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三百一十章 外界变幻

      离天域,凌云宗后山。
  
      血宗宗主黎婧,驾驭着那座血色莲台,又一次降临此地。
  
      这已经是最近半年,黎婧的第三次到来了。
  
      清晨,云雾缭绕,巫寂耷拉着眼皮子,半睡半醒,似在神游物外。
  
      直到黎婧落下,他才缓缓睁开眼,瞥了一下黎婧,淡然道:“又来作甚?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究竟在何处?”黎婧表情凝重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的确一无所知。”巫寂态度冷淡。
  
      黎婧沉默了一下,突然深深叹息,道:“临近狱府的那一道空间裂缝,释放出来的魔气,越来越浓郁了。那些魔气蔓延的速度,比我们所想的快了很多。再这样下去,顶多一两年时间,狱府都要被迫迁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与我无关。”巫寂不耐道。
  
      “狱府或许与你无关,但离天域呢?”黎婧黛眉深锁,“以那魔气蔓延的速度,要不了十年,不,或许只要七八年,整个离天域都会被魔气覆盖。到了那时,即便妖魔没有大举入侵,所有生活在离天域的炼气士,凡人,都只能被迫远离。”
  
      巫寂微微皱眉,可依然保持着沉默。
  
      “陨星九域,玄天域和千绝域的那两道空间裂缝,也是一样。”黎婧显得忧心忡忡,说道:“等浓郁的魔气,将玄天域和千绝域也一并淹没了,这两个域界的凡人和炼气士,也只能迁离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其它七域,到时必须腾让出地界出来,供玄天域、千绝域暂时入驻。玄天域和千绝域的宗门足够强大,另外七域总要给面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离天域却不同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时,我们离天域的凡人和炼气士,背井离乡后,能否找到合适的域界暂居,都是未知之数。即便有一个容身之地,恐怕也是天地灵气稀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寄人篱下的日子,并不好过,你应该也不想看到整个离天域,都在别人的鼻息下苟延残喘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知聂天人在何处!”巫寂面含怒色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顾虑什么。”黎婧明眸一转,轻声道:“我得到了消息,听说那三个碎星印记,必须循序渐进地炼化感悟。天宫那个名叫宁央的人,虽然得到了一枚碎星印记,却根本无法修炼感悟。”
  
      巫寂神色微动。
  
      黎婧趁热打铁道:“也就是说,只要聂天领悟了一个碎星印记,天宫那边,就没办法强行剥夺。玄天域、离天域和千绝域,都需要三个碎星印记的神秘异力,来重新封禁裂开的空间缝隙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会是最关键的人物,只要他领悟了一个碎星印记,就能成为那最关键的一环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论是天宫,还是千绝域的那些炼气士宗门,都需要他活着。”
  
      巫寂依旧沉默,不过眼中,却冒出思索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“你要是能联系到聂天,就告诉他,只要炼化一个碎星印记,就早点回离天域吧。”黎婧一脸诚恳地说道:“三大域界,都需要他好好活着,需要借助于他的力量。在我来看,炼化一个碎星印记的他,能得到另外一场大造化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大造化?”巫寂终于询问。
  
      “因宁央无法炼化第三个碎星印记,只要他炼化其中一个,宁央的那个碎星印记,都可能被天宫剥夺,从而被交到他的手中。”黎婧表情认真,“只有三个印记合一,才能封禁空间裂缝,宁央没有能力炼化,天宫也只能将宝压在聂天身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巫寂眼睛微微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我这趟专门过来,就是告诉你这个消息,希望你能通传聂天,让他加紧将第一个碎星印记炼化,然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现身,再也不必躲躲藏藏了。”黎婧将情况道明,也就不再久留,随后便离开。
  
      巫寂静坐原
  
      地,思忖许久,才喃喃道:“我只知,他被华暮带走了,具体人在何处,还真不清楚啊。”
  
      同样在离天域。
  
      天宫的苏琳,倩影忽地显现于一座山巅,那山巅本是宁央近期所在之地。
  
      “小师叔,小师叔你在何处?”苏琳轻声呼唤。
  
      她还释放出精神意识感知,却没有觉察到丝毫宁央的气息,不由地暗暗皱眉,一脸忧色。
  
      山巅一块竖立的岩石上,随着她精神意识的波荡,突显一行字迹。
  
      找不到聂天,誓不回宗宁央!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山巅景物突然扭曲模糊,一名天宫的老者,凭空闪现。
  
      他盯着那一行宁央所留的字迹,脸色阴沉,道:“宁央是不是收到什么消息了?”
  
      苏琳毕恭毕敬,“我也不知。”
  
      她心里却很清楚,这名从天宫走出的老者,亲临此地的目的,就是为了剥夺宁央身上的那一枚碎星印记。
  
      天宫也渐渐弄明白了,三个碎星印记,必须由浅入深,一个个接着修炼。
  
      宁央获得的那个碎星印记,乃是最后一个碎星印记,除非他得到聂天身上的两个印记,不然根本无法参悟。
  
      而聂天,已消失许久,按道理而言,早就在感悟炼化那两个碎星印记了。
  
      玄天域的那一道绽开的空间缝隙,泄露出来的魔气,比离天域这边还要浓郁的多。
  
      和那道空间缝隙临近的天宫,眼看魔气泛滥,渐渐蔓延而来,宗门上下都被震动,心急如焚。
  
      宁央和苏琳,还有不少天宫的眼线,四处搜查聂天的踪影无果。
  
      宁央,既然没有办法炼化那一枚碎星印记,天宫从大局考虑以后,决定将宁央那无法炼化的一枚碎星印记剥夺。
  
      一旦拿到宁央身上的碎星印记,天宫就打算传讯另外八大域界,告知陨星之地所有的炼气士宗门,让他们一起宣告,邀请聂天成为天宫的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入宫的见面礼,就是宁央身上的第三枚碎星印记!
  
