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唤醒!
    骸骨血妖,那灰绿色眼瞳闪烁而出的光芒,让所有人都感觉到震撼和不安。?????  w?w?w?.?
  
      虞彤纤细五指紧握的血灵珠,一个渐渐显现的血影,明显比其它的血影大很多,那血影……和骸骨血妖分明存在着某种联系。
  
      不需要封罗和虞彤多说,其他人也能感觉到,那骸骨血妖似在一点点觉醒。
  
      封罗先前明确说过,骸骨血妖并没有被彻底炼化,他缺少最根本的生命之能,除非那个问题解决,否则骸骨血妖即便拥有着浓郁的血肉气息,也绝难苏醒。
  
      可聂天,只是滴落了几十滴鲜血,逸入那骸骨血妖的心脏内,那骸骨血妖竟然有了觉醒的征兆!
  
      众人看向聂天时,也都微微变色,觉得再难看透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聂天从坑洞内走出,重新站到厉樊身旁时,厉樊表情凝重,压低声音道:“你干了什么?为什么你的鲜血,可以助那骸骨血妖苏醒?”
  
      姜灵珠和安诗怡也不明所以地望着他。
  
      握着血灵珠的虞彤,一双妖异的眼瞳,同样布满了异色。
  
      这时,聂天也意识到他的做法,太过于唐突冲动了。
  
      他也有点后悔了。
  
      他血脉内可能存在的秘密,只有华暮一人知晓,就连他本人都浑浑噩噩。
  
      或许是想要验证血脉的奥秘,也或许是因为离天域遭遇大劫,他想尝试着扭转,所以他才鬼使神差地,将那一滴滴鲜血滴入骸骨血妖的心脏。
  
      他也没有想到,来自于他体内的鲜血,真的就能为骸骨血妖注入一股生命之力。
  
      那一股生命之力,将骸骨血妖的炼化,最关键的一步给补全了,令骸骨血妖有了醒来的迹象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这对血宗来说,乃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但他……可能会因此暴露出血脉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略略犹豫了一下,他以谎言来解释,“那个,我消失的那三个月,被带入了一个神秘的殿堂。在那殿堂内,我服用了一枚蕴藏着浓郁生命之力的果实。就是因为那果实,让我体内多了额外的生命能量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那生命能量,始终处于流逝状态,或许很快就没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那一股不属于我的生命能量,反正早晚都会耗尽,不如试着注入骸骨血妖体内,看看能否助他醒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,竟然真的成功了,我也非常的意外。”
  
      狱府的洪璨,听聂天这么一说,心神一震,喝道:“难道是生命之果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聂天讶然。
  
      他随便给出的谎言,洪璨……似乎当真了,这让他有些啼笑皆非。
  
      “一定是生命之果!”洪璨深吸一口气,表情无比的认真,没有丁点开玩笑的意思,“我听说生命之果,来源于一株生命之树。任何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生命种族,只要服用了一枚生命之果,就能大大增强生命之力,可以将寿龄提升一大截!”
  
      “譬如你师傅巫前辈,他就是受困于寿龄不足,在境界没有跨入灵境之前,无法获取额外的寿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时,如果服用了一枚生命之果,他就能多获得几百年的寿龄。几百年的时间,以你师傅的智慧和感悟,足以跨入灵境!”
  
      “可生命之果实在太罕见和珍贵了,别说我们离天域了,就算是在陨星之地的其余八域,生命之果都只是一个飘渺的传说。”
  
      话到这儿,洪璨以极为艳羡的语气,说道:“你小子真是福泽滔天,居然在天门内吞服了一枚生命之果。生命之果被你吞食不久,它所释放的生命之能,如今散逸在你的鲜血中,让你的鲜血蕴含着生命之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你鲜血的生命之力,令那骸骨巨人,多获取了一点寿龄,助他慢慢苏醒了。“
  
      “生命之果!”
  
      “竟然吞食了生命之果!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一枚生命之果,可以让他多获取几百年的寿命。只要他不是中途夭折,持续修炼下去,他总能一步步突破境界的桎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巫寂果真是会选弟子!”
  
