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九尊石像!
    来人抵达,见殷娅楠安然无恙,暗自松了一口气,旋即看向岳炎玺等人,“七星蓝海深处的异变,你们都看到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岳炎玺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窦长老,我没事,师兄们都先借助神火宗的那艘星河古舰,提前离开了。”殷娅楠微微鞠身。
  
      来人名叫窦滕山,为御兽宗的长老,负责领御兽宗的门人参悟石像。
  
      他原先驻留之地,离那七星蓝海极为遥远,也没有想过当中会发生惊变,他本来还在闭目修炼状态。
  
      等他嗅到异常,查看七星蓝海深处时,发现一辆辆飞行灵器炸碎,浑天宗和楚家、三剑宗的参悟者尽数死亡。
  
      若非有特殊手段,知道殷娅楠健在人世,他恐怕会发疯。
  
      依循着殷娅楠踪影,赶到这里,看到各方汇聚后,他稍稍安心。
  
      “我先前忙于修炼,有点疏忽了,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窦滕山到了殷娅楠身旁,皱着眉头,询问细节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简单解释了一番。
  
      等他知道眼前的聂天,就是星辰之子时,也大为震动。
  
      他沉吟数秒,道:“念在你提前预警,让我御兽宗十位天骄,逃过一劫,又在陨星之地和董家交好的份上,洪贤死亡一事,御兽宗不再追究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神色如常,道:“哦。”
  
      御兽宗的洪贤,在那片封禁之地,被聂天动用生命血脉的天赋,和骸骨血妖融合后轰杀。
  
      此事,在御兽宗身居高位的窦滕山自然知晓。
  
      初始时,御兽宗内部也怀着想要追究的想法,待到殷娅楠归来,告知聂天的身份,还有董家和聂天的关系,御兽宗其实已经打消那个念头。
  
      窦滕山这么说,也只是找个台阶下而已。
  
      他来了以后,便有五位虚域齐聚,乔昀曦等人愈发不担忧。
  
      可聂天依然眉头深锁。
  
      他悄悄动用星魂,凝炼出天眼,飞逝向七星蓝海深处。
  
      他没有急着离开,就是因为天眼和他之间的灵魂感应,是有距离限制的。
  
      如果去神火宗的那艘星河古舰,他的天眼,就没办法瞧见七星蓝海内部的场景,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他的天眼,飘逸到那方海域。
  
      他能感应到,岳炎玺、江枫等人的,一股股浩大的灵魂念头,也在凝视着深海异常。
  
      他也看到了周尚。
  
      周尚和那八尊石像,保持着距离,怒吼震天,对着天空咆哮:“岳炎玺,江枫,你们既然提前察觉出不妙,为何没有通知我们浑天宗!因为你们的隐瞒,我浑天宗数十名潜力无穷的种子,都被石像轰杀,你们都有责任!”
  
      他显然清楚,岳炎玺等人虽本人未到,可分离出来的灵魂意识,已悉数抵达。
  
      他的每一句话,岳炎玺这些虚域的强者,都能听的清清楚楚。
  
      可不论是岳炎玺,还是江枫,都保持着沉默,并没有给出回应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的灵魂意识,只是时刻关注着水漩涡内,还在慢慢漂浮出来的,那尊更为巨大的石像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天眼,飞逸至此,关注的对象,也是那尊石像。
  
      他看到,其余八尊石像醒转过来,都散落在那水漩涡上的天空,也注意着那尊石像。
  
      海水上的八尊石像,如卫士,守护着他的苏醒,所以没有对周尚下手,只是在默然等候,等候他完成苏醒。
  
      八尊石像先前死气沉沉,不像是活物,没有生命种族该有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在他们将那些沟通他们的浑天宗、楚家弟子,炸碎以后,将血肉、真魂纳入自身时,就开始有了气血和微不可查的灵魂波动。
  
      他们模糊的面容,血光蠕动,化为那八人的真魂影迹。
  
      那八人真魂,似被他们禁锢在体内,承受着痛苦,灵魂扭曲不定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楚家的楚天禄,飞逝而来,神色凄凉。
  
