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七百九十六章 神符宗!
    “公子,那个埋骨之地,真要让给神符宗查探?”
  
      高晗忧心忡忡,“你筹备许久,就是想要顺势踏入陨星之地,将陨星之地拿下来,归属于千剑山。神符宗突然‘插’一脚,将你的计划都给打‘乱’了,该如何是好?”
  
      邢柏在船舱内,疲惫地坐下,道:“陨星之地既然暴‘露’在神符宗和金瀚宗的眼皮子底下,千剑山想要独占,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好,我们和骸骨族暗中来往一事,他们并不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要这件事不暴‘露’,别的都没问题。陨星之地那边,注定要被天莽星域兼并,到时我们多准备准备,希望在瓜分那片星域时,能占据主动。”
  
      高晗轻声叹息,“如果整个陨星之地,都被我们拿下,公子在宗‘门’的地位,就牢不可破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岂能事事如意?”邢柏也颇为无奈。
  
      感慨一番,他弃下高晗,又进入冻结裴琦琦的那间密室。
  
      他出神地看着裴琦琦,喃喃低语:“好在,还有你。得到了你,在陨星之地上失去一些,倒也能接受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琦琦还活着!”
  
      另一艘船舱内,赵山陵的眉心,虚灵塔忽地显现了一霎。
  
      段石虎和景柔,此刻也沿着石阶下来,恰巧听到他的一声轻喝。
  
      华暮和祁白鹿,顿时‘激’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确信?”华暮喝道。
  
      不久前,神符宗的景柔刚刚告知他们,千剑山轰杀了两个陨星之地的来客。
  
      他们心中悲痛,还以为裴琦琦和甄蕙兰一样,也遭了千剑山毒手。
  
      突然从赵山陵口中,获知裴琦琦尚在人世的消息,他们又都振奋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她。”赵山陵眉心的虚灵塔,渐渐隐入皮层底下,“我这件空间灵器,玄奥莫测,先前隐隐察觉到异常的空间动静。那动静,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是由裴琦琦引起。只是,引发空间涟漪的,只是她若有若无的一丝魂念,没寄托空间之力在内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判定,她是被制住了,丹田灵海被封禁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她对空间力量的认识,颇有独特之处,只凭一丝魂念,都能引发空间微变。”
  
      段石虎好奇道:“你们说的那个琦琦,是从陨星之地而来的,另一人?”
  
      华暮轻轻点头。
  
      景柔想了一下,表态:“她或许真的还活着。我们神符宗的消息来源,只是千剑山的外沿的子弟,他们并非邢柏的心腹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轰然而起,道:“师兄,以我们的力量,有没有轰破千剑山那艘星河古舰的可能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段石虎‘摸’着头,“我也不太清楚,在邢柏那艘星河古舰内部,究竟有多少强者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轻举妄动。”景柔摇头。
  
      停顿数秒,她神情肃穆地说道:“以我们神符宗的实力,自然不会畏惧千剑山。但是,即便是我们,没有合情合理的借口,也不能向邢柏下手。我和石虎能代表神符宗,我们对邢柏出手,会立即引发天莽星域的巨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到了那时,就可能是神符宗和千剑山不死不休的血战了。金瀚宗,也极有可能,会因为我们毫无理由的‘乱’来,站到千剑山那边。”
  
      段石虎点了点头,“一个千剑山不足为惧,若加上金瀚宗……”他也感到棘手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你别太心急,事情要一步步去做。”景柔淡然一笑,劝说:“既然那个裴琦琦还活着,就说明邢柏不会短时间内,夺了她‘性’命。邢柏留着她,一定有别的企图,不然早就杀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好好查一查,‘弄’清楚状况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要能确定,和骸骨族‘私’下勾结的,不是你们,而是千剑山的邢柏,我们就出师有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确定了这一点,就连金瀚宗,都会站在我们这边,让那邢柏死无葬身之地!”
  
