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威逼利诱
    “咻咻!”
      一缕缕,晶莹的冰光,受冰骨大尊的骨身吸引,自然融入其中。
      游奇邈残存的,以极寒之力衍变的奥义法规,在冰骨大尊到来后,竟迅速崩灭。
      他的到来,让那些修炼寒冰之力,如殷娅楠、冰血蟒般的生灵,都瑟瑟发抖,似被冰骨大尊的气血海,慢慢渗透到血肉。
      “聂天。”
      冰骨大尊展开骸骨不破身,宛如一座巨大冰雕,剔透明亮,有白莹莹的气血之力,暗含着死亡真谛,于他骨膜游荡。
      比起在寒渊星域,冰骨大尊的气血,更为惊人。
      “离成就高阶大尊,只差半步。”聂天只看了一眼,他那神秘的生命血脉,就判断出眼前的冰骨大尊,似乎很快就能勒破血脉的界限,踏入到高阶行列,能够和骸骨族的晶骨大尊般,成为异族至尊。
      高阶大尊,方为至尊行列!
      “你不在那寒渊,以冰帝玄瑀陨寂后,残存的极寒之力冲击血脉,来此作甚?”聂天神色不善,“以你的血脉成就,不应该是奔着游奇邈,那遗落的零星力量吧?”
  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冰骨大尊操着别扭的,拗口的人族语言,说道:“你应当知道,那寒渊是你们人族冰帝,爆灭的神域,结合那星域的特殊,慢慢变幻而成。”
      聂天点头。
      玄清宫的俞素瑛,之所以在初始,坚定地站在他这边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,待到他足够强大时,能依仗他的力量,从冰骨大尊的手中,将寒渊夺取。
      寒渊,缭绕着冰帝玄瑀遗留的极寒奥义,能够帮助她师妹玄清踏入神域,甚至中后期。
      冰骨大尊的眼眸,俯瞰着底下惊惧不安的那些人族族人,漠然道:“他们,不配聆听你我之间的对话。”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一股股寒流,从冰骨大尊腋下孕育而出。
      寒流如冰瀑寒溪,将包括殷娅楠、冰血蟒,还有穆碧琼在内的众生,给带离向极远之地。
      数秒后,一片寒光晶莹的结界,以气血揉炼而成,将这方天地封禁。
      通过透明的结界,聂天能看到殷娅楠、穆碧琼,还有那些修极寒之力者,并没有死亡。
      那些人被送出去后,打着寒颤,正惊疑不定地看向他的方位。
      只是他们眼神的有些迷惑,似没法瞧出,他和冰骨大尊的踪影,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。
      “好了。”做完这一切,冰骨大尊说道:“我听闻,你曾答应玄清宫,将来助他们夺取寒渊?”
      寒渊星域的极寒宫,完全被冰骨大尊掌控,他能从极寒宫得到这样的消息。
      聂天沉默。
      “寒渊,我可以舍弃。”冰骨大尊话锋一转,“事实上,过了这么久以后,寒渊内冰帝玄瑀爆灭神域,烙印下来的极寒真谛,我差不多参悟透了。那寒渊,我可以赠送给你,让你做为人情,交给玄清宫。”
      聂天一震,“为何?”
      “寒渊对我的帮助已经有限了。”冰骨大尊表态,“我听闻,你所在的七星界海,能直接连通墟界。唯有你,还有裴琦琦,或许才有力量,令那通道敞开来。我来寻你,就是以寒渊为条件,望你在开启海底界门时,我能通行。”
      “你想去墟界?”聂天愕然,“去墟界,应该有别的方法吧?灭星海,也能前往墟界,你为什么没有从灭星海,往墟界进发?”
      “灭星海……”冰骨大尊眼眸深处,竟有几分惧意,“灭星海的确是人界,和墟界连通之地。你们人族那些巅峰强者,包括元魔大尊,晶骨大尊,冥河大尊和九幽大尊,应该都是通过灭星海,往墟界而去。”
      “我也想从灭星海穿行,可惜我的血脉尚未跨入高阶。不入高阶大尊行列,想安然无恙地,从灭星海前往墟界,实在艰难。”
      聂天脸色深沉,“只是穿过灭星海,都那么凶险?”
      冰骨大尊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如今的灭星海,局势太复杂。即便是我,都没有十足把握,能顺利地渡过灭星海。所以,我想到了七星界海,那能连接墟界的通道。我还知道,你们人族那位新晋的神域后期者,就是从墟界得到了机缘。”
      “墟界,你对墟界知道多少?”聂天冷哼。
      墟界三大奇族的白骨族,就是骸骨族的血脉源头,一旦给冰骨大尊去了墟界,怕是会迅速被白骨族同化,将来成为人族大患。
      甚至,有可能冰骨大尊已经和墟界的白骨族,有了什么灵魂沟通,受那边的唆使,以寒渊为引诱,让他去开启界门。
      一念至此,冰骨大尊还没有答话,他就又再次开口,“七星界海的界门,暂时不会开启。界门开启,就意味着我们人界,暴露在墟界生灵眼中。我可不想在人界,被那些域外强族威胁时,再去面对墟界的生灵!”
      “寒渊,是不是不够?”冰骨大尊眼神一冷。
      聂天咧开嘴,嗤笑一声,说道:“冰骨大尊,你不会以为,我还是和当初在寒渊星域时那般吧?我知道你的厉害,但你要是想要威胁我,现在怕是做不到。”
      承受了游奇邈一击,躯体再次淬磨后的他,信心大增。
      神域后期的游奇邈,都没办法以极寒之力,令他死亡,等阶要弱半分的冰骨大尊,凭什么?
      何况,这里是人界,是他的地盘!
      “我听说了你的厉害,知道你和游奇邈的战斗。”冰骨大尊的语气,逐渐阴寒,“你,我或许不能一瞬击杀,可你身边的那些人呢?聂天,你应该知道,并非是一个人。而我,则是孑然一身,极寒宫的死活,甚至骸骨族会不会灭族,我都不会在意。”
      聂天脸色一变。
      这种不顾一切,无情无挂的家伙,他见识过。
      当年的赵山陵,就是这类人,没有什么东西能威胁他。
      “哧!”
      寒流从结界,如溪河流淌向观望的殷娅楠、冰血蟒,还有穆碧琼。
      寒流内部,数不尽的血脉晶光,绽放出银白色的辉芒,还有浓郁的死亡气血,轻而易举地,令殷娅楠、冰血蟒还穆碧琼,包括那些修炼极寒奥义者,都冻做一块块冰雕。
      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因本身是人族,自重身份,还要为宗门考虑,可不敢如此肆无忌惮。
      他不敢,冰骨大尊却可以。
      转瞬间,那些和聂天有关和无关者,都被冰骨大尊的寒力冻结,而且有明显的死亡气息,一点点地侵蚀着。
      “你看到了,我要是愿意,他们会一下子死亡。”冰骨大尊一开口,就充盈着严寒杀意,“不止是他们,你们陨星之地、垣天星域和天莽星域,人族众生,和你有关的亲人,我都能过去袭杀掉。”
      聂天脸色僵硬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