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剑气冲霄!
    流云剑宗,云海翻涌。
      山巅阁楼,遗世独立地,似立在苍茫云海深处。
      突地。
      造型古朴粗犷的阁楼,大放神辉,有一束束晶亮的剑光,冰莹蛛丝般,从阁楼内飞溅而出。
      “宗主!破关而出!”
      “宗主破境了!”
      域界八方,许多剑搂,剑山,剑池处,流云剑宗法力精湛的炼气士,眼观天象,都从云海的异常变动,嗅到尹行天的境界增进。
      “咻!咻咻咻!”
      深埋于域界大地,深海,还有岩山冰峰内的,一缕缕剑意,顿时飞出。
      那些剑意,乃流云剑宗的先贤大哲,参悟天地奥妙,并回馈给天地的精妙剑道真谛,本是供流云剑宗的门人,去悉心感悟的。
      犹如,破碎域的五行片区,所烙印的五行玄奥。
      此刻,那些由流云剑宗的一位位先辈,将毕生感悟的剑道真诀,以神力融入大地深海的剑意,竟齐齐飞出。
      “破境,引万剑朝宗!”
      “宗主,不愧是绝世大才啊!流云剑宗的振兴,有望了!”
      “老朽苟活千万年,竟有幸能看到,剑道极致,所谓的万剑朝宗盛况!”
      有流云剑宗的耄耋老者,望着“咻咻”地虚空飞逝,向那云海阁楼而去的剑光,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      传说中,唯有参悟出剑道极致玄奥,皆一心向剑者,方有可能在破境时,引发周边剑意的欢呼,主动来朝拜。
      在人族历史中,似乎只有通天阁,曾出现过如此奇才。
      谁能料到,流云剑宗的现任宗主尹行天,打破境界桎梏,刚跨入神域,就引发剑意的共鸣,从各方过来表示出亲近?
      “尹行天!”
      “竟然是这位老怪!”
      一条绽裂的空间缝隙处,储睿、叶文翰等人,神色怪异地,望着那云海茫茫的域界。
      那域界,缭绕着苍茫雾海,如一硕大气球。
      流云剑宗,就坐落于内。
      如储睿这般人物,施展灵魂秘术,那域界在他来看,如观掌纹脉络。
      域界内的一草一木,流云剑宗的一位位圣域、虚域强者,皆清晰可见。
      叶文翰颓丧道:“居然是他。”
      人界众多宗门势力,剑道以通天阁为尊,流云剑宗要弱一截。
      千万年来,在剑道一途,通天阁也永远压制着流云剑宗,从没有任何时期,流云剑宗能在剑道上,去挑战通天阁。
      因为,迄今为止,流云剑宗也没有诞生过一位,能达到神域后期的巅峰强者。
      可今日,尹行天冲破神域的那一霎,不止是引发流云剑宗的,一道道剑意的呼应,还令碎裂通天域的,组成通神剑阵的众多剑芒,有了共鸣。
      叶文翰难以接受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裴琦琦特意地,动用界宇棱晶,在通天域和这方域界,开辟出新的空间缝隙。
      嗅到尹行天的漫天剑意溪河,聪慧地,钻入那条空间缝隙,一条接着一条,越过那苍茫云海,向尹行天闭关的阁楼而去。
      “尹老怪的寿龄,本要耗尽。他毕生的修炼,都是围绕着剑道,从没有一丝偏移,没有一丝怀疑。”虚灵教的姬元泉,心生感慨,“以年龄来看,他比起你我,并不年轻。在同境者,逐个尝试跨入神域,或成功,或失败时,他始终没着急,还在一天天地淬磨剑道。”
      “没想到,他还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啊!”
      从通天域而来的,四大古老宗门的那些当世强者,流露出敬佩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云海似被万千剑意,给分裂开来,将那山巅阁楼,呈现在域界内,还有域界外,所有的强者眼前。
      山巅阁楼上方,漫天的剑芒交织,剑意欢呼着低鸣。
      仔细去看,数不尽的剑芒剑意,隐隐间,竟成为一圆弧形的光圈,神辉如光晕般,处在阁楼上,似在庇护着尹行天。
      “通神剑阵!”
      “不错!那,就是微缩以后的通神剑阵!”
      “我通天阁的,一代代强者造就的通神剑阵,竟然成就了尹行天!”
      “执掌着通神剑阵,尹老怪又跨入了神域,他的战力,岂不是要超越所有同境者?”
      “你太小看通神剑阵了,这座由通天阁的一位位先辈,打造出来的绝世阵法,在尹行天的掌控下,恐怕能斩杀神域中期者!”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为之哗然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幽影域。
      冰骨大尊被时间长河的力量,给带离以后,被其冰冻者,都恢复自由。
      殷娅楠和穆碧琼,还在心有余悸地,说着冰骨大尊的强大,和时间长河的神秘。
      而聂天,经过一番深思后,已取出魂晶,来恢复消耗的魂力。
      待到一枚枚魂晶,被他给炼化,他耗去的魂力,迅速地恢复过来以后,他才吸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:“这片化为废墟的幽影域,周边的星海,残存的各类能量,几乎快要被我吸纳干净,我要换个地方了。”
      不等殷娅楠和穆碧琼多言,他突然飞身而去。
      数日后。
      他在邪冥族活动的幻渊星域出现,轰杀了两位,邪冥族的九阶大君,还有众多八阶的邪冥族族人。
      又是一阵子后,他又在骸骨族出没之地,抹杀了一位骸骨族大君,近百骸骨族族人。
      随后,有妖魔族的族人,潜隐之地,也被他给摸上来,痛下杀手。
      撕裂巨兽出现在通天星域以后,不论是古灵族族人,还是各大异族强者,都纷纷从通天星域退离。
      退出的那些异族族人,其实绝大多数,都没有回归灵界。
      他们分散开来,在人族的一些中级、高级星域活动着,寻找着适合他们生存的域界,并顺手处理人族族人。
      人族内部,因忙于内乱,都没空理会。
      经历了冰骨大尊的胁迫,聂天透过他师傅巫寂,传递过来的讯息,看到一幕幕不可思议的画面后,对力量的渴求,变得更加的贪婪。
      他气血的增强,血脉的进阶,生命净化对躯体的洗涤,都需要磅礴气血。
      而异族强者,在他眼里,就是庞大气血的供应者。
      因此,他四处奔赶着,在人族的各大域界,去猎杀还在活动的异族族人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明黄色域界的界壁处,一位背生黑翼的妖魔大君,拼命地飞逝。
      “别浪费时间。”
      一杆赤红神矛,洞天裂地,一闪而逝。
      那位高三千米,气血海为深紫色的妖魔大君,如被彩虹贯穿,就在域界之外,鲜血狂飙而出。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神色淡漠地过来,铁钳般的大手,揪着妖魔大尊的黑色肉翼,用力一撕。
      九阶的大君,黑翼绽裂,血肉横飞。
      “生命净化,再次淬炼血肉,我要重达九千米。”
      聂天嘀咕着,立即发动生命汲取,就见那尚未死绝的妖魔大君,一声的血肉精气,突然狂涌而来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