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大难
碎WwW..lā
  
  储睿的神之法相,在星穹九重天的一层层界壁来回穿梭,以璀璨的星辰晶粒,炼制法相。
  
  他的神之法相,似点缀着亿万夺目的星辰,神光无比明耀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其神之法相脱离星穹九重天界壁,一跃间,已在浩淼星河外。
  
  本受到碎星域吸引,受星穹九重天阵法的牵扯,从星河各个区域飘逝而来的星芒,一缕接着一缕,融入他的神之法相。
  
  储睿吐出的一口气,都掺杂着星辰光烁,似被洗涤炼化以后,残存的星辰杂质。
  
  他在虚空之外,截取本该流逝向碎星域的星辰能量,若是在以往,必会被长老会声讨,被门人唾弃。
  
  因为,那些星辰能量融入他以后,就无法为星穹九重天注入力量,也不能令碎星城,满溢着精纯的星辰之力。
  
  任何一个碎星古殿的神域者,都不被允许,窃取属于碎星域的能量。
  
  因为神域者,对星辰能量的所需,太过于磅礴。
  
  一位神域者,修炼所需的能量,会破坏碎星域的大阵平衡。
  
  流入碎星域的星辰能量,是碎星古殿一位位低等级境界者强大的源泉,是他们壮大修为,淬炼器物的核心之力。
  
  可现在,储睿这么去做了,宗门内部并没有反对声。
  
  所有的长老,星辰之子,强大的宗门子弟,都表示谅解。
  
  是因为,每一个人都明白,眼前的局势多么严峻,在季苍、莫珩失踪以后,碎星古殿和整个人族,都急需要神域后期者的出现。
  
  储睿,既然有这个能力,宗门自然要全力支持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魏来忽地从碎星域飞出,一霎那,就在储睿的神之法相旁显现。
  
  “发生了什么?”储睿惊道。
  
  “天冰宗的晶雪域,有域界通道被凿开来。”魏来面沉如水,他讲话时,肩膀都不自禁地抖动了一下,“晶雪域的所有高等级炼气士,都被妖魔族击杀,圣域中期的雪峰老祖,被炼狱大尊撕碎了圣域,当场惨死。”
  
  “炼狱大尊!”储睿勃然变色。..
  
  魏来点头,“不错,就是妖魔族那位觉醒不久的炼狱大尊。晶雪域,只是第一个域界,整个天冰宗的雪域,恐怕都会在短时间内,被妖魔族攻陷。雪域,天冰宗名下域界众多,人族亿万啊。”
  
  储睿心情沉重到了极点。
  
  梵天泽在冲击神域后期,短时间绝无可能出现,叶文翰、姬元泉只是神域初期……
  
  人界,四大古老宗门中,除了他之外,再没有一人能抵挡炼狱大尊的锋芒,便是他,都没有一点把握能胜过。
  
  “我去。”储睿硬着头皮道。
  
  “副殿主!”魏来轻呼,“那位炼狱大尊,可是传说中和冰帝玄瑀,同归于尽的高阶大尊啊!”
  
  “我知道。”储睿叹息,“可现在的四大古老宗门,除我之外,谁能去抗衡他?炼狱大尊虽为高阶大尊,不是才刚刚苏醒吗?刚复活醒来的大尊,血脉力量应该不可能达到巅峰,我应该还有一战之力。”
  
  魏来急道:“可他依然是高阶大尊!”
  
  “不论如何,只能是我。”储睿道。
  
  ……
  
  天冰宗的雪域。
  
  妖魔族一艘艘的星河古舰,远观如上古魔兽般,咆哮地穿行在一个个域界前。
  
  一旦星河古舰抵达,就有血脉达到八阶、九阶的妖魔族强者,统领着族人,驾驭着魔兽,撕破域界的界壁,降临到下方域界。
  
  属于天冰宗的一个个域界,就连失守,天冰宗的门人,都在死亡。
  
  已达到圣域后期的雪峰老祖,在听闻寒晶老祖死亡,知晓下手的妖魔,乃传说中的炼狱大尊以后,就一边疯狂地向四大古老宗门传讯,一边撤离。
  
  可撤离的,都是天冰宗的核心精锐,大部分天冰宗的炼气士,还有凡人,皆被舍弃。
  
  雪域哀嚎遍野。
  
  “吾乃碎星古殿储睿,来雪域挑战炼狱大尊,还望出来一战!”
  
