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巨灵之眼!
一根根刺向两人的树枝,似乎比真正的金铁还要锋利,令聂天和董丽毛骨悚然。
  
  董丽重新缩在聂天胸口,低声喝道:“算我求你了,别再乱来!”
  
  聂天神色严峻,下意识地,将体内的血气释放开来。
  
  肉眼不可见的气血,悄悄散逸着,缭绕在他和董丽周边。
  
  “咻咻咻!”
  
  很快,他就看到那一根根刺来的锋锐树枝,再次缩回古树。
  
  差点将两人刺的千疮百孔的千万树枝,顷刻间,又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  
  待到危机解除,董丽才再次探出头。
  
  她因为恐惧而脸色微白,声音都有些哆嗦,“此地古怪,所有不同属性的灵力,都会引发异变!你千万不要胡乱尝试了!”
  
  经过这番怪变,聂天也醒悟过来。
  
  他压制着体内其它灵力,只任由草木精气吸纳灵气,并始终散逸着极淡的血肉精气,环绕周遭。
  
  当他不动用额外力量时,那种令他安详的感觉,再一次出现。
  
  他于是明白,他体内不同属性的力量,草木漩涡的变动,并不会引起那些古树的攻击。
  
  可真正让他安然无恙,可以畅行于森林,能保护住董丽也不受其害的,依然是体内的生命血脉。
  
  他看着绿莹莹的右手,看着那道试图挣脱出来的青色血气,若有所思。
  
  董丽没有注意到他右手的古怪,等安全以后,重新瞄向那浅浅水洼处的生命之树,还有那闪烁着绿色宝光,晶莹如翡翠的生命之果,低声催促:“你要想采摘生命之果,就快一点,我总觉得此地不可久留。”
  
  “好!”聂天冷静下来,吩咐道:“抱紧我。”
  
  董丽急忙搂紧。
  
  她也明白了自身的处境,在这诡异万分的奇地,她唯有依仗着聂天,才能活下去。
  
  一旦她和聂天分开,立即就会遭受那些古树的疯狂袭击,以她的境界修为,连一分钟都撑不住,就会被那些树枝穿透而亡。
  
  眼看聂天即将行动,要带着她飞向那一株生命之树,她也在暗自准备。
  
  “走!”
  
  轻喝一声,聂天便纵身一跃,飞向那水洼。
  
  水洼占地至多两亩,即便带着董丽,聂天也能轻易越过。
  
  唯一困难之处,就是在越过生命之树时,闪电般收取那一枚枚生命之果。
  
  “咦?”
  
  然而,待到聂天倏一飞出,到了那生命之树上方时,他突然目显异色。
  
  水洼上空,重力和周边相比,截然不同。
  
  有一股浮力分明存在,让聂天和董丽两人,居然稳稳悬浮于空,并不下坠。聂天带着董丽,就站在那一株生命之树旁,一枚绿翡翠般的生命之果,已触手可及。
  
  “这里,这里竟然和暗冥域,那湖泊上的情况相似。”董丽也反应过来,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枚生命之果,就打算伸手去采摘。
  
  她的玉手,慢慢离开聂天血肉精气缭绕之地,可居然没有引起那些巨树的异动。
  
  聂天也察觉到,董丽没有被其血肉精气覆盖的那只手,一点点临近着生命之果,居然不再受攻击。
  
  他诧异地看向附近的参天古树,发现那些古树并没有再次发起攻击。
  
  似乎,他如今和董丽所在的区域,已经超出了那些古树的袭击范围,属于某一个禁区。
  
  醒悟到这一点,他对董丽说道:“你可以下来了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董丽愕然回头。
  
  “这里,好像处于那些古树攻击的范围之外。”聂天解释。
  
  “你确定?”
  
  “确定。”
  
  保持着羞人姿态许久的董丽,经过他的提醒,小心试探了一下,慢慢从他胸腔落下,一点点离开。
  
  果真如聂天所说,周边那一株株先前恐怖无比的古树,都静止不动。
  
  董丽旋即松了一口气,然后两眼发亮,伸手就要去抓最近的一枚生命之果。
  
  聂天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一瞬不移地看着她,看着她抓向的那一枚生命之果。
  
  “等一下!”聂天突然暴喝。
  
  董丽一惊后,慌忙止住手中动作,回头不解地看向他,“怎么了?”
  
