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寸早不生!
<>一天又一天。
  
  聂天、董丽两人,穿过一座座火山,遇到了一炼器师。
  
  渐渐地,他们再次碰见的火山,不再被器宗所掌控。
  
  但在那些火山附近,还是有外来的炼器师出没,聂天明知借助炎龙铠,吸纳火山之心的炽烈火焰,动静一定不小,便始终隐忍不。
  
  半月后。
  
  两人终于到了荒无人烟的区域,炎炎烈日下,最近的一座火山冒着浓烟,喷涌着岩浆烈焰。
  
  山脚下,一条条岩浆溪河,缓缓流淌着。
  
  两人沿着一条火焰流淌的河流,到了一座正在喷的火山脚下,聂天不再顾忌什么,凝结出九只天眼。
  
  九只天眼飞逸着,散落于八方,搜寻着生命踪迹。
  
  董丽站在他身旁,不时擦拭着额头汗迹,咒骂着此地火炎酷烈。
  
  本来穿着严实的董丽,不得不将外层披肩褪下,她那隐藏在厚厚衣衫底下的妖娆身姿,也显露在聂天眼中。
  
  淡青色的贴身劲装,将其前凸后翘,性感撩人的**,完美地展现。
  
  即便她乔装易容,可就凭她那妙曼曲线,就足以让人心猿意马。
  
  她在这火焰炙烈之地,大汗淋漓,用来擦拭汗渍的手巾,也早已湿透。
  
  “这里如何?”她看着聂天询问道。
  
  停了半响的聂天,眯着眼,通过和九只天眼的感应,还在搜查着。
  
  “附近似乎没有生命波动。”聂天收回心神,盯着近在咫尺的那座矮小火山,说道:“就它了!”
  
  那座矮小火山,仅有数百米高,光秃秃的,没有一点青绿植物。
  
  事实上,一路行来,他都没有看到那怕一株植物。
  
  “大荒域是怎么一回事?我们走了那么久,为何没有看到一点植物的迹象?”他好奇地问道。
  
  董丽不知何时,取出了一柄扇子,一边扇动着,一边神态慵懒地说道:“此地最初属于骸骨族的领地,碎星古殿降临陨星之地以后,骸骨族战败,很多族人死亡,一部分逃脱。渐渐地,这里就变成了炼器师的乐园。”
  
  “从古至今,连骸骨族坐拥大荒域时,这里便是如此,绝大多数地方寸草不生。”
  
  “但是呢,关于大荒域的奇特环境,还有一个奇怪的传说。”
  
  董丽故弄玄虚道。
  
  “什么传说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董丽抿嘴一笑,道:“据说,大荒域的寸草不生,是因为在大荒域的某处,存在着一个草木精气浓郁如水的奇地。说就是因为那个奇地的存在,将大荒域原先的草木精气,都给吸纳走了,造成了大荒域的寸草不生。”
  
  “真有这么一个地方?”聂天明显不信。
  
  “我也不知道。反正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,说大荒域有这么一个奇地,那儿能诞生出生命之果。”董丽内心也不相信,撇了撇,道:“千百年来,不知道有多少寿龄将尽者,在生命的末期来大荒域碰运气,试图找到那个兴许存在生命之果的奇地。”
  
  “可惜啊,至今也没有听到谁,真的能找到那地方,从中将生命之果带出。”
  
  聂天摇了摇头道:“真有这种地方,器宗应该第一个知晓。”
  
  “嗯,我反正不信。”董丽答道。
  
  聂天将那奇地还有生命之果的传言,抛之脑后,突然说道:“我准备动手了!”
  
  “哦。”董丽点头。
  
  山脚下的聂天,又通过九只天眼感应了一番,确定周边的确没有人后,才传唤储物手环内的炎龙铠。
  
  炎龙铠呼啸而出,化为一道火焰流光,径直射向那座喷涌烈焰的矮山。
  
  山脚下的聂天和董丽,清晰地看到,炎龙铠所化的那一道火焰流光,飞入了矮山的山口内。
  
  相隔甚远,凭借着微妙的联系,他都能感知到炎龙铠的雀跃。
  
  他于是知道,前来大荒域,为炎龙铠找寻一座喷涌烈焰的火山,算是对症下药了。
  
  知道炎龙铠进入火山之心,从那血肉生命无法涉足之地,开始吸纳火山底部潜藏的烈焰了,他也暗松一口气。
  
  “半个月了。”
  
  放下心来的聂天,忽然看向董丽,眼睛微微眯起,不自禁地,就在她那高耸的酥胸处多停留了几秒,“器宗的评价盛会,很快就要开始了。你现在沿着原路返回,正好能赶上,现在你是去荒城,还是留在这里?”
  
  董丽呵呵一笑,不知无心,还是有意,故意伸了个懒腰,将其胸前曲线,勾勒的愈惊心动魄。
  
  等着她答话的聂天,视线再次被吸引,又忍不住看去。
  
  “聂天呀,记不记得我在暗冥域,对你说的那番话了?”董丽巧笑盈盈。
  
  “哪句话?”
  
  “你若在暗冥域,全心全意助我,我答应让你一亲芳泽呀。”董丽的美眸,闪烁着令人意乱情迷的波光,还故意凑近聂天。
  
  她那裂衣欲出的饱满双峰,就在几乎贴到聂天胸口时,才缓缓停住。
  
  直视着聂天眼眸,她以充满诱惑地语气,轻声说道:“你呢,在暗冥域的表现还算不错哦,我颇为满意。那个一亲芳泽的承诺,我是愿意作数的,你……要不要兑现?”
  
  聂天垂头,看着他和董丽双峰,那仅有一指距离的缝隙,只觉得有一股压抑不住的热火,忽地从心间燃烧开来。
  
  他顿觉口干舌燥。
  
  “怎么?害怕了不成?”董丽呵呵轻笑着,“裂空域那密林时,你可是胆大包天,什么都敢做的哦。”
  
  被她一激,聂天咧嘴嘿嘿一笑,猛地往前挺起胸膛。
  
  然而,意料之中的胸腔紧贴并无生,董丽在他挺胸的那一霎,突然往后退了一步,和他瞬间拉远距离。
  
  聂天旋即不满地瞪向她。
  
  董丽回以调笑的眼神,以嘲弄的语气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还当你转性了,原来还是那个臭德行!你还真以为老娘倾慕你,对你芳心暗许啊?少做梦了,老娘只是逗你玩罢了!”
  
  聂天摸了摸鼻子,也没有觉得多尴尬,道:“多谢你带我来此。后面,你就不需要和我一道浪费时间了,还是回荒城,去见识器宗的评介盛会吧。”
  
  “生气了?”董丽抿嘴一笑。
  
  “没有,只是觉得你不必和我在这里
  
  <!--over--><>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