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大能陨灭地
时光长河,依然在缓慢消失。
  
  除聂天外,在场所有的生灵,不论是人,还是如冰血蟒的灵兽,都在前期的惊愕后,似被时光定住。
  
  殷娅楠和穆碧琼,明耀的眼眸中,并没有丝毫情绪变化。
  
  这说明,她们的时间,就此定格在这一刻。
  
  整个天地,唯有聂天的呼喊声,层层叠叠,直达天外。
  
  绚烂多姿的时光长河深处,流光交织,一束束流光都似记载着,过去曾发生的事件,代表着一段段岁月。
  
  有众多晶莹颗粒,流沙般,沉淀在河底。
  
  突然间,河底的流沙,似受到某种浮力的牵动,就在那条缓缓消失的时光长河,汇为一虚幻的神影。
  
  巫寂!
  
  虚幻的神影,只有巫寂的面容,并没有躯身。
  
  巫寂的眼瞳,有日月浮沉,有时代的变迁,有众生的轮回更替。
  
  聂天看着他的眼睛,就像是在看着,千万年来,发生在人界、灵界,甚至墟界的,一幕幕过去的画面。
  
  这令聂天轰然巨震,“竟然包括灵界,还有墟界!”
  
  他一直以为,那条神秘莫测的时光长河,只能记载人界的过往,顶多加上灵界。
  
  在时光长河,能看到墟界的逝去过往,岂不是意味着,这条时光长河,在墟界的领土,也显现过?
  
  唯有如此,才能解释出,为何时光长河能窥视到墟界的众生变迁!
  
  突地!
  
  从时间长河内浮现出来的,那巫寂的虚幻神影,似朝着他看来。
  
  在他的感觉中,巫寂的视线,似穿透了一层层空间。
  
  “师傅!”
  
  他再一次地,扬声高呼,直勾勾地瞪着巫寂,道:“您,如今在何处?这条时间长河,从何而来,又将回归何处?”
  
  虚幻的巫寂,似借助通天彻地法力,灵魂逾越层层空间结界,终凝视到他身上。
  
  四目相对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聂天的灵魂识海,骤然掀起惊涛骇浪,他的魂力,如江河决堤般,疯狂流逝。
  
  与此同时,从那巫寂的虚幻眼眸深处,也传递出一段段讯念。
  
  讯念的传递,令巫寂在时间长河凝现出来的虚幻神影,顿时变得飘忽而虚无。
  
  极短时间,巫寂的神影,就随着时间长河的消失,不见了踪迹。
  
  也是因讯念传递,聂天的魂力,不受控制地消耗着。
  
  但,由虚幻的巫寂,从那时间长河内传递的讯念,还是在这期间,于他的灵魂识海内,化为一段段略显零乱的画面。
  
  “隔空传讯!”
  
  画面形成时,聂天顿生感悟,自然而然地就明白过来,巫寂传递那些讯念,耗去了他太多力量。
  
  那些讯念,是隔着无穷空间,甚至是两个域界天地,因时间长河的奇妙,才输送过来。
  
  巫寂,并不在人界!
  
  一幕场景,突在他灵魂识海内,呈现出来。
  
  不知名的璀璨星河,繁星如万千碎钻,有炽烈炎日,和清冷的弯月,如明灯高悬,且数量众多。
  
  一具庞大的木族族人躯身,静静地漂浮着,气血绝迹。
  
  那木族族人的面部轮廓,还有体型,都无比清晰。
  
  他端详数秒,就判定出,静静地漂浮着的木族族人,就是这一代木族的族长,法拓的父亲生木大尊。
  
  据原木大尊所言,他得到第三代生命古树的指引和接见,证实了生木大尊已陨灭。
  
  而生木大尊,据说和古灵族高阶大尊一同,横渡灭星海,去了墟界的神秘之地,欲图打破血脉的终极桎梏,要超脱十阶。
  
  “生木大尊,果然已陨灭,这陨灭之地,这一幕场景画面,莫不成……就在墟界的某个神秘禁地?”
  
