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百零九章 聂天的任性

  “小彤呢?”
  就在虞彤和封罗刚刚离开以后,一个满面风霜的老妪,手持着一根蛇头杖,步履蹒跚地慢吞吞走来。
  “沈婆婆。”
  很多血宗的强者,看到她现身,都纷纷打招呼,态度谦卑。
  来人乃是血宗的沈琇,她在血宗的身份,仅次于宗主,她也是虞彤的师傅。
  从地底冒出的那些猩红血线,就是她以秘法施展的“地网”,她赶到此地,就是因为担心虞彤会乱来。
  “虞彤去追凌云宗的那些小辈了。”杨元答了一句,随口问道:“沈婆婆,地网……似乎没有能完全凝结?”
  以沈琇的境界修为,地网若是真正彻底形成,所有山谷的炼气士,都会被紊乱鲜血至少一刻钟。
  有那一刻钟的时间,血宗的强者可大开杀戒,取得压倒性的优势。
  可杨元却注意到,从地底冒出的猩红血线,并没有能束缚他的对手太久,而且那些血线,也没有能延伸向山谷之外,去追击逃离的聂天等人。
  “赤炎山脉的地底深处,全都是滚烫的岩浆地炎,地网在地底深处的活动,处处受限制。”沈琇微微皱眉,说道:“而且,那地火焚天大阵,似乎渗透到了地底深处。在那些岩浆烈焰之中,竟然也有地火焚天的阵法脉络。”
  “千万不要小瞧了灵宝阁的地火焚天大阵,依我看,那座大阵……不单单只是覆盖着灵宝阁所在的山谷。”
  “整个赤炎山脉,周边那一座座死火山,好像也在地火焚天的笼罩范围内。”
  “我的地网,一入地心深处,就被那些构建地火焚天的脉络影响,不能真正凝结成形。”
  话到这儿,沈琇突看向脚下,道:“不知为什么,我总觉得赤炎山脉的地底深处,有点古怪。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,我总觉得地火焚天的存在,可不只是庇护着灵宝阁的山门。”
  “从那些火焰的脉络之中,我察觉到一种……镇压封禁的气息。”
  “沈琇!”
  不等她一番话说清楚,灵宗的宗主候征尘突从远处显现,瞬间扑向了沈琇。
  候征尘的眼中,似有着一丝忧色和焦急,他似乎……不想沈琇将太多的疑惑道出。
  沈琇手中的蛇头杖,陡然血光大盛,立即迎向了候征尘。
  ……
  赤炎山脉一个光秃秃的矮山底下。
  “歇一歇吧。”潘涛突然停住,看着夜幕退去,渐渐恢复了清朗的天空,说道:“赶了一夜路,之前为了对付那些从地底冒出的血线,大家也消耗了不少灵力。只是一味地赶路,实力无法恢复,我们难以面对突发的危机。”
  聂天下意识地释放出精神意识,感知了一下周边,没有发现任何的生命波动。
  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大家都需要休息。”
  他打量着四周,看到在那光秃秃矮山的山壁上,有着许多大小不等的洞穴,那些洞穴深幽灰暗,看不清内部的场景。
  “这里也属于赤炎山脉的范围,而赤炎山脉存在着很多死火山,在那些死火山当中,据说遗留着高品阶的火焰灵石。”安诗怡注意到他的目光,柔声向他解释,“我们灵宝阁的子弟,都会在那些死火山内碰碰运气,看能否捡到高品阶的火焰灵石。”
  “也是如此,附近的山峰内,被凿开了众多石洞。”
  “一个个石洞,都通往山腹,或者山峰底下。他们都渴望能够好运的,得到一些高品阶的火焰灵石,不论是炼制灵器,还是用在自身的修炼上,都颇有益处。”
  潘涛也补充,“赤炎山脉真正还存在着地心烈焰的火山,只剩下我们灵宝阁山门的那三座了。阁内的前辈,以地火焚天大阵,将那些三座还能喷发的火山压制着,取地心的烈焰来淬炼灵器。”
  “其余的火山,经过勘探以后,早就不再有地炎升腾。但在千万年前,那些火山也是炽热汹涌的。”
  “只要存在着浓郁地心火焰的山峰,内部都有可能孕育出火属性的天地灵材。那些灵材,大多数都被开采出来了,只有极少一部分,遗留在山峰的内部,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,需要很好的运气,才能有幸得到。”
  潘涛一边解释着,一边指引着众人,让大家去那些石洞内暂时休息。
  “最多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后,不管大家恢复到何种程度,都要继续出发。”安诗怡扬声喝道。
  没了柳砚,没了史逸和罗欣,她就是众人当中境界最高的那个。
  自然而然地,她成为了一众小辈的领袖,来主导局势。
  很快的,众人各自挑选了一个石洞,将身影隐没于洞内,都以灵石来恢复实力。
  那一个个石洞,相互临近着,只要一人讲话,其他人都可以听见。
  只想尽快离开赤炎山脉的众人,都无心去探测石洞内的奇异,对可能遗留的火焰灵材毫无兴趣,全部在专心恢复力量。
  聂天也是如此。
  他寻觅了一个石洞,将身子隐藏在内以后,便拿出灵石,准备恢复灵海内的灵力。
  在即将运转炼气诀时,他心神一动,从那储物手环内,将被赖易称呼为“血核”的兽骨取出,也把炎龙铠一并放在身旁。
  做完这一切,他才静下心来,吸纳灵石内的力量。
  修炼途中,他又感觉到了那块兽骨的炽热,也察觉到来自于他身上的血肉精气,悄悄飞逸而出,一一汇入了炎龙铠。
  那件沉重无比的炎龙铠,渐渐释放出暗红色的光泽,仿佛正被他的血肉之力温养。
  一会儿后,他突然发现那块兽骨,变得越来越滚烫,并绽放出了明熠的火光。
  “咦!”
