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七百六十一章 活腻了!
    “愚蠢!”
  
      浑身浴血的关甫,看到聂天出走,恨铁不成钢的低吼。
  
      岳炎玺脸骤变,喝道:“你不该露头的!”
  
      江枫眼神闪烁了一下,悄然取出一枚音讯石,将念头传递过去。
  
      他在吩咐极乐山的人,尽早乘坐那艘金古舰,从这块大陆撤离。
  
      他已经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。
  
      千剑山只要对聂天动手,出现于此的所有人,都会跟着遭殃!
  
      因为千剑山,绝对不会允许,令他们袭杀碎星古殿传人,夺取此地的消息泄露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一旦消息外泄,给碎星古殿知晓,千剑山都会惹来灭顶之灾。
  
      宫殿内部。
  
      在石门敞开后,殷娅楠、乔昀曦等人,也都通过石门缝隙,和聂天的话语,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汤咏在聂天背后喝道:“你赶紧进来!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你发什么疯?”乔昀曦面焦急,“你干吗一声不吭地,去敞开石门?我们的虚实,全都给对方知道了,他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  
      殷娅楠冷哼一声,也道:“真是不知所谓!”
  
      在他们来看,聂天冒冒然然地推开石门,不仅会为岳炎玺惹来麻烦,还会让他们全都跟着遭殃。
  
      聂天不出,千剑山来人感知不到宫殿内的情况,绝不敢轻举妄动。
  
      碎星古殿这四个字,本可以震慑他们。
  
      可现在,当他们知道宫殿内除了聂天一个小辈,并没有碎星古殿其它强者在,马上就会改变主意。
  
      远方天空,突传出震耳欲聋的轰鸣。
  
      那艘被极乐山抢夺的金古舰,释放出金灿灿光芒,渐渐腾空,朝着外面疾冲。
  
      “金瀚宗的那艘星河古舰!”
  
      刑北宸神一变,急忙对沙岩说道:“师叔,那艘古舰属于金瀚宗,能穿透边沿的能量气流!”
  
      “金瀚宗!”沙岩低喝。
  
      “去阻止他们!”柯金鹏下令。
  
      “怕是来不及了。”沙岩苦笑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金光灿灿的星河古舰,轰然升天,如一柄金光剑,刺向外域涌动的能量气流。
  
      就连千剑山的虚域强者,此刻都眉头深锁,有点烦躁。
  
      他们若想对聂天下手,就不容走漏消息,给那艘金古舰离去,此地发生的一切,早晚有一天会被碎星古殿知晓。
  
      除非他们不对聂天下手,不然……
  
      “蓬蓬!”
  
      由异族、古兽的血气聚涌而成的能量气流深处,突有无数星光闪烁而出,那艘飞天而起的星河古舰,像是被一个浩瀚星河压制着,在那一簇簇气流内,举步维艰。
  
      短短十几秒,那艘想要趁着千剑山和众人僵持,趁机逃离的金古舰,竟被外域的能量气流冲击的,节节退回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金古舰仿佛被看不见的巨力按住,从极高的天穹,猛然下坠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!”
  
      极乐山的江枫失声尖叫,一脸的匪夷所思,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。
  
      这艘金古舰来时,分明没有受到太多阻碍,就穿破那些外域的能量气流,降临于此。
  
      为何在离去时,突生变故,不能逾越那能量气流的封禁?
  
      岳炎玺也满脸困惑,扭头看向聂天,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聂天只是怪笑,却没有答话。
  
      “走不出去?”沙岩愣了一下,不惊反喜,“如此甚好!只要他们出不去,就必然要死在此地!”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极乐山的江枫,在他们讲话时,身影陡然变得虚幻。
  
      下一秒,他就从众人眼前消失,以某种玄奥莫测的遁法,脱离众人视野。
  
      “上面!”柯金鹏低呼一声,目光灼灼地看向天空,道:“他在尝试,给他机会。”
  
  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自然而然地,汇聚在江枫身上。
  
      他们也想知道,虚域级别的江枫,会不会和那艘金古舰般,也被拦截下来。
  
      江枫的尝试,是为极乐山来寻一线生机,他要确保自己能轻易穿过,才会带领极乐山的门人,不依赖那艘金瀚宗的星河古舰,飞出此地。
  
      无数银灰神辉,从江枫的领域释放开来,他像是一名处于秘境的神明,银光璀璨,霍然冲入那些驳杂的能量气流。
  
      众多星辰光烁,在江枫飞逝的区域,陡然显现。
  
      那片各类颜的能量气流内,像是被神秘的星河囊括在内,江枫人在其中,他领域内的灿灿银灰神辉,竟纷纷熄灭。
  
      保护他的领域,不再严实,有众多气血之力渗透。
  
      江枫只支撑数秒,脸就变得苍白,像是折翼的银天神,颓败地飞逝下来,逃出那片星光闪耀之地。
  
      “连他也失败了!”
  
      这时,就连极乐山的柯金鹏,都感觉到不妙,嗅到了危险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一定是那个小子!”沙岩眼神冷厉,猛地盯向聂天,“你究竟捣鼓出什么鬼?”
  
      一道空灵飘渺的灵魂意识,被他凝聚出来,寄托着他的剑意,要斩向聂天的识海,从其灵魂中剥离记忆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速速进去!”岳炎玺大惊失。
  
      一个赤红火影,从岳炎玺眉心飞出,火影一出,远处那片火焰之地,无数火山仿佛在响应,发出地动山摇的波动。
  
      可他还是慢了,那火影,虽烙印着他的火焰奥秘,对火焰法则的感悟,毕竟慢了沙岩一步。
  
      眼看聂天会在顷刻间,被沙岩的灵魂意识穿透识海,窃取一切记忆,他暗恼聂天托大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关心。”聂天洒然一笑。
  
      他的一只手,猛地按向那一扇石门。
  
      石门上一幅幅星辰秘阵,骤然流转,粘稠的星光如液态,在那秘法脉络中水一般涌动着。
  
      一种深邃浩淼,无边无际的气息,从石门内传开。
  
      整座宫殿,无数星辰法阵,都瞬间变得鲜活,每一个星辰阵图,都像是一片神秘星海,透出亘古永存的韵味。
  
      沙岩凝聚的一股灵魂意识,就在临近聂天时,无声无息地被溶解炼化。
  
      他脑海传来刺痛,眼中光芒猛地一黯,喝道:“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什么?”聂天眯着眼,冷冷看着他,说道:“你以为这块大陆,是想进就能进,想出就能出的?既然看到这座宫殿,没顶礼膜拜也就罢了,还敢图谋不轨。嘿,我们碎星古殿的主意,你们也敢打,还真是活腻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烙印着火焰法则的火影,猛地止住,又以更快速度飞回岳炎玺。
  
      他将那一道魂影重新融入真魂,也吓出一身冷汗,再听聂天肆无忌惮地嘲讽沙岩,表情突变得无比古怪。
  
      他不清楚,聂天在那宫殿内部,待了一段时间究竟得到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不过,眼看虚域强者凝结的灵魂意识,都未能临近聂天,伤害到聂天,他就知道那座宫殿……已认可了聂天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这就意味着,聂天能动用那座宫殿的力量,能御动无数星辰法阵。
  
      他仔细一想,又诧异地看向天穹,觉得外域能量气流的变化,恐怕也是因为聂天产生。
  
      “各位既然来了,就不要想走了,你们请自便,我就不招待了。”聂天笑了笑,就对岳炎玺招手,“岳前辈,你过来,我们入内一叙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补欠~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