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降陨石!

  黑云城哀嚎遍野。
  一块陨石的坠落,震的城内石楼,纷纷崩碎倒塌。
  许多身体不佳的凡人,在睡梦当中,就被那恐怖的震荡波,给震的吐血而亡。
  “轰隆隆!”
  从凌云山附近,依然传来巨大的撞击声,大地还在震荡不休。
  黑云城内,还活着的人,都涌上街道,放声痛哭。
  聂家,即使是孩童,因为从小修炼,体内缭绕着灵力,所以也未被那震荡波给震杀。
  但,还是有一些年老的族人,在石楼倒塌时,未能及时逃出来,而被石块给砸死,被石块给淹没。
  聂天站在裂开的石板地上,听着族人的哀嚎,脸色阴沉如水。
  到了此时,他百分百肯定,从天而降的陨石火雨,必然是因为天门现世才出现。
  天门,因为有一扇在离天域开启,竟然为离天域带来了一场浩劫。
  黑云城如此,凌云山如此,周边那一座座城池,恐怕也都遭受了陨石火雨的冲击。
  他注意到,流星雨坠落之前,曾分散开来,向血宗、鬼宗、狱府、还有灵宝阁、玄雾宫、灰谷的方向而去。
  他相信,不仅是荒山野岭,很多的生灵聚集之地,也都和黑云城一样,被陨石轰炸了。
  “云家!云家完蛋了!”
  “云家被一块陨石砸个正着,那恐怖的冲击力,足以让云家灭族!”
  “这是老天在惩治我们么?”
  聂家外面的街道,很多人都在嚷嚷着,有种末日降临的恐慌。
  这种恐慌,在迅速蔓延,让所有人都生出在天灾之下,绝无可能幸存的绝望感。
  “怎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姜灵珠惊慌失措。
  “爹爹!你没事吧?”
  也在此刻,聂天听到了聂茜的惊呼声,他扭头一看,发现他外公聂东海,灰头垢面地从石堆内走了出来。
  聂东海脸色难堪,可眼睛内,却闪烁着精光。
  “我没事。”他摇了摇头,一脸的心有余悸,“还好,还好我将蕴灵丹炼化,重聚了灵海。如果不是灵海重铸,能够以灵力护体,我……可能也逃不过此劫。”
  “爹爹,你恢复了灵海?”聂茜大喜过望。
  “嗯。”聂东海也露出一丝喜色,旋即看向天空,发现他们这一块的夜空之中,已不再有火焰流星划过。
  他稍稍定下心来,道:“去云家看看吧。”
  “走!看看落入云家的那块陨石,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?”潘涛急切道。
  “外公,恭喜你。”聂天由衷祝贺。
  聂东海展颜微微一笑,道:“多亏了那一枚蕴灵丹。”
  这时,聂天也注意到,附近不再有惊人的震荡波形成。
  至于聂家的伤亡……他其实并不在意。
  一直以来,他对聂家就没有什么归属感,只要聂东海、聂茜无事,聂家的伤亡,就不会能让他心乱。
  很快,在聂东海的带领下,众人从聂家走出。
  来到人流涌动的街道,聂天环顾四周,发现很多石楼,都在震动中崩塌,城内坚硬的石地,也裂开了一个个巨大狭长的口子。
  黑云城的那些人,都在街道上哀嚎惨叫着,那些人的身旁,还有被他们拖出来的尸体。
  也有不少人,明显被崩碎的石块砸到,胸襟上满是血迹。
  “聂老爷子,你可知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会天降陨石?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事,惹怒了上天,让它要这般惩罚我们?”
  途中很多痛泣者,看到聂东海以后,都满脸泪痕地询问。
  聂东海深深叹息,没法给出合理的解释,只能沉默着赶路。
  半响后,众人在他的带领下,来到了云家的大门前。
  “聂天,你们也来了?”
