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七百八十四章 窥视过去!
聂天和巫寂建立灵魂联系的霎那,就通过巫寂,明白他发生了什么。
  
  巫寂成功突破到灵境时,对时间之力的认识,有了全新见解!
  
  巫寂破境之时,处于一种玄奥未知的意境,在那意境内,巫寂的灵魂意识,如畅游在漫长的时间长河。
  
  在这个意境中,巫寂的魂力急剧流失,可巫寂……竟窥视到了过去!
  
  过去几十年,发生在凌云山附近的一切,巫寂如一尊时间之神,居然能瞧的真真切切。
  
  巫寂特别关注了他。
  
  他的母亲聂瑾,也被巫寂着重注意!
  
  在已经逝去的过去,巫寂看到了聂瑾,偶遇一人……
  
  那人,即便在巫寂进入奇妙时间意境,也只能看出乃是一道模糊影子,无法将那人看的清楚。
  
  那人,也是巫寂唯一的一个,无法看清楚的异类。
  
  依巫寂的法,他感悟时间秘术,偶然进入奇特意境,能将过去几十年一切人,一切事态发展看清的情况下,都无法看见那人,只能明一点,那人之强悍,连时光之力,都无法企及。
  
  在巫寂的窥视下,那人只是一道模糊影子,和聂瑾相识相爱,陪着聂瑾畅游山水。
  
  他和聂瑾没有相处太久,就神秘消失。
  
  之后,巫寂看到聂瑾有了身孕,郁郁寡欢,默默等候那人的到来。
  
  聂瑾最终没有等到那人归来,便诞下聂天,不久便死去。
  
  聂瑾被聂家埋藏。
  
  而这些,并非是巫寂惊奇之处。
  
  真正让巫寂,在分逸的灵魂意识,还没有重聚时,就急匆匆和聂天道明的,乃是另外一件事。
  
  一件真正令巫寂震撼的场景!
  
  在聂天出生不久,巫寂在过去的时光中,再次见到了那道模糊影子。
  
  那影子,去了聂家埋藏聂瑾的坟墓。
  
  他抵达后,按道理已死去了一段时间的聂瑾,尸身似重燃生机!
  
  那道影子,将死去的聂瑾,从坟墓内带了出来,从坟墓飞出的聂瑾,和生前全然一样,肌肤都晶莹如玉石,聂瑾灵魂之火竟重燃,生机再现!
  
  他将聂瑾带走,将坟墓恢复原状,又一次离开。
  
  可在他和聂瑾离开前,他和聂瑾在深夜,最后去看了一眼还是婴孩的聂天。
  
  那时,聂天还在被聂茜悉心照顾着。
  
  可在那人带走聂瑾,到了聂天的房室时,聂茜陷入沉睡,附近所有聂家族人,也都睡的不省人事,压根不清楚发生过什么。
  
  就在那房室,早已死去的聂瑾,竟睁开了眼睛。
  
  聂瑾死而复生,和那人一直盯着聂天,看了数个时辰。
  
  巫寂能看到聂瑾的一举一动,能看到聂瑾抱着婴孩的聂天,能听到她的哭泣,却永远看不到那人,听不到那人的任何一句话。
  
  最终,两人在天亮之前离去。
  
  他们从此彻底消失于离天域,似再没有归来过。
  
  这,才是巫寂魂念没有重聚,便急着想要告知聂天的事情。
  
  矮山旁,站在星舟上的聂天,双肩抖动,他缓缓闭上眼,可眼缝内,却有眼泪止不住留下。
  
  “母亲,并没有死,他没有辜负母亲,只是来迟了一些。”
  
  这些年来,聂天对那人始终怀有怨恨。
  
  从他渐渐意识到生命血脉的强大,知道生命血脉源自那人时,他就知道那人绝非凡人。
  
  既非凡人,明明具备恐怖实力,为何任由母亲死去毫无作为?
  
  多年来,为何从未回来,找寻过自己?
  
