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三百八十四章 决裂!
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夜幕褪去,笼罩此地两年之久的浓稠魔气,也渐渐消散。
  
  云空,渐显一缕鱼肚白,天色渐亮。
  
  可聂天等人所在的山巅,却没有因为千绝域危机的解除,而欢呼欣喜。
  
  众人皆是沉默,气氛略显沉重,并隐隐呈现对峙。
  
  黄凡盯着聂天和阳宗、阴宗的众人,看了一会儿,突然深吸一口,以较为轻松地语气,对聂天说道:“我护送你来千绝域时,宫主让我告诉你,只要你答应入天宫,你就会成为我们天宫的天之骄子。”
  
  “天宫,所有的天材异宝,你都可以无条件的享用。”
  
  “你在修炼一途,所遇到的任何难题,宫主和大长老,都会为你悉心解惑。”
  
  “不仅如此,就连我们天宫的那一位,你以后都会见到。他也会为你,去解决所有修炼上的麻烦。”
  
  “你的外公,大姨,都能因为你,被带到天宫安享余生。”
  
  “还有,你从炎神殿得来的那件通灵至宝,也将永远属于你。我们天宫会和炎神殿沟通,让他们打消从你身上讨要炎龙铠的念头。”
  
  “入了天宫,以后陨星之地的未来,可能会被你所掌控。”
  
  “你有机会在数百年后,成为陨星之地的第一人,执掌天宫!”
  
  眼见硬的不行,黄凡突然改变思路,以巨大的诱惑,来鼓动聂天,希望聂天能清醒一点,知道他加入天宫以后,将会得到什么。
  
  阴宗和阳宗的那些人,听到黄凡给出的承诺,都暗暗动容。
  
  就连他们,觉得如果自己是聂天,面对聂天抛出的橄榄枝,似乎都难以拒绝。
  
  帮聂天解决一切修炼上的麻烦,赵洛峰、凌冬解答修炼的难题,就连“那一位”都会悉心教导。
  
  以后执掌天宫,数百年后,成为陨星之地第一人!
  
  这丰厚到极致的条件,拿给一个年纪轻轻,从离天域而来的小子,他……真的会去拒绝吗?
  
  孔弘和柳玲,还有其余人,都以无比复杂的目光深深看着聂天,在等候他的决定。
  
  连他们,心中都觉得,聂天应该答应黄凡,和他一同回天宫。
  
  可聂天,却依然皱着眉头,似在衡量着什么。
  
  “天宫……”聂天在心中喃喃。
  
  他回想起在天宫的那些经历,他在跟随着黄凡,到了玄天域的天宫时,也被天宫的巍峨壮阔给震慑到,知道天宫在陨星之地的超然地位,无愧于最强宗门的称呼。
  
  离天域,在面对第六魔域阿斯塔特家族入侵时,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绝望等死。
  
  千绝域,和第五魔域激战时,同样凶险万分,几乎覆灭。
  
  他隐隐知晓,魔域的战力,也是有区别的。
  
  第四魔域,比第五魔域、第六魔域的实力,还要强悍不少。
  
  天宫,在面对第四魔域时,以赵洛峰、凌冬为首的天宫众强,不但毫无惧色,还隐隐有所期待。
  
  他们,最终逼迫第四魔域的奥登,和他们达成了交易的默契。
  
  仅此一点,他就知道天宫的实力,究竟有多么的强悍。
  
  可在天宫,在那空间缝隙处,凌冬、赵洛峰对待他的态度,没有让他感觉到丝毫温暖,他当时也没有受重视的感觉。
  
  另外,天宫和妖魔私下的交易,也让他颇为反感。
  
  而千绝域的阴宗、阳宗,对待他的态度,却让他颇为的舒服。
  
  他还隐隐感觉到,阴宗和阳宗或许和碎星古殿大有渊源,他又是碎星古殿在陨星之地的唯一传承者。
  
  在那三座巨峰下面,有一艘船,还有两本和阴宗、阳宗有关的书册。
  
  再次衡量了得失,他又坚定了想法,对黄凡致歉道:“黄老,很是抱歉,我无心成为天宫的一员。若是你们的赵宫主,是因为其它的事情,想要询问我,我可以择日再去天宫。我在千绝域,还有一些未完的事情要做,暂时就不去天宫了。”
  
  黄凡陡然冷哼一声,喝道:“聂天!你别不识抬举!”
  
