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七百九十二章 外域星空
    若是聂天在此,会发现那名消瘦青年,长相和刑北宸颇为相似。
  
      此人名叫邢柏,还的确和刑北宸有着血脉上的渊源,他是刑北宸的族弟,也出自天莽星域的千剑山。
  
      他在千剑山的身份地位,比刑北宸还要高一截,是千剑山排名首列的天之骄子!
  
      邢柏比刑北宸还要小一点,可他如今的境界,已达到玄境中期。
  
      邢柏身材消瘦,面容俊美,他指向爆碎白骨战舰尾端,以白骨搭建而成的拱门,对仲士枢说道:“仲前辈,那些陨星之地的来人,似乎从那埋骨之地踏入,我们过去好好查探一番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千剑山击杀的那人,临死前,挣脱了我们的封禁,似乎也消失在那处埋骨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仲士枢点头,“好!”
  
      他留下其他人在外面,只是领着另外一个,和骸骨血妖战斗的同级灵境后期者,跨入白骨拱门。
  
      邢柏朝着天空招手,千剑山一位灵境后期者,也飞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一共四人,先后通过那座白骨拱门,进入聂天等人离开的埋骨之地。
  
      仲士枢悬浮在虚空,举目远眺,看到一座座以人族族人尸体堆积的骨山,看到一片片骨海,还有骨海内的白骨祭台。
  
      仲士枢脸色阴沉如水,“整个埋骨之地,都是以人族尸首汇聚而成!”
  
      “陨星之地的炼气士,竟然和骸骨族勾结,为他们输送大量同族尸体。”邢柏低叹一声,“那边的炼气士,连做人最基本的底线都没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找找看,看能否找到他们进来的渠道。”仲士枢眸中杀气缭绕,喝道:“我们定不能饶恕那些陨星之地的炼气士!”
  
      邢柏也赞同,挥手示意,那名跟随他进来的,灵境后期者,就到处游荡开来。
  
      仲士枢望着入目所见,遍地的尸体,从储物戒内,取出一杆杆幡旗。
  
      幡旗如烈火燃烧,飞逝向一座座骨山,一片片骨海。
  
      橘红色的火焰,被幡旗带动着,开始汹涌燃烧。
  
      那些尸体被烧的“噼啪”作响,很快就化为灰烬。
  
      仲士枢喃喃低语:“我能够为你们做的,暂时只有这些。但造成你们死亡,将你们尸体送过来的那些陨星之地的炼气士,我会尽我所能地找到,给你们一个交代。”
  
      他是真心为那些人的死亡而愤怒。
  
      一刻钟后。
  
      这个埋骨之地所有骨山、骨海,都被焚烧殆尽,仲士枢和邢柏等人,搜寻四方,也未能找到那条隐匿起来的空间缝隙。
  
      “即便借助空间灵器,那些人也不太可能逃离太远。”邢柏皱着眉头,说道:“我会吩咐下去,让我们千剑山的人,在周边搜查他们的踪影。一有消息,我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仲前辈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金瀚宗,也会找到他们!”仲士枢杀气腾腾道。
  
      仲士枢先从埋骨之地走出。
  
      邢柏和那位千剑山的炼气士,并没有着急出去,
  
      “公子,那条空间缝隙,定能连接陨星之地。”名叫高晗的千剑山老者,远远看向那条隐匿的空间缝隙,说道:“那些人既然到了,就说明我们丢进去的那具尸体,成功抵达陨星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公子,你算计了陨星之地的人,也让骸骨族的这处埋骨之地报废,会不会有些不妥?”
  
      “不必担心,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。”邢柏淡然一笑,满不在意地说道:“那条空间缝隙,非常奇妙,隔一段时间才会呈现出来。我们现在过去,会引起仲士枢的怀疑,先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高晗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先出去,你留下爆裂珠,等我们出走后,我要这座白骨拱门爆碎开来。”邢柏吩咐。
  
      “明白。”高晗旋即取出一枚枚亮银色法球,将其小心翼翼放置在白骨拱门处,然后才和邢柏离开。
  
      他们消失不久,被称呼为爆裂珠的法球,内部陡然涌现出强烈的灵力波动。
  
  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爆裂珠接连炸裂,将那座白骨拱门炸为粉碎。
  
      金瀚宗的人,再想过来检查,怕是也不得其门而入。
  
      邢柏和高晗两人,又将那白骨战舰清理一番,便回到千剑山的那艘星河古舰。
  
      邢柏深入到船舰内部,一个寒气森森的石室。
  
      并不宽阔的石室内,竖立着一块寒晶,裴琦琦赫然就在寒晶内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被寒晶冻住躯体,被寒气渗透到血肉和丹田,一丝灵力无法动用。
  