  他始终认为,是那人辜负了母亲,抛弃了自己。
  
  直到此刻。
  
  巫寂勒破最关键的一个境界,偶然进入奇特意境,能追溯往昔时光,看到过去时,他心中的一个结,一个执念,如玻璃般无声碎裂。
  
  他母亲原来没有死。
  
  死而复生之事,永远都是一个飘渺的传,他以前从来不相信。
  
  然而,在这一刻,他选择相信了。
  
  他相信他师傅巫寂,在如此关键时刻,特意明看到的几幕场景,绝对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  
  另外,越是感悟生命血脉的奥妙,他越是明白生命血脉有多么的神奇。
  
  生命血脉配合天木重生术,修炼到极致,一滴鲜血,都能令他重新生长出筋脉脏腑,再次生出血肉骨骼,这不也意味着重生?
  
  他的生命血脉,既然源自那人,那人令他母亲死而复生,似乎并非不可能。
  
  他甚至觉得,他母亲之所以会死一次,只是因为他在出生前,因生命血脉的慢慢缔结,抽取了他母亲体内一切生机,让他母亲被迫早死。
  
  但现在他相信,那所谓的早死,或许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。
  
  那人,应该早就明白会发生什么,提前做出了安排和准备。
  
  知道那人没有辜负母亲,知道母亲还活着,只是因为一些原因,和那人走出离天域,他在心神激荡的同时,似轻易打破了境界的桎梏壁垒。
  
  他的灵魂识海,先丹田灵海一步,掀起轩然大波。
  
  一个心结执念的解封,似催化了他的灵魂印记,令真魂烙印了一道至深的记忆,令他心境陡生变化。
  
  真魂,九颗星魂,灵魂识海,都在悄然变幻。
  
  一块块魂晶,被他从储物戒取出,他的灵魂识海自然而然吸纳着魂晶内的魂力。
  
  几乎同时,他丹田灵海的灵丹,三个不同属性的灵力漩涡,也在疯狂渴望着新的力量,想要以新的力量去洗练丹田,令三个灵力漩涡继续蜕变。
  
  聂天神色一震,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,急忙取出一块块灵玉,各个属性灵石。
  
  周边。
  
  愈发的常森,血宗的黎婧,房晖和姜之苏等人,皆是以古怪异常目光,深深注视着他。
  
  “这是……”姜之苏激动道。
  
  “他像是勒破了心境束缚,打碎境界壁垒,瞬间晋入凡境中期了。”常森一脸疑惑,“我只是感觉到,他和巫寂的灵魂意识,有着一番交流。我并不清楚,巫寂和他了什么,可他内心似乎深受触动,直接就突破了!”
  
  房晖惊骇道:“怎如此之快?”
  
  “不是意外,他先前精气神就饱满至极,处于即将跨入凡境中期的状态。”常森轻轻摇头,“他的丹田灵海,灵魂识海,躯身,早就做好了进阶准备,只是差一个契机罢了。巫寂所的那番话,似乎就是一个契机,将他顺理成章地,推到了凡境中期。”
  
  “巫寂究竟和他了什么?”房晖好奇的恨不得冲入矮山,将巫寂揪出来,问个清楚。
  
  可他明白,巫寂和聂天的一番灵魂交流,又耗去不少魂力,这时绝对不能被再次打搅。
  
  “巫寂,不愧是陨星之地,最卓越的名师。”常森赞叹,佩服之至。
  
  仅仅只是简单的灵魂交流,竟然就触动了聂天,让聂天瞬间破境,巫寂对徒弟的教导,简直冠绝陨星之地!
  
  众人感慨万千。
  
  “在聂天之前,他还有两个徒弟,那两个徒弟从离天域走出后,并没有在其它八域现身。”房晖眯着眼,“我听,他那两个徒弟,先后去过裂空域的幻空山脉,然后就不见了。”
  
  “我现在很好奇,那两人去了何处,如今,又处于哪种境界层次。”
  
  给他这么一,众人才想起以前也有两个惊艳的人物,曾陪同巫寂一段时间。
  
  那两人,都曾响亮一时,然后昙花一现般失去踪影。
  
  房晖也询问过巫寂,巫寂起那两个徒弟时,黯然神伤,只他也不知去了何处,但相信那两人应该还活着。
  
  房晖此刻特别想知道,若那两人还将在,会不会和聂天一般,同样万众瞩目?
  
  ……(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