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七百七十九章 破域者
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凌冬脸上充满了悲愤和屈辱,失声惊叫。
  
      身为宫主的赵洛峰,沉默不语。
  
      其余一众天宫强者,都低垂着头,脸色凝重深沉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都错了。”樊锴深深叹息,“从宁央在天门试炼中失败,被聂天将三枚碎星印记融为一体时,我们就应当承认失败,坦然接受事实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是,我们天宫在陨星之地太骄傲了,都无法接受。”
  
      “然而有些事情,不是我们天宫能更改的。他既然得到三枚碎星印记,就相当于得到了碎星古殿的认同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以前,我们都幻想着,能够剥离那三枚碎星印记,扭转已经注定的事实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那座宫殿,从裂空域那片生命禁地浮现了,那宫殿因他而起,这就说明了一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是碎星古殿选定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凌冬喝道:“师叔,您都已经跨入虚域了啊!”
  
      “那又如何呢?”樊锴苦笑,“从他崭露头角开始,陨星之地的格局就已经变了,不再受天宫掌控。从另一个星域而来的神火宗,那位强者,比我境界还要高一筹,他不依然极尽所能地交好聂天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了聂天,他杀了炎神夏羿,巫毒教、幽灵府也都完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天宫,连神火宗这样的宗门,都无法抗衡,又岂能违背碎星古殿?”
  
      赵洛峰叹道:“他回来了。还不是从雷山的空间传送阵,而是由那座宫殿,直接踏出。”
  
      樊锴愕然,旋即轻声叹息,“时代不同了,在宁央没有得到三枚碎星印记起,属于我们天宫的时代,就已经过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从今以后,陨星之地所有宗门势力,都只能屈从于他,只有这样,才能在陨星之地,还有一席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天宫,也不能例外。”
  
      赵洛峰沉吟半响,道:“师叔,我们想要去见他,可他连面见的机会都不给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亲自去见他。”樊锴道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裂空域。
  
      就在那座从地底浮出的宫殿附近,不断有飞行灵器呼啸着,涌向青竹林所在方位。
  
      华暮、宗峥、董百劫、祁白鹿……
  
      一个个响彻陨星之地的强者,倏一踏入裂空域,都下意识地聚涌而来。
  
      就连坤罗域雷家的雷天启,也抵达此处。
  
      董丽等一众小辈,也在听到聂天回归的消息后,从各大域界的苦修之地,蜂拥而至。
  
      很快,在那聂家族人生活的青竹林前,就汇聚了陨星之地几乎所有宗门的巅峰强者,
  
      青竹林内,一栋竹楼中,聂天笑嘻嘻的,和聂东海、聂茜说着他在那片禁地,遭遇的种种凶险。
  
      聂东海始终都是安静聆听,没有出言询问一句,只是每每听到惊险之处,他会不由自主皱起眉头,为聂天担忧。
  
      聂茜,则是叽叽喳喳的,问个不停。
  
      青竹林外面飞行灵器呼啸的声音,越来越密集,一股股隐而不发的气息,也让聂东海明白,有太多大人物,已悄然聚集到青竹林外面。
  
      “很多人都等你。”聂东海突然轻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家伙,来的还真是快。”聂天叹息,“我都还没有,和你们好好聊聊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也知道,本该给你时间,让你和我们好好说话。只不过,他们还是忍不住,有太多事情想要问你。”聂东海脸色沉静,“不过呢,他们来了也没急着进来,显然是在给你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有的是时间,就不要让他们久等了,你出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青竹林内,有不少聂家具备天赋的孩童,被聂东海从凌云宗带来,他怕外界的来人,惊吓了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孩子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去见见他们。”聂天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青竹林外。
  
      华暮、宗峥、董百劫等人,轻声说着话,一个个都显得颇为淡定,可内心又异常急切。
  
      其中最着急的,乃是雷天启,他凝神看向青竹林,眉头深锁。
  
      聂天从雷家那座空间传送阵离去,和神火宗在那片禁地汇合,结果竟然是从这座宫殿回来,此事太过蹊跷。
  
      神火宗的岳炎玺等人,从那方天地离开以后,没有急着回归垣天星域。
  
      神火宗和关家、简家,还在探察那片禁地,企图发现更多玄妙之处,所以并没有回归能通往雷家的陨石内空间传送阵。
  
      雷天启也就没有得到神火宗那边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他想弄明白,聂天到底有没有见过神火宗的人,想知道在那儿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唔!”
  
      雷天启眉梢一动,忽有所觉。
  
      老态龙钟的樊锴,在赵洛峰和凌冬的陪同下,乘坐着一辆鎏金战车,从废墟的方向飞逝而来。
  
      鎏金战车停住,华暮、宗峥、祁白鹿等人,一看到樊锴,都轰然失色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千年来,天宫能屹立陨星之地不倒,独尊各方,最大的依仗,就是眼前的老人。
  
      他曾经是陨星之地,第一个跨入灵境后期者。
  
      如今他一冒头,诸多灵境强者略一感应,马上就明白,他也是陨星之地率先迈入虚域级别的人物!
  
      “樊老!”
  
      即便是华暮等人,嗅到他的气息时,都目显敬意,躬身行礼。
  
      樊锴下了鎏金战车,冲他们一一点头,脸色如常。
  
      之后,他看向雷天启,轻声道:“见过雷兄。”
  
      在场众人,只有他和雷天启,为虚域。
  
      雷天启微微动容,立即还礼,并且说道:“能够在陨星之地,成功突破到虚域,当真不凡。”他是由衷感慨。
  
      他在陨星之地已经呆了很久,他自然知道在陨星之地缺少不少筑域的材料,樊锴能收集到足够的材料,冲击域境已经非常不容易了。
  
      而且樊锴还成功破境了。
  
      即便在他们垣天星域,拥有比陨星之地多的多的修炼资源,从灵境跨入虚域的那一步,依然凶险至极,成功的概率也不是很大。
  
      他们雷家,在他之前有三位灵境后期,都在收集完整筑域材料时,冲域失败。
  
      樊锴在陨星之地,能成功破境,在他来看是更加不容易的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人物,令他也叹服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