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武琅邪
<>“嘭!”
  
  孟庆被扔在地上,仅半刻钟时间,便如大病一场,整个人虚脱了一般。
  
  去而复返的武琅邪,在甄蕙兰和朱斌期待的目光下,缓缓摇头,道:“我以授魂术,将孟庆近一年的记忆,都给剥离了出来,并没有发现他和赵山陵存在着什么联系。”
  
  “看来,是那几个小辈搞错了。”朱斌皱着眉头,轻声叹息:“宗主那边,情况不太妙。要是始终找不到赵山陵,恐怕……”
  
  高大如山的武琅邪,悬浮于空,眺望着极远处,那片炎神殿活动的火山群,沉声道:“实在不行的话,我去挑战炎神夏羿吧。”
  
  “别!”朱斌急忙阻止,“武先生,我知道你的厉害。可你目前的境界,只是灵境初期,与夏羿还是有一截距离。你要是和他境界相当,我相信以你的战力,可以无惧炎神。但现在……还为时过早。”
  
  甄蕙兰也劝说,“只有大师兄解决了死界的麻烦,腾出手来,才能挡住夏羿。琅邪,你离突破到灵境中期不远了,这时一旦和夏羿开战,可能会身负重伤,延缓你境界的突破速度。”
  
  “再忍一忍,等你迈入灵境中期,再找夏羿的麻烦也不迟。”
  
  武琅邪皱眉,“任由夏羿收集了足够的地火精华,他或许能更进一步,跨入到灵境后期。让他到了灵境后期,整个陨星之地,恐怕都没有人能制住他了。天宫的那位老人,虽然也是灵境后期,但天宫的现任宫主赵洛峰……”
  
  话到这儿,他沉默了下来。
  
  提到天宫的宫主,朱斌和甄蕙兰,也都眉头深锁。
  
  甄蕙兰想了一下,对那垂头丧气的孟庆,还有那噤如寒蝉的另一位玄境强者挥手赶人,“这里没你们什么事情了,你们两个可以走了。”
  
  孟庆归来后,发现那具百米高的骸骨巨人已经不见,也失去了黎婧、沈琇的踪影,愈发显得垂头丧气。
  
  可他却耷拉着脑袋,不敢多言一句。
  
  此刻,听到甄蕙兰赶人,他如蒙大赦,立即就要远离这是非之地。
  
  “血宗那边,你们再敢乱来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甄蕙兰哼了一声。
  
  “我们这就从大荒域离开。”那个修炼金之力量的玄境强者,急忙表态。
  
  孟庆满脸苦涩,说道:“我即便是有心,也没有那个能力了。”
  
  失去了那具百米骸骨巨人,又被武琅邪以授魂术,弄的灵魂重创,他战力降到只有巅峰时的四成左右。
  
  这样的他,要是再次遇到黎婧,只会掉头就走。甄蕙兰似乎也知道,此刻的孟庆,已经难以为黎婧构成麻烦,就不耐烦地吩咐道:“你们两个给我滚远点。”
  
  孟庆和那人,点头后,赶紧朝着和黎婧相反的方向逃离。
  
  在他们消失以后,朱斌才继续先前的话题,说道:“赵山陵现身不久,我们就将消息传给天宫了,赵洛峰只回应了一句话。”
  
  “哪句话?”甄蕙兰道。
  
  “赵洛峰回应:你们难道想要去杀我的亲弟弟?”朱斌苦笑,“赵山陵当年在大荒域造下滔天罪孽时,赵洛峰也只是和他撇清关系。两人毕竟是亲兄弟,指望赵洛峰和天宫出手,确实不太现实。”
  
  “看来,还是要将赵山陵那叛徒找出来才行。”甄蕙兰叹道。
  
  “这边既然没有,我继续搜查去了。”朱斌也一脸无奈,丢下这句话以后,就飞身离开。
  
  “我也去了。”武琅邪道。
  
  甄蕙兰轻轻点头,在他就要飞走时,忽然说道:“那个,琅邪……”
  
  “什么?”武琅邪回首。
  
  甄蕙兰有些不好意思,可她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提前说一下,“武岭那孩子的左手,在天门内因聂天而断。聂天和我又颇有渊源,我希望你有天若是遇到聂天,不要为难于他。”
  
  武琅邪沉吟数秒,很认真地说道:“小辈的事情,由小辈自己来解决。我就这么说吧,即便那聂天和你没有任何关系,我也拉不下脸,去对一个小辈动手。我教导孩子的方式,和我这一生的历程一样,什么事情都由他自己来解决,绝不会让他生出依赖长辈的风气。”
  
  “琅邪,不好意思,我不该如此看轻你。”甄蕙兰歉意道。
  
  她了解武琅邪,也大致知晓武琅邪是如何教导武岭的,只是她还是有些不太放心,想要得出一个肯定答案。
  
  “没事。”武琅邪咧嘴一笑,“那聂天即便气运滔天,获得了碎星古殿的传承,也未必就能胜过武岭。等哪天武岭要是再次遇到他,公平一战,将其给杀了,我也希望你能够和我的态度一样。”
  
  丢下这句话,他便一闪而逝。
  
  甄蕙兰苦涩一笑,“希望两人尽量不要相遇。”
  
  她也看出来了,武琅邪虽自持身份,不会以大欺小。
  
  可武岭的那只手,的确是因聂天而断裂,他心中还是多少存在着怨意的。
  
  这一点,从武岭由天门回归后,一直被他带在身旁悉心教导,就能看出一点端倪。
  
  待到朱斌和武琅邪离去半响后,她将心中杂念剔出,就在白骨门曾经的领地,施展秘术,尝试感知赵山陵的气息。
  
  ……
  
  另一边。
  
  明白了黎婧所说的甄大家,就是李冶、裴琦琦师傅的聂天,也知道了黎婧、沈琇能安然无恙脱身的缘由。
  
  甄蕙兰和华暮关系匪浅,华暮将其从离天域带走,安排的归宿,就是甄蕙兰那边。
  
  “我们还是尽快远离白骨门领地吧。”没有给聂天和黎婧等人叙旧的时间,董丽略显不安地催促,“聂天,你的身份可千万不能暴露,不然会引起很大麻烦。”
  
  “为何?”聂天茫然,“甄前辈既然在白骨门领地,我还想着去拜访一下呢。”
  
  “千万不要!”董丽大惊,“你可知道,黎宗主所说的那个武先生是谁?”
  
  “谁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“武岭那家伙的老爹啊!”董丽头痛地说,“武岭是武琅邪和器宗的长老白瑜之子,武琅邪此人,乃出了名难缠的人物。这家伙以前无门无派,一人独自修炼,由杀伐中一步步进阶,不知多少宗门想要将其招揽麾下。”
  
  “他最终和器宗的通灵级炼器大师白瑜结为夫妇,从此才和器宗有了深厚渊源,算是半个器宗的人。”
  
  
  <!--over--><>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