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苍天不公
    沦为一片片散落陨石地的通天域。
      撕裂巨兽,早已远去。
      众多通天阁的炼气士,穿行在那些域界碎片,漂浮于空的陆地,感知着剑意,寻觅着深埋岩石的灵剑。
      “嗤!”
      时有绚丽光芒,一闪而逝。
      光芒,蕴含着精炼的剑意,乃通神剑阵破碎后,烙印于内的剑芒。
      剑芒具备灵性,而且属于无主之物,通天阁的那些炼气士,一点属性、脾性相合,就能得到剑芒青睐。
      一束束剑芒,皆通天阁的至强遗留,将其炼化到自身,能大大提升境界修为。
      正是如此,失去了通天域的那些人,都在搜寻着剑芒,试图融入自身,希望有朝一日,还能在别的域界,将通神剑阵复原。
      “那里!”
      一位虚域初期的,通天阁的炼气士,降落到一块褐色陨石,突然嗅到一股异常的气血。
      “蓬!”
      那块陨石,不知因何原因,蓬地炸裂。
      一缕缕隐约有撕裂之力,极其浓烈的气血,骤然从炸裂的陨石内,喷薄而出。
      气血如电虹,冲霄而起。
      就见,这片陨石散落的星穹中,有一簇浓稠黑暗区。
      在那里,一头庞然大物的兽影,若影若现。
      境界不足的通天阁炼气士,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是频频看向天穹,满脸迷惘。
      然而,在他们难以通过眼神,看到的黑暗上方,却伫立着一位位人族权势滔天的人物。
      储睿,叶文翰,姬元泉,还有祖光耀、窦天辰等神域者,赫然在列。
      那些人,处在黑暗的更上方。
      从他们的视野,能瞧见碎裂为一块块的通天域,共有近百块碎片,一块块碎片之间,距离有近有远。
      而且,还残存着淡淡的天地能量。
      可此刻,从那近百块的域界碎片内,却不时地,喷薄出一股股怪异的气血之力。
      那些气血之力,如袅袅青烟,浮升而出,立即融入那片黑暗。
      黑暗中,乃董丽,还有那头正冲击十阶的黑玄龟。
      “董丽那丫头的灵龟,怕是……为混血异种。”叶文翰看了许久,说道:“而且,它混杂的血统中,必有一种为星空巨兽!它,或许不是撕裂巨兽,和什么别的异兽混血。但它血脉对应的那头星空巨兽,极有可能和撕裂巨兽熟识!”
      “应该就是因为,嗅到熟识者的气息,撕裂巨兽方才会刻意地,遗留一部分气血源泉,供黑玄龟突破十阶。”
      叶文翰博学多识。
      当初在碎灭战场,深埋于地底的那头,本死亡了的星空巨兽,弄出翻天覆地的动静后,他就刻苦地钻研着,有关星空巨兽的一切知识。
      他隐隐有预感,曾称霸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,并没真正灭绝。
      或许有一天,会有星空巨兽再次走出来,在所有人的眼前,霸烈地出现,让众生再一次,颤栗在星空巨兽的鼻息下。
      如今,他的预感已成真。
      “你是说,有另外一头星空巨兽,和别的灵兽混杂血脉,造就了那灵龟?”储睿满脸惊奇,“那头星空巨兽,和撕裂巨兽之间,是相识的。就是因为这样,撕裂巨兽才会刻意将气血残存,供黑玄龟破阶?”
      叶文翰点头,“那头撕裂巨兽,早就知道黑玄龟的存在。因为从你们那边,我知道聂天曾经和董丽,一同去过浮陆。他还借助黑玄龟的力量,在浮陆斩杀过妖魔族族人,帮助还没有属性的撕裂巨兽,去除掉身上的虱子。”
      侵入浮陆的妖魔大君,被叶文翰,比喻为撕裂巨兽身上的虱子。
  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等黑玄龟的血脉,跨入到十阶,它能否令撕裂巨兽重新恢复灵智?”储睿忽心生期待。
  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性。”叶文翰道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一缕缕,从通天域域界碎片内,飞离出来的气血之力,帮助那黑暗中的黑玄龟,龟壳内的黑暗魔纹,再生奇异。
      本来,有一片片有断层的纹络,神奇地连接起来。
      黑玄龟的血脉晶链,在心脏处,迸射出唯有董丽能察觉的纯黑色光芒。
      其血脉成功进阶!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突然间,因界壁撕裂,因通神剑阵的爆碎,四处溅射后,极难寻觅的一道道剑芒,忽然受到什么吸引,欢快啼鸣着,从不同区域飞逝而出。
      一道道剑芒,极其壮观地,凝炼为一条条剑意溪河。
      每一条溪河,都是一道剑芒汇聚,都暗含一种剑道真谛,被烙印着通神剑决。
      还在搜寻着剑芒,试图融入自身的,那些通天阁的炼气士,瞠目结舌,呆呆地,看向飞逝向远方的剑芒。
      叶文翰也不知所措。
      就连,本来和通天阁的炼气士,属性、脾性相合,主动示好的剑芒,也果断舍弃那些通天阁的炼气士,成为飞逝剑芒的一份子。
      “万千剑芒,都是通神剑阵的核心,如今……”
      储睿瞪大眼,一脸茫然,“叶兄,这些剑芒,都具备不弱的灵性。它们此刻全部飞逝而去,仿佛还奔着同一方向,意味着什么,你能否为我解惑?”
      “它们,就是被打散的通神剑阵!”姬元泉喝道。
      “剑芒含有智慧,在通神剑阵爆碎以后,它们皆是无主之物,会自发挑选新的主人。”叶文翰思索着,突心神一动,“若在此间,有惊天动地的剑道奇才,横空出现,即便相隔千万里,它们也会本能地生出感应,令剑意通明。”
      “何解?”储睿还是不明白。
      “有人,参悟出剑道真谛,引发了它们的共鸣,令它们共尊为新主!”叶文翰深吸一口气,突兴奋地说道:“莫不成,梵兄在那么短时间,就成功破境,踏入到神域后期?”
      “有可能哦!”储睿振奋。
      “不是梵天泽。”忽有一清冷的声音,在黑暗高空突兀响起,裴琦琦抓着界宇棱晶,一双明耀的眼眸,盯着那飞逝的剑意溪河,瞥了一眼,说道:“吸引它们,令它们主动前往投奔的,乃流云剑宗的尹行天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!”
      “尹行天那老怪,突破到神域了?”
      “他突破到神域,也只是初期啊!我通天阁千万年时间打造的通神剑阵,一缕缕含有剑道真谛的力量,竟然奔着他而去!苍天不公啊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