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连逃,都逃不掉!
“连屈奕,都不放在眼里?”
  
  聂天目显异色,没有想到突然冒出的,自称裴琦琦父亲的男人,对虚灵教的教主,都敢这般说辞。
  
  下一秒。
  
  在那空灵玉内,显现出来的虚空乱流地,就见漫天交织的光芒,充斥于玄光羽的神域。
  
  隔着重重空间,聂天都为之震动。
  
  他隐约瞧出,交织的光芒,每一条都连接着不同空间。
  
  裴御空动用血脉秘术,不止是从虚空乱流地获取力量,他还牵扯了,别的空间异力,去针对玄光羽。
  
  玄光羽的神域,本就支离破碎,如今更是蓬地爆灭。
  
  “嗷!”
  
  凄厉悲催的尖叫,从玄光羽破灭的神域,断断续续地响起。
  
  他神域骤然变幻,以神之法相的形态,试图再次显现。
  
  玄光羽的斩空刃,绽放出璀璨光芒,似在极力地,凝结着空间灵力,要对抗眼前的裴御空。
  
  然而,玄光羽很快就绝望地发现,虚空乱流地的空间异力,他连一丝都不能动用。
  
  他唯一能用的,就是他辛苦凝炼的空间灵力,可他的力量,灌注到斩空刃时,似乎限制重重。
  
  他终于开始恐惧不安。
  
  眼前的裴御空,给他的感觉,像那个每每想起,都令他颤栗不安的人物。
  
  ——屈奕!
  
  “空间震裂。”
  
  裴御空嗤笑一声,十指缔结一明亮如钻的菱形印记,印记形成霎那,就飞向玄光羽的神之法相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玄光羽的神之法相,猛地一震,法相顿现无数裂纹。
  
  在聂天的感知中,那玄光羽的神之法相,似被折叠的空间,给切割开来,每一块血肉,都分别处在不同空间。
  
  血肉,脏腑,骨骼之间的连续,都似被硬生生分隔开来。
  
  裴琦琦眼睛一亮,轻声道:“空间震裂,就是虚灵教的虚空震裂,一个以空间灵力激发,一个以血脉施展。名称虽然不同,可发力的方式,气息和魂念的配合,根本就没有差别。只是,这空间震裂的威力,要超乎想象的强大。”
  
  她立即就明白,虚灵教和虚空灵族,确实有着极深的渊源。
  
  她甚至猜测,将她接引到虚灵教的第二任师傅——屈奕,在得知她的特殊血脉后,是不是知道她的血脉源头,就是眼前这位刚认下的父亲?
  
  “咻!”
  
  在空间震裂下,玄光羽的神之法相,裂为漫天碎光。
  
  光芒,有着自己的灵魂意识般,于不同空间飞逝着,想要在同一个空间重聚。
  
  每一束光芒,都是玄光羽的力量结晶,都带着深深的恐惧。
  
  他是真的恐惧。
  
  “同样钻研空间力量,你弱屈奕太多太多。”裴御空神色从容,“你玄光羽,应该就是惧怕屈奕归来,才急匆匆地,要在短时间破境。因为你也明白,修行空间异力者,双方的境界、力量差距太大的话,你连逃,都逃不掉!”
  
  “在屈奕那边,你无路可逃,在我这里,也是一样。”
  
  “世间生灵,都知精湛空间力量的生灵,是最难被彻底轰杀者。可他们并不知道,碰到更强的,精通空间之力者,弱小的一方,其实毫无反抗之力啊。”
  
  “嗤!”
  
  折叠的空间,又重新分离。
  
  玄光羽遁离的,一束束魂念和灵力凝炼的光芒,被切割的更为零碎。
  
  渐渐地,魂念之间的联系,都开始丧失了。
  
  直到这时候,裴御空才一脸惋惜地,说道:“可惜了,本来也是大才。”
  
  他的身影,瞬间分为数十个,在他折叠的层层空间内闪现,去追杀玄光羽分逸后,要逃离的魂念和灵力精芒。
  
  不同的是,在每一个空间出现的他,都是完整的形态。
  
  而玄光羽,连血肉都不见了,只剩下纯粹的魂力和灵力的凝结物。
  
  聂天注意去看,发现空灵玉内映照的虚空乱流地,有很多碎小的光点,逸入不同空间,仿佛在增强着裴御空的力量。
  
  “虚空灵族……”
  
  半响后,聂天低声自语,别头看了看裴琦琦,“那玄光羽,应该走脱不了吧?你那父亲的血脉力量,以我的生命血脉,都不清楚确凿的等阶啊。”
  
  “玄光羽应该死了。”裴琦琦很肯定。
  
  “我看也是。”聂天点头。
  
  他极想斩杀的玄光羽,马上就要被裴御空所灭,可不知为何,他并没有太多的痛快感,“玄光羽,没有死在我的手上,终归遗憾啊。”
  
  “我,可能要离开一阵子。”裴琦琦突然道。
  
  空灵玉内,裴御空的影像,穿梭在不同时空,逐渐模糊。
  
  聂天一愣,“离开?你去什么地方?”
  
  “我虚空灵族的祖地。”裴琦琦没有隐瞒,“我的空间血脉,还能再迅速精进。界宇棱晶,也能在我虚空灵族的祖地,得到更大的提升。他刚和我说,三界剧变已起,以后世道会极其混乱,不论是你,还是我,都不可耽搁,要更强大一些。”
  
  “离开多久?”聂天道。
  
  “不知道呢。”裴琦琦的眼眸,有异样的明光闪耀出来,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要自己保重,不要做傻事。”
  
  “当然。”聂天干笑。
  
  突然间,裴琦琦朝着他踏出一步。
  
  一步,就到了他眼前。
  
  两人面对面,贴的极近,近到聂天甚至能够嗅到,她呼出的气息。
  
  “砰砰!”
  
  裴琦琦的心跳,前所未有的快。
  
  然后,聂天看着近在咫尺的她,心跳也在莫名加快,比和乱魔大尊战斗,比炼化那条冥河,比知道炼狱大尊将至,都要紧张的多。
  
  “裴师姐……”
  
  他才张口,裴琦琦忽伸出晶莹玉指,搭在他嘴唇。
  
  他立即噤声。
  
  一丝丝清香,逸入口鼻,望着眼睛明耀,那般大胆地,盯着他的裴琦琦,他突然迷醉,又突然慌乱。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呼吸急促的裴琦琦,一开口,也倏地顿住。
  
  仿佛有千言万语,堵在了心间,却找不到精确的词语来描述。
  
  聂天愣了愣,自然而然地,伸手楼向她。
  
  没一点迟疑,他刚去做这个动作时,裴琦琦就很干脆地,无比顺从地,主动凑向来。
  
  这是第一次,两人主动的,拥抱在一起。
  
  “咚咚!咚咚!”
  
  两人的心跳声,一个比一个猛烈,如神人敲动擂鼓,那轰隆声,仿佛只在他们彼此的心海,去震天动地。
  
  裴御空在虚空乱流地,对玄光羽的追杀,浮陆下方黑海,那头潜隐着的撕裂巨兽,外界复杂的局势,不知何时会到达的炼狱大尊……
  
  所有的一切,在两人相拥的那一霎,都被遗忘。
  
  ……
  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