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零八章 参悟石像
    江枫领着穆碧琼,抵达那辆极乐山炼气士所在的飞行灵器以后,悄然离去。
  
      他,似乎并不在参悟行列。
  
      他从那八尊石像静止的蓝海,远去时,目光一闪,就尾随着岳炎玺。
  
      岳炎玺带着聂天到来,不仅惊动了江枫,同样令简家、楚家的两位虚域强者,也大为震惊。
  
      那两人,赫然也是聂天熟悉的人物,分别是简桐和关甫。
  
      他们抵达此处的星河古舰,停泊在蓝海边沿,只有分别十位族人,在那蓝海深处静修参悟。
  
      简桐、关甫互视一眼,默不作声地脱离星河古舰,以虚域的修为,破空而来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江枫、简桐、关甫三人,都找到了岳炎玺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岳炎玺,已经离聂天极为遥远,浑天宗的周尚,也没有理会他们的异动。
  
      因为那些人,并没有违反浑天宗制定的规则。
  
      岳炎玺离神火宗的那艘星河古舰,还有很远时,主动停下。
  
      他先笑着和简桐、关甫点头,旋即收敛笑意,眸光淡漠地望着江枫,“有何赐教?”
  
      神火宗和极乐山关系并不和睦,在垣天星域还时有冲突发生,如果不是这样,神火宗的乔昀曦,也不会在那片禁地,被穆碧琼截杀。
  
      即便在破碎域,因千剑山的柯金鹏等人抵达,双方有短暂的平和期,可一回垣天星域,他们的对立还是存在着。
  
      “赐教不敢当。”江枫微微一笑,压低声音说:“发生在那片禁地的事情,浑天宗并不知晓,他也不清楚,聂天……有着星辰之子的身份。”
  
      极乐山、简家和关家的人,由那片禁地归来之后,对于发生在破碎域的事情,忌讳莫深,秘而不宣。
  
      浑天宗只知道,他们四宗三家,在那片禁地不但没有斩获,还损失惨痛。
  
      浑天宗很是幸灾乐祸。
  
      江枫回到极乐山,将事情的经过,和极乐山那位虚域后期者透明后,那人忌惮聂天星辰之子的身份,勒令江枫等人守口如瓶。
  
      对于聂天和赵山陵,强夺虚灵子遗藏,斩杀极乐山几位灵境者,并囚禁穆碧琼之事,那人也不欲追究。
  
      那人只是叮嘱江枫,千万不可招惹聂天,对于穆碧琼被囚禁一事,也尽量采取沟通的方式来解决。
  
      江枫心中雪亮,知道那人畏惧聂天背后的碎星古殿,选择忍下这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浑天宗不知情最好。”岳炎玺咧嘴怪笑,远远看向周尚所在的位置,神色骤冷,“浑天宗本来就跋扈,没料到现在变本加厉了。七星蓝海,乃是垣天星域一处神秘之地,本就应该由五宗三家共同拥有,共同探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浑天宗仗着浑天老祖,为垣天星域第一人,即将横跨到圣域,强行霸着七星蓝海多年也就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倒是没想到,在七星蓝海展现出神妙,深海有石像逐渐浮现后,他们还想独吞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他们没有封禁好消息,事情败露,又被我们联手施压,我们连瞻仰那些石像的机会都没。”
  
      “观摩八尊石像,我们每一方,只能出动十人,半月一万灵玉,浑天宗倒是会做买卖。”
  
      岳炎玺的语气中,颇有怨词,显然极为不满周尚,和浑天宗的强势做法。
  
      一说到这个,江枫、关甫、简桐等人,也感同身受,同仇敌忾,彼此距离似乎都忽然拉近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没办法,浑天老祖本就是垣天星域第一人,如今又开始着手突破。”简桐低叹,“浑天老祖的霸道你们也知道,他没有突破圣域前,就让浑天宗霸占了七星蓝海多年,等他成功迈入圣域,都不知道垣天星域还有没有我们的位置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一谈起浑天老祖,几人都面容凝重,话都少了很多。
  
      在垣天星域所有炼气士眼中,浑天老祖都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,千年来,他始终稳稳雄霸着垣天星域第一人的宝座,固若磐石。
  
      江枫沉吟许久,灵机一动,突道:“岳兄,你带聂天至此,又刻意不向周尚说明他的特殊身份,难道……就是想故意让聂天敌视浑天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故意为之,是周尚非要因他是外人,额外收取一倍灵玉。”岳炎玺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江枫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,又说:“我忽然有些期待,希望那聂天,应该通过八尊石像,参悟出其中奥妙。如果他一个外人,通过那八尊石像,有了大的收获和突破,两万灵玉,实在太划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到了那时,也不知浑天宗是什么脸色,会不会因聂天是外人,而有别的说法和做法。”
  
