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两百四十一章 炼化兽血
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聂天回到自己修炼的石室,天色已完全暗了。
  
  夜晚的破灭城,万籁俱静,城内那些凶悍残暴之辈,也都是在夜晚苦修。
  
  聂天也不例外。
  
  那一枚得自杨凌的储物戒,他从怀中取出,一缕精神意识逸入其中。
  
  金岩犀庞大的躯体,在幻空山脉时已经被裴琦琦剥了皮,取了犀角。
  
  它的兽体,被塞入储物戒时,也被裴琦琦顺手给切成了一截截,并且将鲜血放尽。
  
  如今,储物戒内除了一截截金岩犀的兽体外,还有十几桶金岩犀的灵兽之血。
  
  但,即便如此,金岩犀的肉和鲜血,也仅仅只占储物戒的十分之一空间。
  
  根据裴琦琦的说法,所有储物类的空间器物,都不能储藏鲜活的生命,活着的金岩犀也无法塞入储物戒。
  
  只有死去的,没有灵魂的灵兽,才能放入储物戒。
  
  储物类的器物,不存在空气的流动,肉类可以长久保存。
  
  一般而言,储物戒因为等级较高,是可以在其中布置空间壁障,仅容主人来取物和窥视。
  
  幻空山脉时,裴琦琦只是帮聂天将杨凌的空间壁障给破掉,并没有在那一枚储物戒的内部,另外去缔结出新的空间壁障。
  
  裴琦琦给出的解释是,这一枚储物戒,聂天一旦遗失了,他也就死了。
  
  死了以后,那一枚储物戒属于谁,会不会被人破开空间壁障,对聂天来说毫无意义。
  
  所以,她没有劳神耗费力量,去为聂天专门去构建一个新的空间壁障。
  
  “四级的金岩犀……”
  
  聂天嘀咕了一句,心神一动,将一桶金岩犀的鲜血从储物戒取出。
  
 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,瞬间弥漫到整个石室,不明所以地人如果靠近,还以为聂天这儿为凶杀案场。
  
  看着那一桶鲜血,聂天略有些犹豫,在考虑要不要以血宗的炼血术去炼化。
  
  李冶和裴琦琦都提醒过他,所有裂空域还存活的灵兽,都是适应了裂空域的恶劣环境,从污秽的灵气内抽离力量去修炼。
  
  这些灵兽的鲜血和灵兽肉,全部蕴含杂质,已经不适合食用。
  
  就是因为这样,本来应该也价值不菲的金岩犀的血肉,裴琦琦一点兴趣都没有,原本是打算舍弃的。
  
  聂天之所以犹豫,也是不确定他修炼的炼血术,还有自己的躯体,在吸收消化金岩犀的血肉时,会不会被混入那些杂质,会不会有反作用。
  
  可最近一段时间,他所储藏的灵兽干肉,已渐渐被耗尽。
  
  他深知自己的躯体特殊,一般的食物,是没办法助他淬炼体魄,让他这具身体持续强大的。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只有如金岩犀这般,血肉之内蕴藏着丰沛力量的食物,才能给他带来巨大的益处。
  
  四级的灵兽,就算是在离天域,也是极为罕见之物。
  
  他认了巫寂为徒,巫寂知道他自身特殊,也仅仅能为他提供二级的灵兽来食用,四级的灵兽连巫寂都没办法。
  
  “试试吧,实在不行再说!”
  
  斟酌许久,聂天一咬牙,立即伸出一根手指,放在那一桶金岩犀的鲜血中。
  
  他默运炼血术。
  
  一点血光,从那一根指头中闪烁出来,桶内的金岩犀的鲜血,似忽然被吸引。
  
  一滴滴粘稠的鲜血,顺着聂天的那一根手指,悄然被炼化着,化为一缕缕精纯的血气,逸入其体内。
  
  所谓炼血术,主要就是炼化灵兽之血,将鲜血内的血气提炼出来,融入自身。
  
  还有一点,就是以炼血术来炼化血丹,从血丹内抽离血气,同样是融入丹田灵海内的血之漩涡。
  
  由于聂天异于常人,他修炼了炼血术多时,也借用了血丹,可始终不能将血气纳入灵海,从而形成一个血之漩涡。
  
  他本以为他不适合去钻研炼血术,可华暮却告诉他,他的特殊,才使得他更加适合炼血术的修炼。
  
  “呼呼!”
  
