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惜别
浮陆,寂静无声。
  
  两人身旁,唯有那块巨大的空灵玉,还在虚空漂浮着。
  
  深藏在黑色深海的撕裂巨兽,也反常地安静了,不做打搅。
  
  “嗤!”
  
  异响,终从那块硕大空灵玉传来。
  
  裴琦琦顿时惊醒。
  
  她羞赧地,又将聂天推开来,两腮首次泛出红晕,展现出不为人知的艳丽一面。
  
  但很快,她就恢复一贯的冷清,说道:“我该走了。”
  
  聂天还没有从之前的状态走出来,愣了下,茫然道:“什么?”
  
  一霎后,他醒转了,忙道:“怎会这么急?”
  
  裴琦琦反常的表现,让他生出一种感觉,他感觉裴琦琦这趟,和初次见面的父亲,一同返回虚空灵族的领地,没两人说的那么简单。
  
  他隐约觉得,裴琦琦的离去,可能伴随着不可预测的凶险。
  
  裴琦琦,兴许都没有把握,能渡过凶险,才敞开心扉,那般的大胆。
  
  “咻!咻咻咻!”
  
  空灵玉中,层层叠叠的空间,仿佛被强行拨开来。
  
  裴御空疲惫的影像,从那块硕大的空灵玉内,显现而出。
  
  他人还在虚空乱流地,可他的视线,似穿透过来。
  
  他看着聂天,还有裴琦琦,说道:“虚灵教的那位副教主,已经被我灭杀。我也消耗了不少力量,琦琦,你不要在浮陆久待了,你先过来。”
  
  “哦。”裴琦琦点了点头,不舍地,最后看了一眼聂天,再次轻声道:“我走了。”
  
  话罢,她便钻入空灵玉。
  
  一霎后,她的身影,就在空灵玉内显现出来的虚空乱流地深处出现。
  
  她朝着聂天挥了挥手。
  
  所有的画面,就此截止。
  
  那块被裴御空从黑海内弄出来的,如陆地般巨大的空灵玉,又缓缓沉落,化作孤岛般,飘在黑海上方,先前的种种奇妙,尽数消失。
  
  仿佛,裴御空不曾来过,没有在虚空乱流地,将玄光羽追杀至死。
  
  然而,裴琦琦已不在身旁。
  
  鼻翼中,还缭绕着她指尖清香,聂天恍恍惚惚地,不自禁地,回想起两人从裂空域起,共同经历的一切。
  
  先前短暂的拥抱,终令他明白,这个他一直称呼裴师姐的女人,早已烙在他心间深处。
  
  “裴御空,杀掉那个叫玄光羽的人族,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。”
  
  突然,撕裂巨兽的灵魂声音,又在浮陆响起。
  
  一条万米长,柔软如棉的墨绿色触须,从黑色深海飞出,延伸向那空灵玉所化的孤岛。
  
  泥沙土垢,重新铺向空灵玉,还有各类树木花草,被触须从别的岛屿挪移而来,令那块硕大的空灵玉,被神奇的遮掩,看着就像是稀疏寻常的海岛。
  
  单单一触须,就如巨龙般绵延的撕裂巨兽,做完这一切,才继续说:“裴御空,就快要死了。他想要在死前,将他毕生参悟的空间力量真谛,通过虚空灵族的古老法台,刻印在那个女娃的血脉深处。”
  
  “只是,能不能成功,也不好说。”
  
  撕裂巨兽对裴御空,对虚空灵族的一些事情,似知之甚祥。
  
  “什么,那位……就快要死了?”聂天脸色一变,“不会吧?他才和裴师姐见面,就要死了?难道说是因为和玄光羽的一战?照我看,他击杀玄光羽的过程,并没有太过艰辛啊。是玄光羽临死前的反扑,重伤了他妈?”
  