  聂天皱眉不语。
  
  “黄兄,强扭的瓜不甜,你还是自己先回天宫吧。”孔弘不悦道。
  
  “黄兄,你如果因为其他事,需要我们阴宗的协助,我们定当给于帮助。但若是想要逼迫聂天,将其强行挟持去天宫,恕难从命!”柳玲也凤目含煞。
  
  “我要和你们两宗宗主直接对话!”黄凡愤怒道。
  
  “我来了。”阳宗的李牧阳,似乎闻讯而来,瞬间就在黄凡面前显现,他洒然一笑,对黄凡说道:“你们的对话,我刚刚听见了。我现在就告诉你,孔弘的态度,就是我的态度。”
  
  黄凡一惊。
  
  在面对李牧阳时,他不敢盛气凌人,气势分明弱了一截。
  
  他的境界修为,仅仅只是玄境的后期,而眼前的李牧阳,则是灵境中期,乃陨星之地最巅峰的强者之一。
  
  他心里也清楚,眼前的李牧阳,比天宫的大长老凌冬都强悍一筹。
  
  整个天宫,和李牧阳实力相当的,乃是他们的宫主赵洛峰。
  
  在天宫,真正可以稳稳胜过李牧阳的,则是那位终年闭关,正在苦寻足够材料,要冲击虚域的耄耋老人。
  
  “请聂天加入天宫,乃是我们宫主的意思!”黄凡表态。“聂天若是自愿的,我无话可说。”李牧阳眯着眼,神情不变,“可他明明不愿,你天宫非要强行胁迫,我就不能苟同了。”
  
  黄凡还欲多言。
  
  李牧阳摆摆手,阻止了黄凡接下来的话语,道:“我并不是因为聂天得到碎星古殿的传承,和你们一样,非要留他在千绝域。他只要想走,随时都可以,我绝不阻拦。我不阻拦,当也同样不希望你黄凡,或者任何人阻拦他!”
  
  “你回去吧,就告诉赵洛峰,这是我李牧阳的意思!”
  
  “我邢嬛月,也是这个态度!”阴宗的宗主,将玄月轮收起,目送着安格斯沉落空间缝隙,也远远看向黄凡。
  
  黄凡猛然变色。
  
  一直以来,所有陨星之地的强者,都知道李牧阳和邢嬛月不合。
  
  这两人境界相当,分为阴宗和阳宗之主,暗自争斗多年。
  
  几乎每隔十来年,他们都会寻一个隐秘之地,以切磋的名义展开不论生死的血战。
  
  有时候,两人的战斗,能持续数月之久。
  
  底下的阴宗和阳宗,也时常相互战斗,死伤都是稀疏平常的事。
  
  几乎在绝大多数的事情上,两人都会产生分歧,会故意争斗,很少有例外。
  
  可这趟,在聂天这事上,他们竟然出奇地统一了意见。
  
  以天宫之力,不论面对的是阴宗和阳宗,都有着压倒性的优势。
  
  可如果阴宗和阳宗合力,即便是他们天宫,想要获得最终的胜利,也必须付出惨烈的代价。
  
  黄凡斟酌了一下用词,不敢再咄咄逼人,道:“好,我会先回天宫,传达两位的意思。”
  
  “黄兄,我送你去传送阵。”柳玲忙道。
  
  “不必!”黄凡一挥手,拒绝了她以银亮战车,带他去传送阵的好意,而是以玄境的修为,直接破空而起,孤身离去。
  
  他在即将消失前,猛地回头,冷冷看了聂天一眼。
  
  在他的那一束冰寒目光下,聂天身体一僵,一股寒意,似顷刻蔓延周身。
  
  这一刻,他知道他的拒绝,让黄凡动了杀机。
  
  从离天域开始,他和黄凡之间建立起来的脆弱的友谊,至此烟消云散。
  
  以后,在黄凡还有天宫的眼中,他聂天不会再是想要悉心栽培的种子,可能还会是尽可能抹掉的耻辱。
  
  “小子,我很好奇,你为何会拒绝天宫的美意?”李牧阳奇道。
  
  其余人,也都疑惑重重,都觉得难以理解。
  
  连阴宗的宗主邢嬛月,也悄然降临,以古怪的眼神审视着他。
  
  ……
  
  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