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大有来头
“咻!”
  
  漆黑海水内,忽然有明灭不定的能量光烁,繁星点点,逸入那截骨头。
  
  骨头如海绵,痛饮着一点点的能量光烁。
  
  人在浮陆半空,聂天垂头,看着那一截骨头,似一根巨大的烧红的烙铁,在黑色海水。
  
  有交织的赤红晶芒,从那骨头中蓬射,璀璨如圣辉。
  
  那是全新的血脉晶链正在催生!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聂天不明所以,不知道撕裂巨兽为什么愿意,将它辛苦凝炼出来的能量,注入给那截骨头。
  
  先是在通天域,遗留一部分气血之力,供黑玄龟突破境界。
  
  如今,他这截来历未知的骨头,也被撕裂巨兽赠予力量,让聂天更困惑。
  
  以生命血脉的敏锐感知,他可以肯定就这么一会儿,撕裂巨兽输送到骨头的气血光烁,都能造就出五位异族九阶大君!
  
  然而,极度凝炼的能量,却仅仅只是令骨头的血脉晶链,生成更多而已。
  
  这截骨头的来源,那位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的星空巨兽,想要借助骨头获得新生,在这个时代重现世间,依然遥不可及。
  
  须臾后。
  
  “嗤!”
  
  那截骨头,从深黑色的海洋飞出,漂浮在聂天胸腔。
  
  赤红色骨头,通体流转着晶亮的光辉,骨节内部血脉晶链如红色闪电,相互交织着。
  
  骨头,没有充盈他的生命气血,长五百米,宽数米。
  
  他以正常的形态,已没办法紧握住这截骨头,除非动用生命血脉的天赋,以生命糅合的方式,注入生命血气入内,方能令骨节自由收缩。
  
  一缕,暗含生命真谛的血气,血蛇般钻入骨头。
  
  五百米长的赤红骨头,随心所欲地收缩,变幻到两米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攥住骨头的掌心,被骨头内的血脉晶链刺破,从那骨头内,响起一声声嗜血的渴望。
  
  骨头的魂魄,渴望着他的生命精血。
  
  “血脉,生命灌溉。”
  
  一滴滴全新的,九阶后凝炼的精血,在其心念转动时,流淌到那截骨头。
  
  骨头中的魂魄发出欢呼。
  
  最令聂天惊奇的是,这次随着他一滴滴精血的注入,那一条条血脉晶链迸射出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后,竟有一簇簇灰白烟雾,从骨头内飞逸。
  
  烟雾,似千万年来,就渗透在骨头中的剧毒,此刻才终于被炼化蒸发!
  
  灰白烟雾一离开骨头,黑色海洋下的撕裂巨兽,就发出咆哮。
  
  烟雾顿时消散。
  
  可是在那烟雾未曾消散时,从内透出的死亡之意,令聂天如坠冰窟。
  
  那种死亡之意,仿佛乃生命血脉的天敌,令他从骨子里生出厌恶!
  
  他的心脏,都禁不住地剧烈跳动,战意被瞬间点燃。
  
  他紧紧瞪着那烟雾,“这一簇簇烟雾,从中透露的气息,就像是当初赵山陵,在大荒域炼出的死界。那种死亡之气,还有抹灭一切生灵的极致死亡意味,简直如出一辙!”
  
  实在是太相似了!
  
  云中,黑色深海内,撕裂巨兽的力量,汇聚于此。
  
  蕴含着死亡真谛的烟雾,在撕裂巨兽的血肉力量下,终挥发消散,其中的死亡之力,被浓烈的气血一点点蚕食耗尽。
  
  “碎骨大帝的死亡真谛,真是可怕。”
  
  撕裂巨兽的魂音,都充斥着一种凝重,似乎消散掉那些烟雾,让它都消耗不少。
  
  “墟界,白骨族有史以来的至强者,号称唯一死亡真神的碎骨大帝,陨落千万年,他所释放的力量,至今才真正完全消除掉。”撕裂巨兽道。
  
  “什么?”聂天一震,“这截骨头内,蒸腾出来的烟雾,竟然是碎骨大帝残存的死亡力量?”
  
  “不错,就是墟界白骨族的族长,也是白骨族历史上的至强者,碎骨大帝。”撕裂巨兽肯定地说道。
  
  聂天大惊。
  
  天魂大尊,黑暗之王,碎骨大帝,乃墟界三大奇族,真正勒破血脉极致秘密,踏入到另一个层次的雄才。
  
  天魂大尊的陨灭,和第一代生命古树有关,几乎是同归于尽的方式。
  
  黑暗之王因何灭亡,聂天暂时不清楚,毫无头绪。
  
  碎骨大帝,难道?
  
  “这截骨头的主人,就是因为和碎骨大帝一战而亡。”撕裂巨兽说起这个事情,漆黑的海洋,海浪滔滔翻涌着,“它,在那个久远的时代,比我还要强大。我还幼小时,它曾经给予我照顾。”
  
  聂天愕然,“竟然是真的,它是因为和碎骨大帝的战斗,才彻底绝迹?碎骨大帝呢,它和碎骨大帝是共死,还是谁活了下来?”
  
  “碎骨大帝先亡,可碎骨大帝临死前的死亡真谛,渗透到它体内骨髓了。”撕裂巨兽给出回应,“最终,它也没有能够在重伤下,将体内的死亡之力炼化。反而被死亡之力,缓慢地,一点点地吞噬掉残存气血,还是被耗死了。”
  
  聂天深吸一口气,“竟然是它,先杀了碎骨大帝,那可是血脉超越十阶的白骨族族长啊。”
  
  “我族,在鼎盛时期,墟界的三大奇族,根本不敢来冒犯。”撕裂巨兽不屑的魂音,在整个浮陆震荡,“我族的衰落,是因为天地时代的变迁。是这一片片天地,容不下我族的强盛,限制了我们的持续成长,导致那些弱小的生灵,乘势而起罢了。”
  
  聂天神情一动,“你,帮助它将残存的死亡之力蒸发,那么它?”
  
  “帮助他,将死亡之力蒸发掉的,是你的那一滴滴精血。”撕裂巨兽回话,“即便是我,我难以将碎骨大帝的死亡之力,从它骨头内炼化。唯有你的血脉,你血脉中的生命真谛,才可以消融碎骨大帝的力量。”
  
  “它,有可能复活吗?”聂天再问。
  
  “复活?它复活的可能,希望太渺茫了。”撕裂巨兽叹息,“时代不同了,想要复活它,所需的能量,超乎你的想象。十位,至少十位古灵族高阶大尊,或妖魔族、邪冥族大尊,一身气血的总和,才有希望将它复活过来。”
  
  “啊!”
  
  聂天顷刻间就死心了。
  
  十阶的,高阶血脉的大尊,灵界的大尊全部凑齐,恐怕都达不到这个数。
  
  何况,高阶大尊有多么强大,他又岂会不知?
  
  十位啊,十位高阶大尊的气血总和,才有希望令骨头的主人复活,这不是开玩笑吗?
  
  以他的生命血脉,要是有一天能斩杀高阶大尊,他将十位高阶大尊的气血,以生命汲取融入自身,他的收获,恐怕比复活那位都要大。
  
  那复活那头星空巨兽,还有什么意义?
  
  ……
  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