      华暮也道:“这样的确妥当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段石虎走过来,将聂天按的再次坐下,保证道:“师弟,你尽管放心,只要让我们查清楚,邢柏和骸骨族勾结,我保证让那邢柏在天莽星域除名!”
  
      强如聂天,被他大手按着,都生出如山压力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。”聂天也不和他较劲,顺势坐下,“我们……现在去何处?”
  
      “先回我的地盘,我们从长计议,你也好好和我说说,师傅的近况,还有那刑北宸,究竟是怎么死的。”段石虎‘露’齿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聊,我再为你们准备一些膳食。”景柔温婉轻笑。
  
      星途漫漫,在这艘星河古舰虚空飞逝时,聂天也老实待下来,和段石虎促膝长谈。
  
      他从而得知,段石虎乃是巫寂首徒,也是他的大师兄。
  
      段石虎出自和黑云城不远的惊雷城,他并没有特别的修炼属‘性’,小时候不被看好,他修炼的乃是纯粹的天地灵气。
  
      他曾去过灵宝阁、灰谷拜师,却因为没有特别的属‘性’,被拒之‘门’外。
  
      但他从小对于灵力敏感,特别喜欢钻研一些阵法结构,他在参加凌云宗对外的招收‘门’徒试炼时,被巫寂看上,从而收为徒弟。
  
      巫寂因材施教,拿出很多阵法的秘籍残篇,让他领悟其中奥妙。
  
      他对于各种阵图,展现出惊人天赋,没有任何独特属‘性’的他,境界进展迅猛,曾在离天域扬名一时。
  
      他走出离天域,去裂空域,就是为了去墟城的遗迹,以墟城残缺的古阵,寻求自身境界突破。
  
      他在裂空域呆了几年,做过一阵子狩猎者,有一次深入到幻空山脉捕杀猎物,误入一条恰巧裂开的空间缝隙,就莫名其妙地到了天莽星域。
  
      他误入的那条空间缝隙,还不是聂天等人进来的那条,那条空间缝隙将其带到天莽星域一处怪异之地,就彻底不见。
  
      从此,他再也没有找到回归之路。
  
      在天莽星域那处区域,他重‘操’旧业,加入了一个恶名昭彰的星河狩猎者组织。
  
      那个组织,和裂空域的狩猎者一样,猎杀炼气士,抢夺灵材。
  
      他一度成为那个组织最拔尖的成员。
  
      后来,那个组织胆大包天的,抢夺了神符宗的一艘商船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的景柔,授命而来,将那个组织几乎铲除,但在追杀他的时候,数次被他逃脱。
  
      等景柔终于活捉他,惊奇地发现,他随身带着很多奇特阵图进行参悟。
  
      他在阵图方面展现的天赋,极其适合修炼神符宗的灵诀秘法,景柔惜才,不仅没有杀了他,还将他带回神符宗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对他经过一番考验,发现他在阵法和符文方面,有着恐怖无比的直觉和天赋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瞬间将其视为无上瑰宝。
  
      得到神符宗的资源倾斜,他在符道一途的修炼上,打破了神符宗诸多记录,被神符宗视作天之骄子。
  
      他和景柔两人,也日久生情,皆为伴侣。
  
      而景柔,正是神符宗两位圣域炼气士的唯一‘女’儿。
  
      他和景柔的结合,也让他在神符宗,甚至在整个天莽星域,都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新贵。
  
      天莽星域,最强宗‘门’,只有三个,就是神符宗、千剑山和金瀚宗。
  
      而千剑山和金瀚宗,都分别只有一人,成功进阶到圣域初期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则是有两人在圣域初期!
  
  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神符宗在天莽星域,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宗‘门’。
  
      千剑山和金瀚宗,始终‘交’好,需要合力才能和神符宗相抗衡,保持天莽星域的势力平衡。
  
      邢柏在面对他和景柔时,会如此小心,就是因为神符宗的强大。
  
      通过和段石虎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,聂天终于明白,他这个师兄如今在天莽星域,有着何等超然的地位。
  
      也难怪,刑北宸得罪了他,都只能被迫撤离天莽星域,久久不敢回归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