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章 灵龟破阶
    游奇邈转身离去。
  
      “砰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脚下,那块以草木灵力变幻出来的陆地,如幽影域般分崩解体。
  
      他的脸色,渐渐变得苍白。
  
      “喀!喀喀!”
  
      游奇邈遗落的,那点点极寒冰晶渣滓,坠落到幽影域,令那一块块陆地,覆盖了冰霜,成为酷厉寒地。
  
      冰风呼啸,寒晶般的冰莹雪花,飘洒着。
  
      白皑皑的大地,残存着极寒力量的真谛,嘶啸的寒风中,似传来细语,述说着冰寒力量,一种种的奇妙。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破境后,境界和法力,竟增强到如此地步!”
  
      “残存灵力,衍变极寒真谛,这种神通……已能和往昔的冰帝玄瑀比肩!”
  
      “依我看,极寒和炎力双修,并融为一体的游奇邈,破入神域后期,真正的战力,未必就逊色楚源!”
  
      “楚源?这位通天阁的阁主,怕是都压制不了游奇邈!”
  
      “或许,只有等梵天泽跨入神域后期,和游奇邈境界相当时,方有为通天域的破碎,讨回公道的可能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众多外域的圣域炼气士,热议纷纷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中,有部分修炼寒冰力量者,福至心灵地,飞落向那一块块冰寒刺骨的陆地,从那些被游奇邈遗落的寒晶大地内,去参悟,去捕捉游奇邈感悟的极寒真谛。
  
      “咦!”
  
      就连殷娅楠,还有那条九阶的冰血蟒,落入一白茫茫的大地,沾染那残留的森寒气息,都似被触动,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,实乃雄杰!”姬元泉叹服。
  
      储睿沉着脸,没做评论,可他在游奇邈离去后,终想通为何梵天泽要不顾一切地,在此敏感阶段,不是等候楚源的归来,而且坚持去寻求境界的突破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,他是知道能战胜游奇邈的,唯有他本人吧?”储睿内心自语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直到此刻,董丽才裹着浓稠黑暗,呼啸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一股磅礴的气血,黑色光柱般,冲霄而起。
  
      黑玄龟的一声嘶啸,惊天动地,在每一强者心灵震荡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的那条冰血蟒,吐着信子,正一点点地,采集着细小至极的冰寒晶粒,听到黑玄龟的嘶啸,吓的当即一动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那灵龟,终要再次进阶,跨入十阶了么?”殷娅楠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精神萎靡的聂天,在各类驳杂的星空能量狂流中,慢慢呼吸。
  
      他的星辰、火焰、草木圣域,又慢吞吞地复原,天星花依然璀璨,那奇异的火焰法阵,也继续流畅运转着。
  
      那块生机盎然的陆地,圣灵树和七十二根树枝,帮助他抽离着草木能量。
  
      他在尽可能地恢复力量。
  
      黑玄龟的异动,令他的心脏,都生出感应,“十阶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,我就知道即便是游奇邈,也不能拿你怎样。”董丽从黑暗走出,“宋澈泉死了,幽影会剩下的上官植,你看着办吧。那憨货,要冲击十阶血脉了,我要为它寻觅一个,适合它进阶的宝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适合它进阶的,宝地?”聂天一愣。
  
      董丽表情有些古怪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是它……自行挑选的。”
  
      黑玄龟还在浓稠黑暗中,那黑暗犹如一片墨汁黑云,还在吞没着,这片星河的光亮,永无止尽般。
  
      “何处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通天星域。”董丽略有些尴尬,瞅了一眼叶文翰,说道:“就在粉碎的通天域那边,那里,就是它选择的破阶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叶文翰失声尖叫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感到困惑。
  
      “那头将通天域摧毁的撕裂巨兽,在那边,应该遗留了一些气血之力。”董丽解释。
  
      储睿轰然一震,“什么意思?撕裂巨兽毁去通天域,却遗留了一些气血之力,刻意地,留给它?”
  
