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四百零七章 再次分别
<>有董家人护送,回去的路,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麻烦。
  
  因董丽不断催促着,聂天和凌云宗的一行人,都没有浪费时间,呈一条直线,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董家。
  
  六日后,聂天到达百战域的董家门前。
  
  这六天,他闲暇时,都和聂东海、聂茜一道儿,难得享受了一阵子久违的亲情。
  
  可美好的日子,总是短暂,到了董家,也就意味着分别。
  
  他并不知道,因阴宗和阳宗的出面,即使他没有答应董丽,那董丽或许也不敢乱来。
  
  他也没有告诉凌云宗的那些人,他和董丽私下达成的协议,只说董丽是他的朋友。
  
  到了董家门前,在董丽的安排下,一行凌云宗的人,包括聂东海、聂茜,都被很快带到了董家的一座小型传送阵前。
  
  不远处,董丽和秦嫣两人,一边看着聂天,一边轻声细语。
  
  “外公,大姨,我在百战域还要待一段时间,你们先回离天域吧。”聂天不舍地说道。
  
  “你长大了,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外公不耽误你。”聂东海轻轻点头,“不要担心我们,我们会自己照顾好自己。你一人在外,万事小心。”
  
  “我明白。”
  
  “聂天,有时间回凌云宗看看,你师傅也很担心你。”罗欣道。
  
  “那是自然。”聂天笑了笑,“除了我外公和大姨,我最挂念的就是他老人家。你们回去后,遇到了他老人家,替我转告一下,一直没有见到他,是我的不对。”
  
  “你念着你师傅的好就行了。”罗欣笑着说。
  
  “你们保重吧。”看着他们一一进入同为水月城的传送阵,聂天挥挥手,“等我手头的事情处理好了,我会去凌云宗一趟,再会。”
  
  “你也保重。”
  
  “照顾好自己。”
  
  传送阵释放出蒙蒙灵力白光,将所有凌云宗的人裹住,一阵空间震荡过后,眼前的那些人,尽数消失。
  
  看着空空无也的阵法,聂天怅然若失,略显不舍。
  
  “好了,一个大男人,别像个娘们一样。”董丽在旁边撇嘴,不冷不热道:“我还没有满十岁,就踏遍陨星九域了。人生在世,自然是需要多出去走动走动的,困守一地修炼,是没有什么出息的。”
  
  秦嫣呵呵轻笑着,说道: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是野丫头?”
  
  “你不也是?”董丽回击。
  
  聂天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从分别的伤感中走出,扭头看向眼前两女。
  
  恢复真容的董丽,妩媚妖娆,举手投足间,都流露出迷人风情,像是正在盛开的玫瑰。
  
  秦嫣衣着素洁典雅,眉目如画,气质恬静如水,明眸闪烁时,也充满了智慧。
  
  眼前的两女,在百战域都是出了名的美人,各有秋千,修炼天赋也是极为出众,放到整个陨星之地,也都是颇多美誉。
  
  可在聂天的心中,他是被董丽逼迫着,不得不留下来,为其做事,所以他在看待两女时的目光,并无欣赏之意。
  
  尤其是董丽,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。
  
  裂空域时的董丽,以獠牙首领的身份,在那幻空山脉密林内,施展毒计,也不知道害死了多少蒙在鼓里的冒险者。
  
  此女诡计之多端,手段之歹毒,让他视之为蛇蝎,心中只有警惕。
  
  “你准备带我去何处?去做什么?”聂天皱眉询问。
  
  “去暗冥域。”董丽在这方面倒是没有瞒他,说道:“我们有个朋友,在暗冥域发现了一处邪冥的遗迹,准备过去查探一番。你应该也听说了,暗冥域以前乃是邪冥一族的域界,邪冥在那边生活了多年,后来才被碎星古殿驱赶走。”
  
  “暗冥域?”聂天愣了一下,突然就想起了炎神殿的唐阳。
  
  柳砚,就在天门内,在他眼皮子底下,被炎神殿唐阳所杀,此事他终生不忘。
  
  那唐阳在碎星古殿内,乃是天宫宁央的最后一个对手,最终还成功由宁央手中逃脱,定然重返暗冥域了。
  
  只是,当年的唐阳已经就是先天境后期了,时隔多年,说不定唐阳的境界,又有了提升。
  
  他早已立誓,有朝一日等其境界足够,一定要斩杀唐阳,为柳砚报仇。
  
  可他并不觉得,此时此刻的他,就有这样的能力。
  
  得到炎龙铠的他,冒然在暗冥域现身,一旦身份暴露出来,炎神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尤其是他还拒绝了天宫的美意。
  
  “怎么?你有什么想法?”董丽奇道。
  
  “没什么。”聂天摇了摇头,没有将他和唐阳,还有炎神殿的纠葛说出来。
  
  “你放心吧,你还可以当自己是巫天,只要你自己注意一点,没人会怀疑你。”董丽以为他担心天宫的麻烦,“要不是我识得你脸上的那一副面具,你又刚好在我董家现身,我也不知道你是谁。”
  
  “邪冥遗迹……”聂天神情一动,突然说道:“你之前也在裂空域,难道不知道有邪冥,忽然降临到裂空域?那些来到裂空域的邪冥,实力极为恐怖,他们会不会也去暗冥域?暗冥域,曾经可是他们的故土。”
  
  他这么一说,董丽和秦嫣,都忽然沉默不语。
  
  在此之前,她们两个也没有联想到来裂空域的邪冥,不觉得裂空域的邪冥,会去暗冥域。
  
  给聂天一提醒,她们才忽然想到,确实有邪冥忽然降临到裂空域。
  
  根据董丽和秦嫣的消息来看,那些降临裂空域的邪冥,都悄然消失了。
  
  裂空域的血骷髅、暗月和流火,找寻很久,似乎并没有发现邪冥的踪迹。
  
  “董丽,你说那些邪冥,会不会真有可能去了暗冥域?”秦嫣神情略显凝重,“你在裂空域待了很久,应该比我清楚一点。”
  
  “还真有这个可能。”董丽也严肃了,“你也知道,裂空域的幻空山脉内,存在着众多奇诡的空间缝隙。指不定就有一两道,能够通往暗冥域。若是那些邪冥知晓,悄悄从裂空域去了暗冥域,也真的是有可能的。”
  
  “我们不会那么巧,在暗冥域,碰到回归的邪冥吧?”秦嫣苦笑。
  
  “我再提醒你们一句。”聂天脸色深沉,“第一个邪冥降临时,我亲眼所见,天宫的宁央,就是被其所杀!以我的判断来看,那名邪冥的实力,应
  
  <!--over--><>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