      关甫和简桐两个老怪,眼神怪异,似想到有趣的地方,嘴角悄然逸出笑容,显然也颇为期待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焰鸟上。
  
      聂天并没有和乔昀曦等人般,静静盘坐着,去端详海中石像。
  
      他先是不慌不忙地打量着四周。
  
      他看到穆碧琼到来后,落入极乐山的那辆飞行灵器内,第一时间就凝神看向海内,瞄向一尊石像感悟。
  
      7他视线飘忽着,隐隐看到关家、简家和楚家族人,也分别有十位,在明悟石像玄奥。
  
      更远处,和他在裂空域道别的殷娅楠,也和九位御兽宗的男女,默然静坐。
  
      他继续眺望,又看到身穿三剑宗服饰的人,散落远处。
  
      这四宗三家,每一方,都只有十人在飞行灵器上。
  
      可浑天宗,明显不同。
  
      离去的周尚,就在浑天宗的几辆飞行灵器当中,那几辆飞行灵器内的浑天宗子弟,怕是有五六十人之多。
  
      浑天宗制定的所谓规则,看来只是针对其它几方,他们自身并不受限制。
  
      望了许久,他终于将视线收回,低头俯瞰下方湛蓝深海。
  
      他没有动用灵魂意识,只是以目光观察,从那八尊石像上,并没有看出什么玄妙。
  
      那八尊石像,高百米左右,体宽不等,以灰白色的某类巨石制作而成,面容模糊,表面也没有特殊纹理。
  
      八尊石像,和他在炎龙铠将其带到的异地,见到的擎天巨灵手臂相比,显得渺小许多。
  
      擎天巨灵单单露出大地的臂膀,都如山耸立,气势恢宏,给人强烈的视觉震撼。
  
      见识过擎天巨灵,再看那八尊百米石像,聂天一点不觉得惊艳。
  
      稍稍动用一缕魂念,他落向其中一尊,人形石像。
  
      在那人形石像内部,有着和他一样的,一缕缕魂念游丝,那些魂念游丝,显然出自五宗三家的参悟者。
  
      不同宗门的炼气士,彼此间的魂念游丝,都泾渭分明,不会发生冲突。
  
      所有的魂念游丝,都在石像内部活动着,欲图感知到玄奥,能触动自己的境界和修为,找寻出适合自己的法决,亦或者大道至理。
  
      属于聂天的那一缕魂念游丝,在人形石像内活动一圈,一无所获。
  
      随后,他的那缕魂念游丝,就飞离人形石像,在其它七尊,或是异族,或是古兽,或是不知名生灵的石像内,又陆陆续续游动了一番,同样没有特别感觉。
  
      他做完这一切,时间只过了两个时辰。
  
      魂念回归,他想了一下,对身旁临近的乔昀曦说道:“嗨,好久不见。你们五宗三家的炼气士,齐聚于此,共同参悟八尊石像奥妙,可有人真正有收获?”
  
      乔昀曦不情不愿地,瞥了他一眼,不耐道: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聂天略有些失望,“岳前辈,还有江枫那些虚域级别的强者,为何没有过来参悟其中奥妙?还有,这些石像……浑天宗为什么留在海底,而不是拖出了,弄回他们浑天宗,以肢体接触,更加细致查探?”
  
      乔昀曦轻哼一声,道:“感悟石像玄奇,并非境界越高,就越容易。很多事情,讲究一个缘分,没有那个机缘,属性和灵诀和石像不吻合,境界高深也没用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江枫他们,没有参悟过?他们到来以后,也看过那些石像,没有引发异动,认为不是自己的机缘,便主动放弃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,他们才会安排宗门子弟,一批批进来,希望有宗门的聪慧人物,机缘深厚者,能获得体悟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至于那些石像,为何没有被移出来,带往浑天宗,是因为陆陆续续的,应该还会有新的石像被弄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浑天宗是在等,等所有石像浮出。还有一点,石像被带到浑天宗之后,就不会再允许别的宗门参悟奥妙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石像,能留在深海,供我们参悟,已经是其余四宗三家费尽心思得来的结果。”
  
      话到这儿,浑天宗那边,突传来惊喜的喧哗声。
  
      周尚神情激动,守护在一位高大的青年身旁,兴奋的直欲手舞足蹈。
  
      那青年,目光熠熠地看向其中一尊,头生尖角,分明不是人族的石像,似有了意外发现。
  
      一道模糊的踪影,以那青年的灵力为笔画线条,隐隐在他头顶勾勒出来。
  
      那道踪影,和青年所看的那尊石像,分明一致。
  
      周尚深吸一口气,突厉声喝道:“所有人的灵魂意识,请立即脱离那尊石像,不允许再做探寻感悟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