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两百九十二章 搅局者!
    之后的十来天,聂天徘徊于密林深处,借助于七只天眼,和宋丽调动的狩猎者捉‘迷’藏。
  
      其间,他通过天眼的奇异,又遇到几批来密林斩杀高等级灵兽的队伍。
  
      在那些队伍当中,都有和宋丽、吕雁一样的人物,那些‘女’人都是狩猎者,专‘门’负责‘诱’导外沿的队伍深入密林。
  
      初始时,聂天并没有太多异常举动,往往只是跟着他们。
  
      待到他们捕杀了高等级的灵兽,将灵兽身上值钱的灵材取走离开了,他才会悄无声息地出现,将四级灵兽的血‘肉’给分割收藏。
  
      通过这样的方法,他在这十来天的时间内,又收获了五头四级灵兽的血‘肉’。
  
      他估‘摸’着,他所藏的灵兽血‘肉’,已经够他消耗一阵子了。
  
      被宋丽驱动着的狩猎者,在这些日子里,果真是到处搜查他的踪迹。
  
      他也碰到过几次狩猎者。
  
      每一次,他都通过天眼的灵敏嗅觉,先一步察觉,提前避让。
  
      只要是凡境以下,没有将‘精’神力蜕变为魂力的炼气士,都难逃七只天眼的提前窥视。
  
      天眼内,含有高等级的魂力,那些先天境的炼气士,也无法感测到天眼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就是依仗着天眼,他才能屡屡有惊无险,不但成功避过狩猎者的追击,还获得了五头高等级的灵兽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他日日吞咽着大量的灵兽血‘肉’,来满足那一道青‘色’血气的无尽渴望。
  
      深夜时,他则是凝神牵引星辰之光,纳入星辰漩涡内,去凝为一滴滴星液。
  
      他暂缓了对灵海的拓张,不再消耗大量的灵石,去‘精’炼灵力,也没有以火属‘性’、木属‘性’的灵材,以火焰漩涡和草木漩涡去炼化。
  
      在他来看,等返回破灭城,他可以通过血骷髅的特殊修炼室,更快地吸纳灵气,来帮助灵海进行开拓。
  
      火属‘性’和木属‘性’的材料,破灭城有的是,他能在破灭城内随时修炼。
  
      唯有星液,只能在幻空山脉来凝炼提升,所以他大部分的‘精’力,都在凝聚着星液,让星辰漩涡内的星液,一滴滴增多着。
  
      眼看时间差不多了,他开始改变方针,他之后再遇到那些来密林探险的队伍,都会给予警示,去破坏狩猎者的计划。
  
      一支八人队伍,游‘荡’在密林当中,为首一人,突然看到一株光秃秃的树木上,刻画着明显的文字。
  
      他凑上前,细细辨别,很快从那些文字上,得到了重要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那人看完后,霍然转身,向队伍当中一名相貌平平的‘女’人喝道:“拿下她,检查她的储物手环,看她是不是狩猎者的眼线!”
  
      树干上的讯息,就是聂天刻画出来的,他将狩猎者的布局,对一支支队伍的暗算和图谋,都说的清清楚楚。
  
      那个平凡的‘女’人,一听到为首者的吆喝,就惶然失‘色’。
  
      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她迅速闪掠着,向远处逃遁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追!她是狩猎者的眼线,故意引导我们来此,让我们去斩杀高等级的灵兽,等事成以后,再来屠杀我们!”那人暴喝。
  
      类似的事件,最近两日,不断地在密林的各
  
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    个角落上演。
  
      每当聂天通过天眼,看到这样不明所以地队伍,被一名狩猎者安排的‘女’人,给诓骗到密林,就会给出提醒。
  
      那些队伍的首脑,没有一个是傻子,他们很快就能辨别出真假。
  
      他们往往能击杀狩猎者的眼线,就算没有成功,也会迅速从密林深处退走,不敢停留于此,让自己成为狩猎者的目标和棋子。
  
      一株光秃秃的古木旁。
  
      早已恢复过来的宋丽,一身简洁战斗服,曲线劲爆,脸‘色’却森寒如冰。
  
      她冒着寒气的眼睛,盯着古木上聂天刻画出来的文字,银牙暗咬,高耸的双峰颤颤巍巍。
  
      几名先天境的狩猎者,一个个也都是脸‘色’‘阴’沉,沉默不语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查!究竟是谁干的?”宋丽咆哮道。
  
      密林深处的行动,她才是发起人,也是提议者。
  
      整个计划,都是由她暗中促动形成,通过这种方式,他们不费一兵一卒,不但得到了众多高等级灵兽身上的灵材,还击杀了众多中天境甚至先天境的炼气士,收获颇丰。
  
      她本以为这个计划可以持续下去。
  
      她以为无人可以察觉。
  
      在她的想象中,她能通过这个密林,以她的计划,为他们这一支狩猎者斩获丰厚的果实,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。
  
