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残杀
古Щщш..lā
  
  幽暗的天空,突有一条绚烂缝隙,缓缓绽裂。
  
  如被利刃切割了天幕,有多彩的流光,于内一闪而逝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下一瞬,聂天和裴琦琦两人,就从裂缝穿出,在古尧域闪现出来。
  
  “生命探寻。”
  
  聂天激发出生命血脉,其细若游丝的气血,像是具备生命意识般,在古尧域飞窜着,探察着任何拥有浑厚气血的生灵。
  
  古尧域的众生,在生命血脉的探知下,小到蚊蝇,大到妖魔,一一映照在他脑海。
  
  生命探寻,也是他的血脉,突破到九阶之后,觉醒出来的天赋。
  
  此刻,他在动用生命探寻时,就觉得他的生命之力,将整个域界都给覆盖。
  
  微小的虫豸,巨大的妖魔、灵兽,在他的感知中,如成为或米粒般的光点,或亮若星辰、日月般的光团。
  
  “气血,越是弱小,反应也越小。气血旺盛者,在生命探寻的感知中,就越明耀!”
  
  闭上眼,古尧域的众生,仿佛化为漫天星辰,分布在他脑海,密密麻麻的,怕是有亿万之多。
  
  山涧溪河的游鱼,深埋地底的虫豸,振翅的鸟禽,被擒获的人族族人……
  
  “很是奇妙啊。”
  
  感受着生命探寻的魔力,聂天都有了一种惊奇感,他屹立高空,在发动着血脉天赋以后,古尧域生灵的分布,就囊括脑海。
  
  哪个方位的强者数量多,哪边聚集的人群弱小,都清晰可辩。
  
  其中,真正的至强者,在他的感应识海内,亮若明日,根本无所遁形!
  
  “荒魔大尊,应当不在古尧域,或暂时离开。”
  
  片刻后,聂天睁开眼,说道:“整个古尧域,九阶的妖魔大君,共有两位。八阶的妖魔族战士,有十九位之多。七阶、六阶者,则是数百。其中等阶不一的魔兽,也有数百之多。古尧域的天地能量,被荒魔大尊以魔阵转化,要成为适合妖魔族生存的地方。”
  
  “人族族人,应该被清理了一批,死去者,占了绝大多数。”
  
  聂天如数家珍地,将古尧域的众生分布情况,和裴琦琦道明。
  
  裴琦琦明眸闪耀着异光,轻轻点头,“看来,你的血脉再次突破后,你又觉醒了新的血脉天赋。”
  
  “那边吧。”聂天随手一指,“那处深谷,魔气最汹涌之地。两位九阶的妖魔大君,都在里面。”
  
  “好。”裴琦琦又一次动用空间之力。
  
  幽幽深谷,魔气浩荡。
  
  待到裴琦琦和聂天两人,突然在山谷上方降临,所有缩在魔窟,还有山洞处的妖魔族族人,皆恐惧地惊叫。
  
  那些人,都是荒魔大尊的追随者,是荒魔大尊的家族成员。
  
  他们,都认得裴琦琦,知道正是眼前的恐怖女人,斩断了荒魔大尊的一根臂膀,差点让荒魔大尊不能活着脱身。
  
  “种族之战,就是这般残忍,不是他们死,就是……”
  
  裴琦琦挥袖,一道道锋锐的明光,将山谷内涌动的魔气,给切的支离破碎,带入一条条流光绚烂的空间缝隙。
  
  黑紫色的魔气消退,山谷内的场景,完全显现而出。
  
  聂天眯着的眼中,寒气如冰刀。
  
  深谷一角,人族族人尸身遍地,白骨堆积。
  
  有一头头魔兽,以人族血肉为食,那片区域蚊虫飞舞,刺鼻腥臭味冲天。
  
  另一角,有几位衣着讲究的高阶妖魔,端坐着高台,手中的高脚杯内,盛着殷红美酒,那些酒,聂天嗅了一下,便知乃豆蔻年华少女的血液。
  
  魔兽,以年老色衰的人族为食,高阶妖魔,将少女之血视为甘甜美酒。
  
  古尧域如此,其它被妖魔、邪冥、幽族族人侵入的域界,那些弱小的人族族人,下场恐怕也是如此。
  
  弱肉强食,在人族没有参悟炼气之术,还在被奴役时,落在妖魔眼中,和牲畜有何区别?
  
  “都该死。”
  
  裴琦琦看了几秒,就流露出不忍目睹的神色,“古尧域,千万人族族人,在被妖魔族侵入,被荒魔大尊转化天地灵气为魔气后,绝大多数凡人,就不适应死亡。还能活下来的,必然也是炼气士,可他们的下场,也绝不会多好。”
  
  聂天点了点头,“我终于亲眼看到,不同种族间的战斗,是多么的残忍无情。”
  
  “蓬!蓬!”
  
  两位九阶的妖魔大君,不顾一切地化作魔光,分不同的方向逃离,结果都像是撞在铁板上,被禁锢的空间反弹回来。
  
  “都杀了吧。”
  
  聂天将那一截,星空巨兽的骨头唤出,并没有令躯体巨型化,只是将九阶的气血海释放出来。
  
  裴琦琦也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。
  
  杀戮一起,这深谷处,遍布着一束束锐利至极的空间光刃,还有赤红色的血芒,在凄厉哀嚎的妖魔族族人体内,不断地游离着。
  
  一位位妖魔族族人,化作残肢碎肉,鲜血溅射。
  
  仅一刻钟,深谷内的妖魔族族人,就被两人悉数斩杀。
  
  两人又分头行动,在古尧域别的位置,将残存的妖魔族族人,都揪出来,逐个灭杀掉。
  
  聂天的生命汲取,他那释放出来的气血海,当真是一汪洋血海,从妖魔族族人身上,将一缕缕的血肉精气蚕食着。
  
  短短半日,整个古尧域的妖魔族族人,再没有一个剩存。
  
  生命探寻的血脉天赋,能巨细无漏地,将每一个存活的妖魔族族人找到,不论躲在何处,如何潜隐,都逃不脱聂天的感应。
  
  “砰!砰砰!”
  
  古尧域的四方,一根根巨型漆黑石柱,炸裂开来。
  
  石柱,为转化天地灵气为魔气的关键,炸碎以后,阵法不存,已转化的魔气,渐渐地逸入域界之外的星海。
  
  新的天地灵气,从一些灵脉灵矿处,又缓缓释溢而出,冲洗天地。
  
  渐渐恢复晴朗的古尧域,聂天吸了一口气,动用生命血脉,又以巨型化的形态出现,并将气血海展开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四面八方,还残存着的妖魔气血,一丝丝地,逸入他的气血海。
  
  他的躯身,在慢慢生长着。
  
  “有异常的空间波荡。”裴琦琦突警惕道。
  
  还在动用生命净化,令这具血肉精气,向九千米的高度挺进的聂天,闻言不惊反喜,“难道说,离去的荒魔大尊,又回来了?”
  
  “不是他。”裴琦琦眼神凝重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