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善有善报
    ♂,
  
      一听说聂天和罗欣来自离天域的凌云宗,那人态度又明显好了不少,“凌云宗,那个……聂天,就是你们宗门的弟子?”
  
      罗欣一愣,眼神古怪地看了聂天一眼,轻轻点头:“不错,聂天是我们凌云宗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。”那人咧嘴一笑。
  
      他身旁的几个炼气士,不知为何,看待罗欣和聂天的目光,也忽然变得柔和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叫胥山,从千绝域而来。”那人愈发显得放松,说道:“我们来百战域前,千绝域那边的情况很糟糕。我们的很多亲人,如今都在千绝域,我们一直很担心他们的安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久前,我们从那些来此捕杀灵兽的一些人的口中,才知道因为聂天的出现,千绝域撕裂的空间缝隙被封禁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,可谓是间接帮助我们千绝域的亲人,渡过了生死大劫。”
  
      “虽然我们还没有回千绝域,可在心中,我们都颇为感激聂天。也是因为这样,上次我们碰到那些自称凌云宗的人时,相处很是融洽,我们还帮了他们的忙。”
  
      胥山讲这些话时,罗欣频频看向聂天,嘴角轻扬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暗叫巧了,不过他还是将话语转移,“你们在何处碰到他们的?还有,大概在什么时候?”
  
      “七八天前吧。”胥山估摸了一下,才说道:“在他们从这石林离开以后了,当时他们正在和灵兽厮杀,形势不太妙。我们本来并不想节外生枝,就是因为听说他们出自离天域的凌云宗,才出手搭救的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聂天和罗欣,都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根据来时的途中,那人的消息来看,姜灵珠和聂东海等人,在这石林应该出现了意外。
  
      两人本以为,聂东海等人,已经遭遇了不测。
  
      给胥山这么一说,他们就明白上次即便在石林出现意外,有人丢了性命,可姜灵珠一行人还敢继续逗留,那说明他们的损伤应该还能接受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,有没有一个老者在内?先天境的修为……”聂天描述聂东海的长相。
  
      胥山点头,“在,我印象很深刻,他也在队伍当中。”
  
      得知聂东海还活着,聂天彻底放下心,后面就不再询问了。
  
      罗欣则是通过胥山,细致追问,大致弄清楚了,聂东海、姜灵珠等人最后出现之地。
  
      问完以后,罗欣才说道:“你们这是打算回去了?”
  
      胥山笑了笑,回应说:“是啊,我们在百战域逗留的时间足够久了。虽然我们也死了一些人,可我们也有收获。既然知道千绝域安全了,我们就准备回去看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你们帮助了凌云宗,也谢谢你们告知我们这些消息。”罗欣衷心致谢。
  
      “不客气,真的不要客气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胥山连连摆手,然后又说道:“以后那聂天,若是回到凌云宗,你们遇到了,还请替我们致谢。因为他,我们千绝域的死亡危机解除,我们的那些亲人都活了下来,我们都非常感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心,我一定转告!”罗欣郑重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去忙活吧,我们还要处理这些灵兽的尸身。”胥山笑着说。
  
      “后会有期。”罗欣挥手道别。
  
      分开后,等离胥山等人有段距离以后,罗欣才笑看着聂天,说道:“好人有好报,如果不是你拯救了千绝域,让胥山他们知道。灵珠他们在遭遇灵兽袭杀时,胥山他们也不会伸出援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千绝域的那些宗门,整体是不错,都算是知恩图报,我对他们的印象也颇佳。”聂天点头表示同意。
  
      千绝域的李牧阳、邢嬛月,还有阴宗、阳宗的那些人,为了他和低阶妖魔换命厮杀,他还记忆犹新。
  
      其它的几个宗门,从那空间缝隙处离开时,也都过来郑重道谢。
  
      李牧阳和邢嬛月,为了他,甚至不惜得罪天宫……
  
      种种一切,都让他对千绝域的炼气士,颇有好感。
  
      这趟,以胥山为首的千绝域炼气士,知道姜灵珠、聂东海等人出自凌云宗,居然也因为他,伸手搭救。
  
      千绝域那些人的有情有义,让他很是感慨。
  
      “这边是谁在领队?”他随口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厉樊的师弟詹塬,先天境中期修为。”罗欣在这方面,一点没有瞒着他,诚恳地说道:“在凌云宗,看你外公不是很满意的,是冯壑长老、赵通长老,还有陈木生三个长老,还有他们下面的弟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经历过赤炎山脉之变,二师兄史逸,惨死于鬼宗之手。那时,我师父,其实对你态度有所改观,你母亲的事情……我师父不再介怀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后来,大师兄柳砚,也在天门内被炎神殿的唐阳所杀。。”
  
      罗欣神色黯然,“如此一来,就剩下我一个了,我师父早就不再忌恨聂家和你爷爷。这一点,等你遇到你爷爷了,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轻轻点头。
  
      罗欣的师父是乌兴,曾经也是他母亲的师父,他还小的时候,柳砚就极为照顾他,这点聂东海反复提起过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柳砚,史逸,相继死亡,乌兴这边只剩下罗欣一人,聂天也感到黯然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柳砚,是他将那块兽骨带到聂家,兽骨最终成为炎龙铠,数次救他性命。
  
      “有一天,在我境界足够时,不论那炎神殿的唐阳躲在何处,我都会将其找出来亲手斩杀!”他突然低声发誓。
  
      “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罗欣点头,“詹塬是宗主的弟子,灵珠自然是和他一道儿。冯壑长老,赵通长老,还有陈木生长老的人,分别去了古家、曹家和丹楼的区域,肩负着为凌云宗找寻一处,适应凌云宗举宗迁移的地方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三方,也各有损伤,在离天域空间缝隙封闭以后,他们有的回去的,有的也暂未回归。”
  
      “百战域灵兽横行,大家过来的时候,都知道会经历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外公既然没事,我们只需要尽快找到他,告诉他情况不同了,劝说他早点回离天域就可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罗欣一边宽慰着他,让他不要太担心,一边点明方向,还是让聂天继续引路。
  
      之后的路途,聂天通过天眼见到的灵兽和人族炼气士的战斗,愈发的频繁。
  
      十起战斗,人族能最终获胜的,至多四起。
  
      大半的厮杀,都以人族的惨败告终,面对着成群结队的灵兽,很多人族的队伍,都溃不成军,四散而逃。
  
      很多为了灵材,还有灵兽而来的人,最终反而成为了灵兽的食物。
  
      天眼所见的战斗,聂天没有干涉的想法,不论胜负如何,他都会选择避让开来,以免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。
  
      弱肉强食,他早已司空见惯,裂空域比起这里,要更加的血腥残酷,他也都适应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这天夜里,就在他即将赶到胥山指明地时,通过一只散落在外的天眼,他又看到三头灵兽对几个人族的袭杀。
  
      那几个,境界最高者,也仅是先天境初期,全部修炼一种剑决。
  
      本欲置身事外的聂天,稍稍注意了一下,发现他们战斗的剑决,竟然和薛龙修炼的剑决一模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咦?”
  
      又暗自看了一会儿,他确信那些人修炼的剑决,就是薛龙的,终于改变了主意。
  
      他于是领着罗欣,迅速赶到交战区,马上参与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两头三阶的金角兽,加一头四阶血脉的金岩兽,在聂天和罗欣的加入以后,终于被逐个击杀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多谢。”那名先天境初期者,急忙道谢,并表态:“四阶的金岩兽归你们了,我们只要两头金角兽即可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聂天摇了摇头,突然道:“你们……和薛龙什么关系?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