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时光再现!
    “聂天!救救我们!”
  
      “求你!”
  
      有细微魂音,如幽魂轻泣,从那一尊尊冰雕荡漾出来。
  
      化作冰雕的,那些圣域级别的强者,口不能言,行不能动,却能以灵魂之音,让聂天听到他们的呼喊。
  
      可聂天,并没有多看他们一眼。
  
      他只是,望向和他有干系的,出自御兽宗和极乐山的两个女人。
  
      冰寒岩晶,覆盖在那两具一矫健火辣,一高挑纤柔的酮体上。
  
      但殷娅楠和穆碧琼,没有以灵魂之音,向他发出哀求。
  
      丝丝缕缕,灰褐色的流光,在两人白皙脖颈处,在她们的额头,还有明亮的眼眸深处,时而绽现。
  
      那便是冰骨大尊的死亡气血。
  
      即使冰骨大尊没有立即痛下杀手,被死亡气血侵蚀久了,殷娅楠和穆碧琼的生机,也会慢慢衰竭。
  
      至此真正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唔。”
  
      冰骨大尊通过他的眼神,一下子就判断出了,他真正在意的对象。
  
      “喀嚓!”
  
      一位修炼极寒之力,境界达到圣域中期,灵魂动荡最汹涌的炼气士,一身岩冰,在冰骨大尊指头轻弹时,突然崩碎。
  
      一起崩碎的,还有那位炼气士的血肉,包括极寒圣域。
  
      “废话太多。”冰骨大尊咕哝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还在竭尽所能地,释放着灵魂动荡,想要唤起聂天注意的那些炼气士,顿时噤声,再没有一缕魂念掀起。
  
      冰骨大尊抬手一抓。
  
      两股寒气,将殷娅楠和穆碧琼化身的冰雕,给抓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和穆碧琼,成为两团冰球,分别落入冰骨大尊,祭出骸骨不破身后的巨大手骨。
  
      裹住两女的冰球,在他冰莹森寒的掌心,如两团雪球,置在苍茫的冰寒雪地。
  
      死亡气息,怪蛇般,钻入冰球中。
  
      穆碧琼和殷娅楠,即便被冻着,可她们的眼瞳深处,分明有刺骨痛楚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这两个女娃,都非常不凡。”以冰骨大尊的血脉等阶,以他漫长的寿命和见识,一眼就看出,不论是穆碧琼,还有殷娅楠,皆身怀奇妙,“她们天赋不错,体内的力量,比绝大多数同阶的族人强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容貌,应该也是很美丽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覆盖穆碧琼的面纱,突然炸为冰屑。
  
      常年被面纱遮掩的,穆碧琼那张清冷绝美的脸颊,瞬间呈现在聂天眼前,如一幅幽美的画卷。
  
      “就这样死了,是不是太可惜了?”冰骨大尊道。
  
      聂天突进退两难。
  
      “你如果不肯答应,她们只是先行者。”冰骨大尊的眼瞳,无情冰光冷冽,“我当年和晶骨大尊一战败北,就脱离骸骨族。我,并没有血脉后裔,我没有丝毫牵挂。我早已打听清楚,你聂家族人,你的亲人,在禁天星域一破碎域界,我能杀光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人界,除游奇邈之外,无人能真正阻挡我的杀戮!”
  
      “陨星之地,天莽星域,还有垣天星域,只要我下手,将生灵涂炭!聂天,你最好考虑清楚,是你的亲人麾下重要,还是那界门的开启重要!”
  
      “我,前往墟界,也不过是想要在墟界内,将我的血脉提升到高阶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我进去,于你而言,没太大损失!更何况,我还将寒渊,割舍给你做人情,让你帮助玄清宫的神域者,获得更强大的力量!”
  
      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一字一顿地,或威胁,或利诱着,要聂天乖乖就范。
  
      聂天怒火汹涌,却在苦思冥想之下,找不到办法。
  
      孑然一身,只差一步就能问鼎高阶大尊的冰骨,以他亲人家眷来威胁,还真是击中了他的软肋,令他一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。
  
      “界门,界门一旦开启,墟界那边的三大奇族,怕是会趁虚而入。冰骨大尊,极有可能受白骨族的鼓动,刻意为之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脸色阴晴不定,眼神连番变幻,始终拿捏不定主意。
  
      “谁?!”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冰骨大尊骤然厉喝。
  
      “咔咔咔!”
  
      他那巨大手骨,一根根骨节,变得僵硬。
  
      被其极寒血脉,禁锢着的殷娅楠和穆碧琼,岩冰猛地炸碎,两女霎那间,就被解禁,化作两道流光飞走。
  
      冰骨大尊那森寒冰莹的骨身,那一双如冰球般的眼眸,四处巡视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突然,冰骨大尊发现他活动的脖颈,都有点费力。
  
      在其庞大骨身天穹深处,有奇异的流沙,暗含时间真谛,挥洒下来。
  
      每一粒流沙,落在冰骨大尊那具金光熠熠的骨身,都宛如一古老的域界,轰然沉落,压的冰骨大尊都喘不过气来。
  
      他那庞大骨身,更是一节节地,往下方星河沉落。
  
      “时间!时间之力!”
  
      冰骨大尊目露惧意,他从每一粒流沙中,都感应出时间的气息,他恐怖地察觉到,他所在的那一片天地,时间竟在飞逝着……倒流!
  
      他数千年来,以寒渊辛苦凝炼出来的气血之力,正离他而去。
  
      他在骸骨族,被晶骨大尊击败,那毕生难忘的屈辱一幕,似随着时间的倒流,即将再次上演。
  
      他绝望地嘶啸。
  
      他主宰着极寒宫,自然知道发生在人界的,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唤动的臌肶,本以无敌姿态,横行各大域界,最终因那条时光长河的出现,臌肶都被带离,至今不知去了何处。
  
      他还在骸骨族,还没有从灵界降临人界时,就知晓臌肶的厉害。
  
      臌肶,都在那条时光长河的力量下,毫无反抗之力,他岂能躲过?
  
      这一刻,他才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,如今的时代,能沟通时光长河的那位,恰是聂天的授业恩师。
  
      “千算万算,没有算到那位啊!”他懊悔地呐喊。
  
      旋即,那条绚烂长河,承载着时光之力,不知从何而来地,倏然延伸下来。
  
      延伸向,冰骨大尊的头顶,延伸向,冰骨大尊的庞大骨身。
  
      冰骨大尊张大嘴,空洞地,想要呐喊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  
      时光长河终覆盖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
      近万米高,如一座冰山般的冰骨大尊,宛如一尊傀儡,如木偶般,被扯入那条时光长河。
  
      一落入时光长河,本巨大无比的冰骨大尊,似成为一点米粒,缩小了亿万倍。
  
      冰骨大尊,如一粒沙,一粒米,沉淀在时间长河。
  
      溪河又往天穹极致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师傅!”
  
      眼见那条时光长河,又要像上一次带离臌肶般,从眼皮子底下离去,聂天仰天呼喊,希望他的声音,能穿透时光长河,被巫寂听到。
  
      惊奇地是,这趟,他当真得到了回应!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