  数日后,一艘星光环绕的轻舟,在雪域的苍茫星河出现,一个震天动地的声音,响彻星河,回荡在一个个域界间。
  
  “不愧是古老的人族宗门,明知不敌,还有魄力和本尊一战。储睿是吧?你就算是死了,我也会记住你的名字。我,圣族大尊——炼狱,愿接受你的挑战。”炼狱大尊的洪亮声音,从晶雪域内,白皑皑的冰川雪地响起。
  
  一霎那,其霸绝天地,曾称雄灵界数万年的恐怖魔身,就冲向天穹。
  
  如一深紫色的魔力光柱,瞬间就洞穿茫茫气海界壁,铺天盖地的气血浪潮,突然就向储睿蔓延而来。
  
  在储睿眼中,这位炼狱大尊,如成为第二魔域最神秘的炼狱血海。
  
  他眼中只剩下无边血色。
  
  ……
  
  “炼狱大尊!”
  
  “妖魔族的炼狱大尊,竟然苏醒过来,在雪域出现!”
  
  “天呢?那可是高阶妖魔,他的到来,会令我们人界,立即陷入剧烈震荡啊。”
  
  “人族,四大古老宗门的巅峰强者,离去以后,谁能抵挡那位高阶妖魔啊?”
  
  七星界海,七个死寂的星辰中,许多五颜六色光幕结界笼罩的石楼、殿堂和修炼场、密室内,都在热议此事。
  
  炼狱大尊苏醒的消息,并不是人人知晓。
  
  为了防止引发惊恐,当原木大尊将消息告知聂天以后,董丽只秘密通传四大古老宗门,并没有向所有人道明。
  
  因此,待到听闻炼狱大尊突然在雪域出现,在七星界海的那些各方宗门的魁首,都慌了神。
  
  雪域,和天莽星域、垣天星域相隔不远。
  
  越过极炎星域,就能直达天莽星域,能进入垣天星域。
  
  设立在垣天星域的七星界海,有界门存在,一旦妖魔族来犯,七星界海必然首当其冲,成为最主要的目标。
  
  这让千方百计地,好不容易将宗门的分部,通过和景飞扬、董奇松等人磋商,耗费代价建造于此的那些势力,都有苦难言。
  
  那一栋栋,能在七个死星拔地而起的石楼,都是他们缴纳了昂贵的修炼资源后,才被允许设立。
  
  而且以后的岁月,他们依然需要向聂天的麾下,供奉一定数额的灵石和灵材。
  
  他们本以为是明智之举,以为有天界门开启后,他们能得天独厚地,得到第一批进入墟界的资格。
  
  哪里料到……
  
  “碎星古殿的副殿主储睿,前往雪域,挑战妖魔族的炼狱大尊!”
  
  一个令人振奋人心的消息,很快就传播开来,惶惶不安的人族强者,精神稍稍提起,都在密切关注着此事。
  
  董丽,李琅枫、景飞扬众人,也在时刻关注。
  
  尹行天、俞素瑛,血灵子,都相继突破境界,得知炼狱大尊在雪域出现以后,全部从自己的宗门,赶到了七星界海。
  
  他们有一种感觉,妖魔族会在附近的雪域出现,目标就是七星界海。
  
  是聂天,是董丽,是他们这些人!
  
  “炼狱大尊即便是刚刚苏醒,储睿都未必是对手。”借助于涤魂源液,将境界提升到神域中期的俞素瑛,眉头不展,道:“我担心储睿凶多吉少。”
  
  “我也这么看。”流云剑宗的尹行天,缓缓点头。
  
  他的眼瞳开合间,剑光四溢,微缩后的通神剑阵,已和他融为一体,境界跨入神域初期的他,站在那儿,仿佛是万剑的神明。
  
  “除炼狱大尊,妖魔族的任何族人,甚至嗜血大尊,我都无惧一战。”仅神域初期的尹行天,吸了一口气,“若是有人,能抵挡炼狱大尊,其余妖魔族的大尊,嗜血也好,荒魔大尊也罢,我都能拦下来。”
  
  俞素瑛道:“我所顾忌的,也是炼狱大尊。”
  
  闻名响彻灵界、人界千万年的炼狱大尊,是真正令两人忌惮的存在,那位,毕竟是将人族传奇——冰帝玄瑀都拼死的绝世大魔。
  
  一日后。
  
  一个令所有人族,都感到绝望无力的消息,从雪域传来。
  
  碎星古殿的副殿主储睿,在和炼狱大尊一战时,被炼狱大尊重创,神之法相碎为漫天星辰,坠落之后,分而逸走。
  
  神之法相的破碎,乃真正的重创,储睿即便未死,可能在很长很长时间内,都没再战之力。
  
  数日后,整个雪域都沦陷。
  
  妖魔族士气如虹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