  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她‘精’心筹划的行动,竟然会被人识破,还被‘弄’的众人皆知。
  
      她并不知道,留下那些文字提醒者,正是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!我们马上去查!”一名先天境狩猎者急忙表态。
  
      “废物!你们统统都是废物!”宋丽暴跳如雷,“区区一个中天境初期的李天,你们找了那么久,都没有给我找出来。现在竟然又冒出来一人,识破了我的计划!一定是你们这些家伙不谨慎,才会被人看出了端倪!”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那人赶紧认错。
  
      “滚!都给我滚!给我将那个李天,还有留下提醒的家伙,活着带到我面前!”宋丽怒道。
  
      一众围着她的狩猎者,畏畏缩缩,一步步后退,渐渐分散开来,去搜查聂天和那人的动静和踪迹。
  
      又过了三天。
  
      聂天像是一道看不见的幽灵,游‘荡’在密林深处,一碰到前来探索的队伍,就会留下讯息。
  
      三天过后,他再没有看到一支队伍敢于踏入密林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离开的那些队伍,遇到其它的团队时,都会给予警示。
  
      本来准备涉足密林深处的队伍,知道狩猎者的计划和图谋后,也全都放弃了。
  
      有几支队伍,还从他们当中找到了狩猎者的眼线,以酷刑‘逼’迫,成功获知了狩猎者的计划。
  
      被宋丽安排在那些队伍当中的眼线,因此而死亡,狩猎者终于开始出现伤亡。
  
      没有更多的队伍进来,聂天也得不到灵兽的血‘肉’,以他的力量,想要单独啃下一头四级的灵兽,或许也有成功的希望。
  
      只是,他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。
  
      一旦他没有能短时间内,将一头四级灵兽击杀,战斗的动静吸引到找寻他的狩猎者,他就会惹上大麻烦。
  
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    因此,他始终克制着自己,没有对高等级的灵兽下手。
  
      只要碰到那些四级的灵兽,他就会提前避让,和避让搜寻他下落的狩猎者一样。
  
  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,他通过对那些队伍的观察和窥听,他也得到了很多关于暗月、血骷髅和流火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暗月那边,在血骷髅和流火的联手围击下,只有一个麻九活着突围幻空山脉,已踏上归程。
  
      流火那边,知道血骷髅和暗月的厮杀,并不是因为发现什么奇宝,仅仅只是恩怨引发的‘私’斗以后,也放弃了进一步和血骷髅的争夺。
  
      血骷髅和流火旋即罢战。
  
      “是时候回破灭城了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估‘摸’着,继续逗留密林,早晚都会‘露’出破绽,从而被狩猎者缠上,于是决定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临走前,他还要恶心宋丽一下,于是又留下了一个特殊的讯息。
  
      在他走后,那个特殊的讯息,很快被狩猎者发现……
  
      “小姐,我们发现了一个东西。”那名先天境中期,身材高大的狩猎者,毕恭毕敬地来到宋丽身旁,垂下头,低声道:“虽然很不愿意,但我还是觉得,你应该过去看一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发现李天了?还是那个散播讯息者?”宋丽‘精’神一振。
  
  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那人一脸地难为情,“是一个讯息,我觉得……你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宋丽皱眉道。
  
      不多久,在那名高大的先天境炼气士的带领下,宋丽就来到聂天留下讯息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也是一株大树,树干上,以利器割出一行字:宋丽贱人,你们慢慢玩,老子先回破灭城了——李天。
  
      “李天!”
  
      看清那一行字后,宋丽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啸,啸声似能刺破耳膜。
  
      宋丽气的瑟瑟发抖,“竟然是他!竟然是他捣鼓出来的好事!李天,老娘若不杀你,誓不为人!”
  
      那一行字,她实在是太熟悉了,她一眼就认出,留下字迹者,就是最近不断破坏他们计划的那个人!
  
      那人,赫然就是李天!
  
      李天和那人的重合,让宋丽怒意翻倍,她恨不得立即将李天搜寻出来,以她能想到的所有酷刑,去折磨聂天,看着聂天凄厉惨叫而亡。
  
      “那家伙,仅仅只是中天境初期,年龄也不大。凭他,怎么就能看出小姐你‘精’心布置的计划?”先天境的狩猎者疑‘惑’不已。
  
  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宋丽冷冷看着他,“你们自己无能,败‘露’了计划,连我的‘侍’‘女’吕雁都被害死了,还没有给我把李天搜寻出来,你还有脸说?”
  
      “属下知错!”那人连忙致歉。
  
      “此地计划中止!”宋丽深吸一口气,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那李天回破灭城了,从现在起,我们的目标,就是在中途截杀他!”
  
      “要是让他活着返回破灭城,我们在密林所做的一切,都只是一个笑话!”
  
      “通知所有人,在幻空山脉和破灭城之间,给我找到这个该死一万次的李天!”
  
      “记住!我要活的!”
  
      “遵命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