  木桶内的鲜血,轻轻旋动着,化为了一个小小的涡旋。
  
  涡旋以聂天的手指为起点,慢慢旋动着,在净化着木桶内的灵兽之血。
  
  一缕缕的精纯血气,逸入聂天的体内,被他牵引着,尝试纳入丹田灵海的过程中,已悄然散逸开来。
  
  那些血气,本来是沿着特定的筋脉轨迹,是朝着小腹处的灵海游弋的。
  
  可每一缕血气,中途的时候,就悄然散落于他的鲜血,脏腑,和一根根骨头内。
  
  他很快就感觉到,从自己的体内,生出了暖洋洋的异样感。
  
  炼化金岩犀的鲜血,让他觉得心神迷醉,浑身舒坦,仿佛浸泡在温泉中,说不出的舒服。
  
  他很明显地感觉到,那一缕缕来自木桶内的精纯血气,存在着极为浓郁的血肉精气。
  
  通过炼血术的炼化,所有的血肉精气,都被他这具躯体给顺利吸收,他没有产生一点的不适感。
  
  不知不觉间,一桶金岩犀的鲜血,就被他以炼血术给炼化。
  
  停了下来的他,静坐于原地,仔细感受了一番,还是觉得全身舒泰,身上没有那儿是不对劲的。
  
  他于是相信,金岩犀鲜血可能混入的杂质,应该不影响他。
  
  他站起来,好奇地看了一眼木桶,突轻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  
  一桶金岩犀的鲜血,被他以炼血术炼化以后,那木桶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底部并非空空如也,并没有见底。
  
  凝神细看,他才注意到在木桶的桶底,有着薄薄一层灰黑色的黏糊物,那黏糊物没有腥味,只散发着淡淡的臭味和腐味。
  
  “这是……”
  
  聂天眼睛渐渐亮起,突生明悟,立即就意识到那一层散发着臭味和腐味的灰黑色粘稠物,就是那一桶金岩犀鲜血的杂质!
  
  炼血术,在炼化金岩犀的鲜血时,竟然将鲜血内的杂质和污秽之物,已经给炼化掉了!
  
  这意味着,他所吸入体内的血气,根本就不掺有任何对他不好的杂质!
  
  “炼血术!”
  
  他忽地想起,那骸骨血妖还能通过妖魔的鲜血,以炼血术来炼化,从而增强自己的血肉精气。
  
  妖魔,以通过魔气来修炼的,他们的鲜血也绝对和陨星之地的灵兽不同。
  
  炼血术,连妖魔的鲜血都可以炼化,只提取最精纯的血肉精气,那么裂空域的灵兽,自然同样可行!
  
  想通这一点后,聂天大喜过望,愈发感激华暮。
  
  他完全相信了华暮的判断,意识到血宗的炼血术,对他这种体质特殊,拥有独特血脉者而言,有多么大的帮助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空掉的木桶,被他塞入储物戒,他又取出一桶新的金岩犀的鲜血,继续以炼血术来炼化。
  
  长夜漫长,他不知疲惫的,通过血宗的炼血术,去全身心投入地炼化金岩犀的鲜血。
  
  不知不觉间,四桶金岩犀的鲜血,都被其以炼血术来炼化。
  
  原本,让他觉得浑身舒泰,暖洋洋的感觉早已消失,他在炼化第四桶鲜血时,筋脉开始觉得火辣辣的疼痛。
  
  新的血气,逸入躯体时,他的血肉、脏腑和骨骸吸收的时候,不但缓慢了许多,而且觉得越来越沉重困难。
  
  他的心跳,也从正常的频率,变得越来越快。
  
  他渐渐意识到,四级的金岩犀,和他以前吸收的二级灵兽肉,有着很大的区别。
  
  以他躯体目前的强度,似乎想要持续地,以金岩犀的鲜血来淬炼,应该是不太可能的。
  
  他知道他突获重财,有些过于急切了,渐渐超出了血肉的负荷。
  
  于是,他在炼化了四桶金岩犀的鲜血以后,就主动停了下来,也不急于修炼,而是闭着眼,以精神内视脏腑骨骼,去查看自身的状况。
  
  往常,他以精神意识窥探灵海,能清晰看出动向。
  
  但是,精神意识对五脏六腑的窥视,总是模模糊糊,无法看个真切,没办法细致入微。
  
  他想了想,尝试着动用灵魂识海内,那七颗碎星的灵魂之力。
  
  ……
  
  (本章完)
  
  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