  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董丽干笑着,“具体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它着急于破阶,而且智慧大幅度提升,已经能和我无障碍地进行灵魂交流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有一条,明显是被裴琦琦,以界宇棱晶打开的空间缝隙,大大咧咧地绽开着。
  
      无边黑暗涌入缝隙。
  
      黑暗渐渐褪尽,董丽和那黑玄龟一道儿,穿过了空间缝隙,从这方天地消失。
  
      似乎已意识到,当游奇邈放弃继续下手后,聂天将再也不会遇到危险,裴琦琦也尾随着董丽,一道儿离去。
  
      忽然间,所有人都有点蒙。
  
      黑玄龟要冲击十阶,特意去分裂的通天域,从那里找寻力量。
  
      那力量,还是撕裂巨兽,刻意为它遗留?
  
      “聂天,董丽的那灵龟,和那头星空巨兽,有什么关系?”储睿再也忍不住,“撕裂巨兽在捣毁通天域之后,并没有立即恢复灵智,还在那片星域横行无忌,在吞没着,别的域界,吸纳着更多的能量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摇头,“别问我,我也不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幽影域的上官植,状若癫狂,神情狰狞,在远方咆哮着,“你毁我幽影域,令我幽影会千万年的基业,毁于一旦!幽影会,和你誓不罢休!终有一日,蒋会长会从墟界归来,我期待着那天,他会为幽影会门人报仇的!”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?”聂天扯了扯嘴角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我还记得,你不久前还说过,蒋塬池和你们幽影会,早就没什么干系了?”
  
      上官植眼神凶狠,死死瞪着他,没有答话。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回来又怎样?”聂天神态自若,“他还没有踏入神域后期,他便是回来,也奈何不了我!至于你上官植,算了,反正段弘文、宋澈泉死了,你幽影域也碎裂了,就当你幽影会付出代价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挥挥手,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走吧,你就等蒋塬池回归吧。”
  
      神之法相如汪洋雷池的莫千帆,陡然收缩,恢复为常态,道:“上官植,你好自为之!”
  
      上官植扭头,看向储睿,还有叶文翰等人,气焰渐渐收敛。
  
      他猛地想起,蒋塬池还没有如游奇邈般,进入到神域后期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蒋塬池赖以横行的臌肶,也被巫寂带走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蒋塬池,若是从墟界归来了,真就能奈何聂天?
  
      上官植忽无比沮丧,他没有再敢留下一句狠话,最终,他只是留念地,看了一眼分离后的幽影域,背影凄凉地飞走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他消失时,聂天的星辰、火焰、草木圣域,齐齐从这片残破天地,吸纳着能量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去通天域那边,看一下情况。”他知会莫千帆,“小心一点,你们不要和那撕裂巨兽靠近。唯有裴琦琦,借助界宇棱晶,离撕裂巨兽近了,也能从容而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。”莫千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储睿等人,看聂天这边安然无恙,游奇邈退走,都好奇在通天域那边,会发生什么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叶文翰,他不断催促着,要众人去通天域一探究竟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丢下这句话后,储睿要姬元泉打开空间,旋即和那些本来想要援助聂天的宗门强者,又飞逝而去。
  
      这边战役结束,远道而来的其它域强者,也好奇通天域的变故,默然观察半天,见聂天只是恢复时,都悄悄离去。
  
      只剩下,一部分修炼极寒之力,试图从下方冰寒碎地中,参悟寒冰法则者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聂天又动用生命血脉,以巨型化的形态出现。
  
      这方星河中,众多星辰、火焰、草木力量,以更快地速度,向他聚涌。
  
      下方,那条九阶的冰血蟒,忽发出悲鸣。
  
      它“吱吱”尖叫着,催促着殷娅楠,要殷娅楠带它走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殷娅楠从静坐中醒来,望着它,顺着它的冰冷蟒眼,注意到了巨型化的聂天,“是因为他?他,令你感到恐惧不安?”
  
      冰血蟒连连回应,蟒兽轻点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