  “下面。”聂天瞪大眼,看着底下那水洼中,浑浊不清的青绿色池水。
  
  董丽也垂头去看。
  
  此刻,只见那浑浊的水洼,轻轻荡漾起涟漪。
  
  那些涟漪并非从水洼中央动荡,而是从他和董丽飞来时的岸边发起,涟漪荡漾的方向,则是另一边。
  
  随着涟漪的轻轻荡漾,原先浑浊的池水,渐渐变得清澈。
  
  出奇的是,水洼底部,仿佛乃是一块巨大的绿色晶体,闪耀着惊人的光芒。
  
  很快,那些涟漪就从水洼的一边,动荡到另一边。
  
  涟漪如一层轻纱,慢慢掀开,将隐藏于水洼底部的绿色晶体,彻底地呈现出来。
  
  那块绿色晶体,呈供起的球形,生命之树扎根之地凸起,周边则是往下凹陷。
  
  与此同时,一股恐怖至极的生命气息,陡然从两人身下释放出来!
  
  董丽骇然失色,娇艳如花的脸上,满是惊惧和惶恐,“聂天,那,那是一只眼睛!生命之树的扎根地,乃是一个巨大眼球!”
  
  “老天!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,什么东西的眼球,竟然如此巨大?竟承载着生命之树?”
  
  聂天也猛地反应过来。
  
  先前荡漾着的涟漪,分明就是覆盖在那眼球上的眼皮,眼皮子翻开,才将眼球呈现!
  
  所谓的生命之树,就扎根在那巨大眼球中央,此刻那眼球似乎睁开了。
  
  然后,便有铺天盖地的血肉气息,从大地和那眼球内流溢而出,惊的他差点忍不住失声尖叫。
  
  一种突然而至的危机,被两人同时感应到。
  
  聂天瞬间明白,如果他不做些什么,或许在下一刻,他和董丽两人,就要葬身于此。
  
  就连那道青色血气,随着那眼球的眼皮子翻开,也变得安分乖巧了,不再焦急地想要吞没生命之果。
  
  “眼球!一只巨大的眼球!埋藏于的地底!”
  
  就站在生命之树旁的聂天,脑中一个个念头,如闪电般掠过。
  
  突然,一幕烙印于他灵魂深处的画面,猛地浮现出来!
  
  那是炎龙铠的血核,将其带入的未知异地,在那残破祭台的极远之处,有一只只如山峰般的巨臂,从大地深处探出,遥遥指向天穹。
  
  “擎天巨灵!”
  
  聂天轰然巨震,几乎立即肯定那只巨大的眼睛,就属于一个擎天巨灵。
  
  擎天巨灵的眼睛,被生命之树扎根,那这方世界,脚下的大地,所谓的茂密森林,难道……就是擎天巨灵仰天躺着的庞大躯身?
  
  这个想法刚一滋生,那种令他和董丽感到绝望的压迫感,就变得愈发恐怖。
  
  在这一刻,他灵光一动,先试着缔结怒拳,又去营造混乱磁场。
  
  他想以得知那未知异地内,擎天巨灵的秘术,来平缓从大地深处,一点点升腾出来的恐怖压迫感。
  
  可他领悟的怒拳,还有那混乱磁场,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。
  
  那种令人肝胆俱裂的压迫感,依然在一点点增强着,站在他旁边的董丽,已跪在半空,呼吸急促,只觉得心脏都要爆碎开来。
  
  焦躁不安的聂天,又依照那种牵引灵气的法决,去缔结灵气球。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突然间,周边浓郁如水的绿色灵气,从八方汇聚。
  
  不仅如此,在那些精纯无比的灵气之中,似乎还有着下方擎天巨灵残存的碎念,那碎念……似乎为一种和草木之力相关的秘法。
  
  在他缔结灵气球,汇聚碎念,还有精纯灵气纳入草木漩涡时,那种令他和董丽绝望的压迫感,奇怪地逐渐减弱。
  
  一看这种方法可行,他一边缔结着灵气球,一边走向那一株生命之果,以空着右手,猛地抓向了一枚生命之果!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