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七百七十八章 星路历程
    和聂天预想的完全一样,那座空间传送阵,在填满空间灵石之后,很顺利地启动,将他和殷娅楠两人,成功传送到裂空域。
  
      “又是一座类似的宫殿。”
  
      殷娅楠站在裂空域那座从大地深处耸立起来的宫殿内,环顾四方,入目所见的场景,和来时的宫殿大同小异。
  
      她甚至有种错觉,她其实并没有离开,还是在同一座宫殿内。
  
      聂天释放出灵魂意识,穿透宫殿,感知外界。
  
      他立即嗅到了聂东海等人的气息,一个个聂家族人,此刻都在宫殿内的青竹林,安静祥和的修炼着。
  
      聂东海等人无事,就意味着在他离开后,陨星之地并未发生大变。
  
      若有大变,这座宫殿周边的青竹林,将首当其冲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,便是陨星之地?”殷娅楠好奇道。
  
      聂天轻轻点头,“不错,正是陨星之地其中一个域界。”
  
      殷娅楠深思,“此处的空间传送阵,抵达那片被封禁之地,在一座几乎一模一样的宫殿。那宫殿内的空间传送阵,共有两个坐标,一个通往陨星之地,另外一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在那方被巨藤缠绕陆地,和神火宗等人站在传送阵前的对话,她当时也听见了。
  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,留下的这一切,在我来看,是一条让你回归的星路。”殷娅楠思索着,眼中闪烁着异光,“从陨星之地起始,到那片被封禁之地,获取那块大陆的所有权,然后,再千万另外一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你,只需要沿着碎星古殿的布置,根据星路的指引,一步步坚实前行,你终究会回归碎星古殿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待到你回归之时,必然已积蓄了足够的力量,境界……也应当突破到全新层次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时,你的回归将会万众瞩目,一切顺理成章,以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的身份,闪耀与浩瀚星河深处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聂天轰然一震。
  
      他都没有殷娅楠想的那般透彻,他本只是模糊感觉出,碎星古殿的种种布置,是对他的一种考验。
  
      他想要以星辰之子的身份,抵达碎星古殿,得到认同,似乎必须历经一个艰难过程。
  
      给殷娅楠一说,他才醍醐灌顶般,真正明白碎星古殿的意图。
  
      “沿着他们留下的星路,磨砺自身,一步步前行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嘴角逸出笑容,心境敞亮。
  
      他推开紧闭的石门,一步踏出,就到了外面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也趁机走出。
  
      “陨星之地的一个域界。”她轻轻呼吸着裂空域的天地灵气,看着烈日当空,说道:“此地灵气,虽然不如那一方天地,可也颇为充盈,和我们垣天星域的一些域界,相差不大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嘿嘿一笑,没有多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可他心里却雪亮,知道裂空域和殷娅楠所想的完全不同,不远处的幻空山脉,绽裂出的一条条空间缝隙,无时无刻都在泄露着外域种种能量气息。
  
      那些能量气息,在宫殿没有从大地冒出时,散播在裂空域,令这个域界不适合人族修炼,令此地最终被各方舍弃。
  
      可在宫殿显现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  
      被那些空间缝隙泄露的外域能量,被洗涤炼化,成为纯粹的天地灵气,一点点滋养着这个曾经被遗弃的域界。
  
      他能感觉到,裂空域的天地灵气,比他离开前,又浓郁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“聂少!”
  
      他的到来,忽引起李琅枫注意。
  
      李琅枫在他出走后,一直留着这儿,尽自己的能力,守护着青竹林的聂东海等人。
  
      时隔快两年,他还以为聂天即便是要回来,应该也是通过雷山通往外域的空间传送阵,怎么都没有想到,聂天居然从那座宫殿内,突然冒头。
  
      李琅枫飞快到了聂天身前,脸上满是惊喜,“你,你怎么从宫殿内回归?”
  
      “玄境中期,修炼的灵诀……剧毒之力!”殷娅楠瞥了他一眼,神色微变,“那种气息,竟然和幽族如此相似,难道他修炼的法决,出自一身皆是毒素的幽族?”
  
      “恭喜你,境界竟达到如此高度。”聂天赞叹道。
  
      李琅枫微微鞠身,态度诚恳:“没有聂少,就没有我李琅枫的今日。聂少赐予我众多幽族至宝、典籍,我岂能不牢牢抓住,尽全力提升境界和战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人……很危险。”殷娅楠皱着眉头,喃喃自语。
  
      她精修玄奥体术,又融入古兽气血的秘法,如今也是玄境初期修为,她相信即便面对普通玄境中期者,在不动用冰血蟒时,也有一战之力。
  
      可眼前瘦骨嶙峋,面色苍白的李琅枫,却让她浑身觉得不舒服。
  
      她有种感觉,真不借用冰血蟒的力量,她即便气血旺盛饱满,也未必是眼前之人对手。
  
      “陨星之地,不是一个连虚域强者都没有诞生的破落星域吗?为何首次见到的一人,就如此诡异,一身血肉蕴含的毒素,让我的气血,都生出不安?”突然间,她对这个先前有点瞧不起的星域,有了一丝忌惮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,既然有聂天这个被碎星古殿选定的星辰之子,必有玄奇!”
  
      一念至此,殷娅楠便说道:“聂天,如果你不介意,可否允许我自行活动?我想见识见识陨星之地,四处转悠转悠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眯着眼,道:“我希望那条冰血蟒蜕变以后,你也能安分一点,不要胡来。”
  
      冰血蟒一旦突破到八阶血脉,殷娅楠实力就会暴涨,借助八阶冰血蟒的力量,她能在陨星之地横行。
  
      除非雷家那位虚域强者动手,不然,谁都制不住此女。
  
      “我答应过你,不会胡来的。”殷娅楠立即应承下来,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宫殿,道:“这座宫殿,既然屹立于此,而你……又是碎星古殿认可的星辰之子,整个陨星之地,都会自然而然被视作碎星古殿的地盘,我当然不会胡作非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何况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又道:“我还需要通过你,才能重返垣天星域,肯定要顾忌你的存在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点头,“你自己小心。”
  
      殷娅楠傲然一笑,“放心,要不了太久,我就会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话罢,她便独自离去。
  
      她一走,聂东海、聂茜等人,也都有所感应,马上就从那片青竹林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外公,大姑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欢喜,快步迎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聂天回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他不是从雷家那座通往外域的空间传送阵归来,而是从那座神奇的宫殿内,直接走出!”
  
      “快两年了,他究竟去了何处,又发生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启程去裂空域!”
  
      类似的对话,因聂天的归来,在陨星九域各大域界的宗门发生着。
  
      灵鹫会,董家,寒冰阁,器宗,等等和聂天交情匪浅的宗门势力,闻声而动,纷纷开赴向裂空域。
  
      玄天域一角。
  
      天宫的赵洛峰,凌冬,无涯,还有众多玄境级别强者,站在一个幽暗湖泊处,肃穆以待。
  
      他们眼中都是激动兴奋。
  
      半响后,一位耄耋老者,从湖底通往秘界的传送阵内,悄然浮现。
  
      老者脸上布满深深的沟壑,苍老无比,可却有一种悠远飘渺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师叔!”
  
      赵洛峰和凌冬两人,看到他走出,满心欢喜迎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师叔,您终于成功跨入虚域,天宫总算是有了希望。”凌冬沉声道。
  
      异族两次入侵,都醉心于境界突破的樊锴,虽跨入虚域初期,可神色并无欢喜,反而深深皱着眉头,说道:“天宫能否在陨星之地,还有一席之地,并不在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在谁身上?”凌冬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