      可她的灵魂识海,还在悄然波动着,没有完全失去意识。
  
      “等我返回千剑山宗门,我会让宗门虚域强者,将你大部分的记忆抹去,而不会湮灭你前半生的修行秘法。”邢柏望着寒晶内的裴琦琦,眼神痴迷,“你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女子,在你体内,含有玄奥的空间血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唯有你,才能配得上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待到你以前记忆被抹去,你便相当于重获新生,你的下半生,所有的记忆,都将深深烙印我的影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将来,我们会有孩子,我们的孩子,一出生,就能具备你的血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要着急,快了,我很快就会放你出去,让你不再被寒晶限制。”
  
      他轻声低语,静静地看着裴琦琦,如看着一块绝世瑰宝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域外。
  
      一点幽芒陡然涨大,聂天等人的身影,接连从幽芒内飞出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虚灵塔最后从幽芒飞出。
  
      虚灵塔一离开,幽芒急剧收缩,又迅速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!”
  
      华暮脸色微变,立即凝聚灵力,化为光盾,牢牢护住周身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骇然失色,只觉得昏暗的外域空间,混杂着数不尽的能量杂质,那些杂质在荼毒着他的血肉躯体,让他浑身难受。
  
      各类外域的杂质,有的无形,能渗透灵魂识海,让他思维都缓慢。
  
      还有的杂质,带着腐蚀气息,沉重异常,居然是有形之物,碰触到他血肉后,如水融大海,渗入他体内,令他血肉都痛疼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真正的外域星空。”赵山陵苦涩一笑,无奈地说道:“我们先前立足的大地,在那边。”
  
      他指向一个灰暗的星辰。
  
      众人凝神细看,发现那星辰颇为硕大,离他们似乎近在咫尺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星辰,已经死亡了,被称作死星或者死域,不再有天地灵气释放。”赵山陵轻声解释,“那个死星还存在数量稀少的矿石,应当属于金瀚宗,被他们安排一些门人挖掘。可那死星太小了,我们要是还在那儿,会很快被找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只能通过虚灵塔,从那死星遁离,带你们来真正的外域星空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惊呼:“真正的外域星空!”
  
      赵山陵沉重点头,“不错,和虚空乱流地还不一样。真正的外域星空,充斥着更多凶险,有无处不在的外域杂质。那些杂质有的有形,有的无形,会无时不刻地腐蚀着炼气士的灵魂和血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有跨入虚域,将自身缩在自己的域,才能在真正的外域活动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就只能借助星河古舰,以星河古舰的坚固,来阻止外域杂质的渗透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感应了一下,就明白真正的外域星空,和虚空乱流地果真不同。
  
      他在虚空乱流地,只会缓慢流失灵气,稍稍规避可怖流光的冲击,就能很好地生存下来。
  
      但在这里,有形无形的外域杂质,渗透而来,会残害他的灵魂和血肉。
  
      就这么一阵子,他就感到躯体的沉重,有一种会慢慢沉落,坠入死亡的可怕感。
  
      同样是外域,他在那个曾经被封禁万年之地,并没有类似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他转念一想,就知道那片被封禁之地,或许就是因为封禁着,将很多外域杂质隔绝了,所以在那片区域,他能游刃有余。
  
      “附近有很多死星,我们不去那一个,重新找寻别的,看看有没有可能,遇到境界较弱的千剑山炼气士,从其口中逼问出师妹死亡的真相。”赵山陵眯着眼,道:“我的虚灵塔,能隔绝外域杂质,不过对我的消耗会非常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试试星舟。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他唤出将碎星古殿,特意为他所留的星舟召唤出来,闪入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一层蒙蒙星光,猛地从星舟内释放出来,像是海碗将星舟扣住。
  
      那些星光,以星舟底部的星辰石为能量之源,刚一形成,聂天就惊奇地发现,所有外域的杂质,都被星光挡下了。
  
      “都进来,里面是安全的。”聂天喝道。
  
      众人神色一喜,逐个闪入星舟,马上就发现外域的杂质,果真被星光拦截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感觉中,星舟之外的杂质,如狂风暴雨肆虐,可一入星舟,就安静平和,所有凶险皆被挡下。
  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当真是厉害。”赵山陵赞叹,“一般来说,小型的飞行灵器,不太可能承载住太多灵力法阵的镌刻,只具备基本的破空飞翔能力。只有那些庞大的星河古舰,能构建出众多的灵力法阵,不仅能穿梭星海,还能挡住外域杂质的渗透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小小一辆飞行灵器,也不知道烙印了多少神秘的法阵,居然能拥有和星河古舰般的作用。”
  
      他一边讲话,一边打量着周边,随手指向一个离他们较远的死星,“去那边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依言催动星舟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