  “不,和那一战无关。”撕裂巨兽沉吟了一下,方缓缓解释,“他本就要死了。如果不是就快要死了,我猜测他不会那么着急的,去见那个丫头。”
  
  “还请帮我解惑。”聂天一脸肃容,喝道:“我裴师姐,会不会在离去后,有什么危险?”
  
  “危险,自然是有的。”撕裂巨兽回应,“裴御空的血脉真谛,对空间力量的认知,比起虚灵教的屈奕,分毫不弱。血脉,意味着传承,尤其是虚空灵族。他们是可以通过秘密法门,通过族内的古老法台,将血脉的力量,包括烙印的奥妙,进行灌输传承的。”
  
  “一旦成功,裴御空魂飞魄散,再不留一丝痕迹。”
  
  “你那裴师姐,兴许能借助他传承的血脉力量,一飞冲天。她的血脉等阶,极有可能在短时间,抵达十阶。”
  
  “而且,后续的血脉成长,都会受益良多。”
  
  撕裂巨兽娓娓道来。
  
  聂天迟疑了一下,道:“你说的是成功,如果……失败了呢?”
  
  “失败了,那丫头血脉晶链爆裂,心脏毁去。”撕裂巨兽并不隐瞒,很坦然地说道:“虚空灵族,和绝大多数的生命种族不同。他们,是没有可能以一滴鲜血,就再次获得重生的。”
  
  “他们的灵魂,也不能如人族般,飞逸之后,进行所谓的转世重修。”
  
  “虚空灵族的族人,死了,就是真的死了,再也不可能活过来。”
  
  聂天变色,急忙道:“我那裴师姐,并非纯粹的虚空灵族族人啊!她,是虚空灵族和人族的混血!她除了拥有虚空灵族的血脉外,她还兼修了人族的灵力、灵丹的力量体系,她应该不一样吧?”
  
  “没区别,她一旦死亡,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。”撕裂巨兽的答复,很干脆,“因为,她的父亲裴御空,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,纯粹的虚空灵族族人。他们父女一样,裴御空的母亲,也是人族。”
  
  “就是因为这样,他在成为虚空灵族族长的过程中,遭遇了太多的阻扰。”
  
  “血脉的不纯粹,在一些种族眼中,是极大的侮辱。裴御空用了太多时间,才让虚空灵族的族人,慢慢认可他的身份。”
  
  “他那么做,其实也是为她女儿的将来铺垫。因为,只有他得到族人认同,成为虚空灵族的族长,那些人,才能认同他的女儿。”
  
  “只可惜,他好不容易达成所愿,就要死了。”
  
  “他恐怕也没有可能,看到他的女儿,在血脉跨入十阶后,得到那些族人的认可。他死后,那些高傲自大的虚空灵族族人,会不会接受她女儿,都难说的很。”
  
  “毕竟,他登顶族长宝座的过程,族内的反对声音,从没有断过”
  
  “他能令那些人闭嘴,令那些人沉默,可他的女儿,不一定有这个能力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撕裂巨兽将裴御空,将虚空灵族的内部纷争,阐述了一些。
  
  聂天认真聆听,最后才问:“因为什么,他才会很快死亡?是因为,寿龄即将到尽头,还是别的?”
  
  “无法救治的重创。”撕裂巨兽回答。
  
  “我的血脉,在治愈方面,有神效。”聂天道。
  
  “就连灵界木族的生木大尊,都没办法治愈他,你更加不可能了。”撕裂巨兽不客气地打击,“虽然你的血脉,比生木大尊的更为玄奥神奇,可你的血脉等阶还是太低了。裴御空时间太少,等不到你如生木大尊般,成为高阶的大尊。”
  
  聂天不吭声了。
  
  三界中,最擅长治愈重创的生木大尊,为高阶大尊,都不能帮裴御空恢复伤势。
  
  以他现在的力量等阶,似乎还真的束手无策。
  
  ……
  
  ps:抱歉,上午看nba总决赛最后一场,耽搁了,没码字,呃,我支持的骑士队,喜欢的老詹被横扫了,郁闷了,今天就这样了,明天开始振作~(https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