  “还是说,我所看到的,乃过去发生的,或,未来即将发生的?”
  
  “师傅,精通时间之力,沟通了时间长河,能洞察过去,还有一丝可能,去窥见不确定的未来。”
  
  “那么,是过去,还是未来?”
  
  “呼!”
  
  又一幕画面,在他的灵魂识海,凭空浮现出来。
  
  那是,一位邪冥族族人。
  
  邪冥族族人,面容和费罗斯特颇为相似,一身浓郁的冥血气息,正在缓慢地,消散在那方天地。
  
  邪冥族族人,只是常人形态,可他逐渐消散的气血,却令那片天地,不断地衍化出,种种玄奥莫测的灵魂真谛。
  
  其中很多灵魂秘法,聂天从冥河内,都曾见过,极为熟悉。
  
  “邪冥族,现任族长冥河大尊!”
  
  聂天再次大惊失色。
  
  不论是生木大尊,还是邪冥族的冥河大尊,皆为高阶大尊,放在灵界和人界,都是横绝一方天地,堪称无敌的存在。
  
  他们,渡过灭星海以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,竟相继陨灭?
  
  脑海画面又一次变幻。
  
  被时光长河从人界带离,和蒋塬池有着默契的臌肶,忽然在聂天的灵魂识海内,清楚无比地浮现。
  
  人族,没有任何人能阻止,能炼化灭杀的臌肶,如今似被撕碎为一截截。
  
  在他脑海的臌肶,此刻,压根就是一个被切断的七彩大虫子。
  
  那,仿佛才是臌肶最真实的形态。
  
  “臌肶!”
  
  连季苍,连屈奕,连楚源当初都无计可施的臌肶,被时光长河带走之后,竟然落得一个如此下场。
  
  臌肶真身之巨大,聂天也有幸看过,比起巨龙族族人,都丝毫不差。
  
  可就是那般强大的臌肶,七彩大虫子一样,被撕扯为一截截,它所有再生的力量,凶名称霸人界、灵界的剧毒之力,似一点用都没。
  
  聂天禁不住地,发出一声惊呼。
  
  旋即,他就发现他的一丝丝魂力,就在这一会儿,已流失殆尽。
  
  脑海中,再没有新的画面浮现。
  
  那条,不知从何而来的时光长河,也早已消失。
  
  “生木大尊,冥河大尊,还有臌肶,都死亡了。”他一脸失魂落魄,垂着头,喃喃低语,“死在,那群星璀璨,日月如众多明灯的奇地。臌肶,也在那里被扯断,这是不是意味着师傅,就在那边?”
  
  “那里,就是墟界的某个神秘禁地吗?”
  
  “能吸引生木大尊,冥河大尊的地方,难道说,真的有能够令高阶大尊的血脉,打破终极的至高力量?”
  
  他忽然觉得,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沉落到时光长河,被他师傅带过去,怕是死多活少。
  
  臌肶,生木大尊,冥河大尊,哪一位不比冰骨大尊强大?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殷娅楠和穆碧琼的惊呼,直到这一刻,才突然想起。
  
  两个女人,像是从一个迷迷糊糊的梦境中苏醒,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她们极力去想,也只记得,当她们被冰骨大尊以寒冰笼罩,弄到冰骨大尊掌心时,仿佛看到神秘莫测的时光长河显现。
  
  之后的一切,她们毫无记忆。
  
  “冰骨大尊呢?”
  
  与此同时,那些别寒流冻成冰雕的,一位位圣域者,也因冰骨大尊的消失,相继挣脱寒冰,苏醒过来。
  
  他们东张西望着,惊慌地,还在寻找冰骨大尊的身影。
  
  “那里,我终会过去!”聂天仰望茫茫星河,眼睛似穿透空间,抵达脑海显现的奇地,“师傅,应该在等着我。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