      发生在此的异变,他已经知晓,楚家十位族人的惨死,让他悲从心来,厉喝一声后,立即冲向那八尊石像。
  
      和周尚不同,浑天宗的弟子门人,和周尚并没有血脉渊源。
  
      可死去的楚家族人,都是他的晚辈,朝夕相处,他因楚家子弟的死亡,什么都不考虑,一到来,马上下手。
  
      他的虚域,缥缈如风,啸声阵阵。
  
      无数光羽,从其虚域飞出,如千万箭矢,刺向那八尊石像。
  
  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  
      光羽刺击在石像玉石般的躯体上,如雨点拍打着岩石,竟没有留下丝毫印记。
  
      八尊石像被其激怒,分出两尊,猛地扑向他。
  
      其中一尊石像,竟在顷刻间,冲入他的虚域内部,承受着众多光羽的袭击,要截杀他。
  
      另外一尊石像,如发出无声咆哮,一圈圈玉石般的光泽,波纹般蔓延而来,令楚天禄的虚域,都在颤动着。
  
      这场战斗,仅仅持续十几秒,从楚天禄的虚域内,就传来他的一声凄厉怪啸。
  
      点点血雨,从他的虚域内飘洒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竟转瞬受创。
  
      他的境界修为,虽弱于周尚,为虚域初期,可在这么短的时间,就受了重伤,还是令悄然关注此地者,为之色变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石像,竟然如此强大!”窦滕山骇然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离那八尊石像较远的周尚,渐渐冷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停止了抱怨和咒骂,冷冷看向天空,道:“你们也都看出来了,那八尊石像有多么强大。他们在等待的,第九尊石像,体型更为巨大,实力自己更强。等第九尊石像走出来,整个垣天星域,恐怕都会陷入动乱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到了那时,不单单我们浑天宗遭殃,你们几方,当真就能置身事外?”
  
      楚家的楚天禄,被两尊石像痛击,飘忽不定的虚域,急忙远离。
  
      那两尊攻击他的石像,在他的虚域退离时,并没有乘胜追击。
  
      两尊石像,再次飞到离开前的位置,还在守护着第九尊石像,显然是认为,楚天禄的死活,根本没有第九尊石像的苏醒重要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责任,仿佛就是为了确保第九尊石像的苏醒,能顺利完成。
  
      岳炎玺等人的魂念,听到了周尚的一番话后,本体表情都凝重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隐隐注意到,三剑宗的那位虚域者,也悄然降临。
  
      三剑宗的十位子弟,同样死在石像之后,可那人过来后,并没有和楚天禄般马上动手,只是暗中观察着。
  
      “虽然我很想静观其变,让浑天宗遭受此劫,但周尚所言,又确实有道理。”岳炎玺沉吟许久,对身旁那些虚域强者说道:“大家也瞧出来了,第九尊石像的实力,定然大大超出其余八尊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八尊,实力已经如此可怕,等第九尊苏醒过来,浑天老者亲临,都未必是敌手。”
  
      御兽宗的窦滕山点头,道:“照我看,先不要管浑天宗之前是什么态度,大家合力出手,在那第九尊石像还没有醒来前,解决掉他。即使不能斩杀,也要阻止他的苏醒,不能令整个垣天星域,都陷入这场浩劫。”
  
      岳炎玺和窦滕山的表态,也得到了其他人赞同,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,纷纷破空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稍等片刻,我们马上就来。”
  
      七星蓝海深处,周尚的头顶高空,终传来了岳炎玺的一声轻喝。
  
      缩在远方暗处,一直没有现身的,三剑宗的虚域强者,也在听到岳炎玺这番话后,慢悠悠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会有一场恶战。”聂天喃喃道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等人的境界修为,几乎都比他高深精湛,她们虽没有天眼可用,也能以灵魂意识,大致弄清楚那边的状况。
  
      听到岳炎玺等长辈的交谈,看他们都离去了,她们也都明白,在七星蓝海深处,必有一番能决定垣天星域大局的惨烈大战。
  
      “只是他们几个,未必就够。”聂天又道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