  云家前,安诗怡和安颖,还有安荣、安禾等安家族人,竟先一步聚集于此。
  看到他们过来后,安诗怡明显松了一口气,道:“没事就好,你没事就好。”她这句话是对聂天一个人说的。
  眼见安家姐妹也都安然无恙,聂天也放下心来,问道:“你们怎么没有进去?”
  “我们在等,等余波结束,等……幸存的云家族人走出来。”安诗怡轻轻叹息,说的:“不过,直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云家族人走出。陨石轰落之地,形成的震荡波最为强烈,别说云家了,连生活在云家附近,那些和云家有关的人,也都全部被震死了。”
  给她这么一说,聂天才注意到,云家周边……似乎的确没有惊天动地的哭嚎声。
  从破开的云家大门内,他只看到一块灰褐色陨石,那陨石充满了云家,将云家大地凿开了一个巨洞。
  整个云家,所有的楼阁屋舍,都被那陨石轰入地底深处。
  云家,似乎在一瞬间,就从黑云城消失了。
  他们家族的原居地,如今只剩下一块显露在巨洞外面的灰褐色陨石,有零星火光,不时从那陨石的表层闪烁着。
  赶来的安家族人,不敢第一时间过去,就是担心那些火光会有危险,在等候那些火光的熄灭。
  “云家……所有人都死了?”聂茜突轻声问道。
  安诗怡愣了一下,深深看了她一眼,道:“只要留在云家的族人,恐怕都无人能活着逃出,包括云家的家主云蒙。”
  “云蒙也死了?”聂东海表情有些复杂,不甘心地说道:“我好不容易灵海重聚,还想向云蒙讨个说法呢,没料到……他突然就这么死了!”
  “我到里面看看。”聂天不等众人劝说,已一头钻入了云家破碎的大门。
  他一踏进来,就清晰地看到整个云家都被一块巨大陨石给填满,陨石的下方出现了一个巨洞。
  灰褐色的陨石表面,有许多闪烁着的火点,似朝着一个方向轻轻游弋着。
  那些火点游过之地,还有淡淡的痕迹,那些痕迹……曲曲折折,似乎蕴藏着某种未知奇妙。
  “聂天小心!”
  安诗怡和聂东海、聂茜,都大声提醒。
  因为此时,胆大包天的聂天,竟然攀到了陨石上方,追寻着一个游动的火点,向陨石中心位置而去。
  他们也逐个冲入云家,在陨石边沿停住,焦急地看着聂天,让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  而聂天,发现那灰褐色的陨石,除了有点发烫以外,也没有什么危险,就不顾他们的劝说,继续独立独行。
  很快,聂天就追逐着一个火点,到了陨石中央。
  在那儿,更多的火点聚集着,汇向一个奇异的图案。
  那图案,像是一扇半开合着的门,在不断接纳着那些光点。
  众多散落于陨石四边的光点,慢慢融化那图案时,那图案变得越来越亮,那“门”也从半开合的状态,渐渐敞开……
  “门?”
  聂天心神一动,忽蹲下来,仔细去观察。
  “难道……这图案和天门有关?因天门而起?”他暗暗思索着。
  “嗤嗤!”
  在他思考时,更多的光点逸入那图案内,那图案变得愈发璀璨耀目!
  盯着那图案细看的聂天,马上发现所有游弋于陨石表面的光点,在这极短的时间内,都汇入了那图案之中。
  “门”一般的图案,变得愈发刺目,并传来一股柔和的力量。
  聂天下意识地,伸手去触摸。
  当他的那只左手,点在那图案时,那图案骤然爆开,无数闪烁的光点,如暴雨般猛地飞入他掌心。
  一股酸麻火辣的感觉,蔓延他整个手臂,他忽地发现,从他的手背上,迅速突显出一个图案。
  那图案,就是他刚刚触碰的“门”!
  陨石上的图案顷刻消失,可却又在他手背上,以刺青的形态重现!
  “踏入天门的钥匙!”聂天福至心灵的惊呼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