      七宗的那些门人,听说聂天可能服用了一枚生命之果后,也都炸开了锅,羡慕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“该死的!他居然得到了一枚生命之果!”灵宝阁的邱衡内心在咆哮。
  
      “封叔!我,我恐怕控住不住!”就在此时,虞彤轻呼一声,身上陡然涌现出暴乱的血肉波动,她握着血灵珠的那只手,在轻轻颤抖着。
  
      看她的样子,那血灵珠似变得重逾千钧,即将拿捏不住。
  
      血灵珠内,那一道对应着骸骨血妖的巨大血影,疯狂地扭动着,眼看就要逃离出来。
  
      封罗大惊失色,他几乎瞬间就挪移到虞彤身旁,二话不说,伸手按向了虞彤的后背。
  
      从他的手上,隐隐能看到一缕缕血光,疯狂灌输向虞彤体内。
  
      虞彤得到了来自他的血肉精气的补充,也没有能掌控那血灵珠,那血灵珠内的血影,还是在疯狂乱窜着,一副想要摆脱血灵珠封禁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这时,聂天看到那骸骨血妖,灰绿色的眼瞳内,光芒如织,越来越明亮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骨骸内,一根根细密经脉血管内的鲜血,也从缓缓的流动,变得快速许多。
  
      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,从那骸骨血妖体内渐渐流逸出来,让坑洞周边的所有人,都心惊胆颤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,有着八级的血脉,一旦彻底觉醒,就算打了折扣,他可以发挥出来的战力,也堪比人族玄境的大炼气士。
  
      而这里的所有人,境界最高者,也仅仅只是先天境中期而已。
  
      一旦骸骨血妖失去控制了,他们会在极短时间内,就被骸骨血妖给斩杀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那骸骨血妖的生命之能,由你注入,你想想办法,看能否控制他!”封罗不断将自身的血肉之力,灌入到虞彤体内,但他发现以虞彤的能力,似乎还是不能真正压制那头骸骨血妖的残魂。
  
      天门内,聂天屡屡创造奇迹,骸骨血妖既然最终被聂天唤醒,他指望着聂天可以帮上忙。
  
      “我?”
  
      聂天苦涩一笑,对血宗种种禁术一无所知的他,压根想不到什么办法,可以让那头骸骨血妖安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尝试着,释放出一缕精神意识,逸入骸骨血妖体内。
  
      他那飘忽着的精神意识,倏一从灵魂识海走出,就突然心生异样。
  
      他隐隐有一种感觉,就在周边的天地之中,存在着一个残魂,那残魂……似被他给吸引牵动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心脏,突然间心跳加速。
  
  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  
      那头骸骨血妖的心脏,也在这一刻,以和他频率一致的心跳声,骤然狂跳。
  
      平躺在地的骸骨血妖,一个个尖利如刀的骨节,都弯曲着,开始活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,也从躺着的状态,慢慢地坐直了身子,并缓缓站起。
  
      他的后背,一根根利刺,闪烁着摄人的光芒,仿佛无坚不摧,能刺透所有护盾和金铁。
  
      他那灰绿色的眼瞳,深幽不可测,忽然落向虞彤手中的血灵珠。
  
      血灵珠内,来源于他的那一缕残魂,一下子飘逸而出,瞬间飞入他眼瞳当中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三十多米的骨身,从那坑洞内陡然飞出,并“轰”的一声后,就在聂天身旁停下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的两脚,如刺入豆腐块般,深深刺入坚硬的石地内。
  
      他灰绿色的眼瞳,茫然地盯着聂天,只在聂天的身上,感觉到一丝让他舒服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那气息,来源于聂天心脏内的生命之力,来源于聂天鲜血内的丝丝生命之力。
  
      而他,能苏醒过来,所依仗的,就是聂天体内的生命之力!
  
      从残魂飞出血灵珠,逸入骸骨血妖的霎那,聂天就突生一种奇怪的感觉,这头血宗耗尽无数心血炼制的骸骨血妖,只对他有着依赖感和认同感。
  
      “离他远点!”
  
      凌云宗的厉樊,骇然失色,一手抓住安诗怡,一手抓住姜灵珠,瞬间将两女从聂天身旁带走。
  
      其余七宗的门人,也都以充满恐惧的目光,看向聂天,并逐步远离他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你还我骸骨血妖!”虞彤瞪着他怒喝。
  
      “别冲动!”封罗死死拉住她,免得她发疯了,不顾一切地冲向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