  他微微一惊,稍稍分出一缕心神感知,立即发现兽骨内的无数火丝蜿蜒扭动着,汇聚向兽骨内的那一滴鲜血。
  那滴将他带入带出神秘异地的鲜血,因耗费了太多力量,本已缩小了很多。
  如今,随着兽骨内火丝的游弋,一种他能清晰感受到的怪异吸力,似一点点滋生了。
  不久,他就察觉到,他所在的石洞内,渐渐多了一些肉眼看不见的火焰丝线。
  他突然闭上眼,以精神意识窥测,发现那些火焰丝线,似乎来自于他身后幽暗的石道,那石道……好像是通往矮山最底下。
  随着大量的火焰丝线,不断汇聚向石洞,慢慢逸入兽骨,他注意到兽骨内的那一滴鲜血,一点点地变大了。
  “难道……”
  观察半响的聂天,眼睛一动,突想起了当初在聂家那矿洞的奇异事件。
  当时在聂家的矿洞,这块兽骨贴在一块火云石上,居然将整个矿山内未被开采的火云石,全部给抽离了火焰之力!
  这趟,从石道深处一点点飞逸而来的火焰丝线,分明也是火焰之力!
  而且,似乎还是更为精纯的火焰之力!
  “当!”
  就在他暗自诧异时,那块兽骨忽地飞出,瞬间嵌入炎龙铠胸部的凹口。
  炎龙铠陡然释放出汹涌火光,如突然蜕变为一个燃烧的太阳,传出了惊心动魄的火焰波动!
  不等他反应过来,那件炎龙铠竟自发飞出,向幽深不见底的地下石道而去。
  聂天大睁着眼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只能霍然而起,对旁边石洞内的安诗怡说道:“我遇到了突发状况!等时间到了,你们不要等我,你们自己离开就好了!”
  “聂天!你在干什么?”安诗怡嚷嚷道。
  还在恢复的众人,也纷纷被惊醒,一个个从修炼状态睁眼。
  五秒后,所有人都聚集到聂天所在的石洞,却发现已失去了聂天的踪影。
  “真的!不要管我!你们先行离开吧!”
  聂天的声音,从那通往山峰底下的石道内,飘飘忽忽地传来。
  玄雾宫的郑彬和韩馨,望着那幽暗不见底的石道,都是脸色难看。
  “这家伙,总能捣鼓点是非出来!”韩馨再也受不了了,道:“一路行来,因为他的原因,让大家处处浪费时间!没有他,我们或许早就通过甘康把守的洞穴,在那山门未开之前,就离开灵宝阁了。”
  “没有他,翁婆婆或许也不会身陷险境!”
  韩馨压抑许久,见聂天又在关键时刻弄出事端来,终于怒喝道:“谁愿意等谁等,我反正不会留在此地,等着他归来!”
  郑彬神情阴沉,道:“就算他再渴望那些遗留的火焰灵石,也不应该在这时去碰运气。更何况,此地的火焰灵石,早就应该被灵宝阁的弟子翻过几百遍了,真有遗留,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找到的。”
  他想不到除了为火焰灵石以外,聂天还能因为何事,非要留着不走。
  他对聂天是彻底失望了,再也不想多浪费时间,“各位,我们先走一步了。”话罢,他和韩馨两人,率先脱离了队伍,冲出了石洞,朝着玄雾宫的方向而去。
  石洞内,只剩下安家姐妹,潘涛,还有姜灵珠和叶孤末。
  一行人面面相觑。
  “我们会留下等他。”安诗怡一屁股坐下,淡淡地说道:“我们姐妹能活到现在,都是因为他的任性胡来。没有他的任性,乌兴长老不会理会我们,我们或许已被血宗强者斩杀。所以,不管他会耗费多少时间,我们都会等他。”
  安颖也一言不发地坐下。
  潘涛苦涩一笑,他摇了摇头,却没有多说什么,也坐了下来。
  姜灵珠和叶孤末互视一眼。
  “那家伙是我们的小师叔,按辈分来算,我们要听他的。”姜灵珠恨的牙痒痒,却也没有提出要离开,同样坐下等待,可她却小声咒骂着,每一句……都是在咒骂聂天的胡来,骂聂天不知好歹,不知死活,贪财到了极致。
  “哎。”叶孤末长叹一声,也只能乖乖坐下等待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