      在天宫来看,消失许久的聂天,只要还活着,必然就参悟炼化了碎星印记。
  
      这意味着,他们若想不迁离玄天域,想要玄天域、千绝域和离天域,不被魔气淹没荼毒,就只能寄希望于聂天身上了。
  
      可天宫内部刚刚达成默契,安排人来离天域,准备剥离宁央的那一枚碎星印记时,宁央竟然也消失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“宁央自幼聪明,他或许也感觉到了宗门内部的异样气氛,所以提前逃离了。”老者阴沉着脸,“聪明归聪明,却不顾全大局!在宗门需要他付出那一枚碎星印记时,竟潜藏了起来,实在是不识趣!”
  
      苏琳苦涩一笑,道:“黄老,说句大不敬的话,如果你是宁央,得到了碎星古殿的传承,即使暂时无法炼化参悟,你会拱手让给别人吗?
  
      老者面色古怪,沉吟许久,才轻叹一声。
  
      扪心自问,他觉得换了他是宁央,得到这场大造化以后,也不会白白拱手相让。
  
      数日后。
  
      聂天和蔡渊、李冶两人,乘坐着那一辆金铁战车,穿过了无垠荒野,终于返回破灭城。
  
      血骷髅出动以后,荒野恢复了宁静,所有的狩猎者组织,只能狼狈而逃,再也不敢进行狩猎活动。
  
      很多破灭城内的炼气士,也都趁着这个机会,纷纷出城,开赴向幻空山脉。
  
      回归的路,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扰,没有遇到一个狩猎者。
  
      只有那些进出破灭城的炼气士,隔段时间就会遇见,那些炼气士眼看金铁战车呼啸而过,都会举目眺望。
  
      蔡渊和李冶,那些人都认得,唯有聂
  
      天并不熟识。
  
      联系起最近一段时间,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,他们都猜测出了聂天的身份,知道他就是被所有狩猎者通缉围剿的华天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,都深深记住了聂天的相貌,对他心怀惧意。
  
      回城后,聂天、李冶两人,都立即和蔡渊道别。
  
      蔡渊拿着来自聂天的那个盛满了储物手环的大口袋,去血骷髅的总部,清点物资,为聂天兑换成等价的灵石,还有血骷髅内部对应的功勋点。
  
      经过几日的调养,聂天枯竭的灵海,早已恢复如初。
  
      只有火焰漩涡和草木漩涡,还有星辰漩涡,暂时没有以相应的灵石来恢复,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他身上的伤势,也都痊愈了七七,等回到李冶和裴琦琦的那座庭院,他马上取出灵兽肉,又开始大快朵颐。
  
      “跟我来!”
  
      李冶仰着头,意气风发地在前方引路,将其带到独属于他的一间特殊的炼器室。
  
      那一间炼器室内,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奇特材料,有用来测试不同灵力属性的奇石,还有检测灵力流动速度的器物,包括可以感应体内血肉气息,躯体的坚韧强度的许多奇特的弹弓。
  
      聂天过来以后,李冶先仔细询问,然后以种种奇异的测炼器物,将聂天的灵海,血肉,还有精神力的强度,都一一感应了一番。
  
      “怪物!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天生没有独特的属性,所以修炼了五行中的火、木两种属性的力量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比较稀罕的星辰之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的躯体,强悍程度,堪比幻空山脉的变异灵兽!普通的伤势,能很快就恢复。低等级的灵器,或许都无法洞穿你的血肉!”
  
      “非同一般的恢复力,强大的爆发力,三种不同的力量属性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”
  
      李冶通过那些器物,将其全身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,竟然将聂天几乎所有的秘密,都给勘察了个清楚明了。
  
      他啧啧称奇,不断感叹着,喋喋不休地感叹着。
  
      聂天配合着他,脸色阴晴不定,生出一种**站在他面前,被他给全方面探察的怪异感。
  
      打量着这间炼器室内,那些稀奇古怪的器物,聂天暗暗吃惊。
  
      那些看着怪模怪样的器物,在他身上扫荡着,居然能够将其隐藏着的很多秘密,都巨细无漏地清晰呈现出来,令他又是吃惊,又是惊惧不安。
  
      除了心脏的那一道含有生命血脉的青色血气,还有灵魂识海内的七个碎星,他对李冶似乎已没有秘密可言。
  
      包括修炼的碎星诀,都被李冶以一种球形器物,给感测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好在,似乎在陨星九域,也有不少人修炼星辰之力,那李冶并没有将他灵海内的星辰漩涡,和碎星诀联系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!”
  
      许久许久以后,李冶看着身旁闪烁着奇异光点的器物,对聂天说道:“后面就没你什么事了,我会根据我得来的资料,根据你自身的特殊,帮你炼制一件只适合你使用的灵器!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我丑话先说,你情况比较特殊,我帮你炼制的那件灵器,需要很多珍贵的材料,要耗费巨资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会立即联系蔡渊,让他不急着将你的收获,全部换成灵石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感觉,帮你炼制的那件灵器,可能会消耗掉你斩获的所有灵材,你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手去做吧。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“爽快!”李冶哈哈大笑,“三个月!给我三个月时间,我一定帮你炼制一件非凡的灵器!我保证你会喜欢!”
  
      ps下午要送人,今天一章,后面会补,抱歉哈
  
      本章完
  
  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