切。
      确实仅一击而已。
      那金色的,释放出极致炎热的光球,始终漂浮在他身侧,仿佛在警告储睿、叶文翰等人,休要多管闲事。
      银色晶亮光球,展现出来的恐怖威能,那种冻结空间、无形、有形之物的力量,已令储睿等人惊掉下巴。
      金色光球内的炽烈炎能,自然不遑多让。
      “算了,静观其变了。”
      姬元泉颓丧地,轻叹了一声,对储睿、叶文翰、窦天辰、祖光耀,都使了一个眼色。
      那意思,游奇邈连那炽烈的金色光球,都没动用,特意去防备他们,他们就不要自寻没趣了。
      “以聂天之能,以其所修的灵诀秘法,以其变态强盛的体魄,就算挡不住,应该也死不了。”窦天辰凝神细细观望,“他星辰圣域中的,可是天星花啊!聂天死了,以他的力量和手段,都能复活过来!”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又稍稍振奋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晶亮的冰莹光球,慢悠悠地,终漂浮而来。
      “蓬!”
      千万寒芒,混杂着星辰光烁,骤然炸裂。
      聂天的星辰光幕,如在顷刻间,成为最绚烂的一场烟花秀,流溢出来的星点和冰芒,耀的所有人眼睛都不能直视。
      天星花继续攀升,在极寒之力的渗透下,熠熠生辉,未被冰冻。
      可聂天的星辰圣域,则承受不了那亿万道极寒之力的穿透,霎那间,就解体崩灭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一股梵灭万物的恐怖气势,从聂天的火焰圣域爆发,那拓印至炎陆的最强火焰大阵,疯狂运转。
      聂天的生命气血,体内的火焰灵力,皆流逝向大阵的阵眼。
      忽然,他奇异的感应出,通过他的火焰圣域,通过那火焰大阵,他和极炎星域的炎陆,生出了感应。
      炎陆,深埋于地底之中的,那座真实的火焰巨阵,也被激发启动。
      旋即,一簇橘红色火苗,就在他火焰圣域内,那阵法的阵眼内,慢悠悠地凝现而出。
      橘红色火苗,透露的气息,为极炎星域的神火!
      火苗,被神火赋予了一缕力量!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橘红色火苗,突飞向游奇邈释放的,那晶亮的冰莹光球。
      火苗和冰晶光球,立即碰撞,无数玄妙的,暗含火焰和寒冰至理的大道奥义,法则秘术,从火苗和冰球爆发,相互冲突蚕食。
      其光芒照的这方星空都夺目至极。
      在场的所有强者,都看不透那火苗和冰晶光球,以何种方式战斗,只能通过神魂,隐隐感受到,有几百种火焰和寒冰的规则奥义,凶猛地纠缠着。
      其间,聂天的炎力,生命气血,还有魂力,都在急剧流失。
      从炎陆而来,被神火赋予了一缕力量的火苗,和游奇邈的冰莹光球争斗,耗去的,竟然是他的大部分力量。
      “蓬!”
      并没有持续太久,冰莹光球,终粉碎爆开。
      漫天碎小冰晶,如星辰般,洒落到分离后的幽影域大地。
      仅剩下指甲盖大小的火苗,像是一块火焰晶块,“咻”地一下,又钻入聂天火焰圣域内,那阵法的阵眼,消失无踪。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在耗去众多气血和魂力之后,被打回原形。
      他又回归本体形态。
      “极炎星域,传说中的火焰之源,那簇最神秘的火焰!”游奇邈怔怔地,看着缩小后,如浮游蝼蚁般的聂天,眼中没一点轻视,“你,还有你的火焰圣域,竟能引动它的力量,并且以你的气血和炎能,供应它的极炎之火。”
      聂天仰头,“你要不要试试,那枚蕴含炽烈炎能的,金色的光球?”
  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游奇邈摇头,“我说了,只一击而已。本以为,这一击能冻裂你的躯身,让你只能转世重修,没有想到你居然可以沟通,极炎星域的那一簇神火,并且能借用它的力量,用作自身的战斗。”
      “段弘文一事,就此揭过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