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如见鬼魅
方莹莹和那青年轻声细语时,聂天三人乘坐着殷娅楠的飞行灵器,已经抵达那个银甲虫щww..lā
  
  两人刻意压低声音,聂天也没有理会他们,没听见他们些什么。
  
  既然明白方莹莹未能看出冰血蟒的真实等阶,三人都有恃无恐,不担心天巫宗能弄出什么花样出来。
  
  漫天银甲虫,在天巫宗撤离时,都围绕着那座银川飞舞,并没有向别的巢穴窜动。
  
  当聂天等人,尝试着去接近那座银川,银甲虫似被突然激怒。
  
  数不尽的银甲虫,蝗虫般飞逝而来。
  
  一接近聂天,那些银甲虫,似嗅到香甜可口的美味,猛地变得疯狂。
  
  几乎绝大多数的银甲虫,都奔着聂天而来,拳头大的银亮虫身,拥堵在一块儿,传出金铁交击的声音,有银色碎光,因它们甲壳的碰撞溅射开来。
  
  殷娅楠和穆碧琼,眼神都变得奇怪起来。
  
  她们明明和聂天靠着,然而在她们的感觉中,众多的银甲虫简直视她们为无物,的虫眼之中,似乎只能容纳聂天一人。
  
  “砰砰砰!”
  
  银甲虫并不大的虫躯,如铁石般,撞击在殷娅楠的飞行灵器。
  
  那辆飞行灵器,摇摇晃晃,不堪重负,直接坠落下来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聂天冷哼一声,从火焰漩涡内抽离炎能,赤红火芒,由他体表升腾出来,凝为层层火焰光罩。
  
  他踏出一步,从落地的飞行灵器走出,就站在银甲虫巢穴下方。
  
  炎星被其召唤出来,长刀火光璀璨,如蛟龙撕咬天地,横冲直撞。
  
  一只只银甲虫,被炎星划出的炽烈刀芒,劈砍正着,如雨纷落。
  
  银甲虫落地时,锃亮如银的虫身,扭动着,又慢悠悠飞起。
  
  聂天脸色惊奇,没料到那些银甲虫的躯体,竟如此坚固,被炎星斩到之后,都没有裂开来。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殷娅楠将她的飞行灵器收入储物戒,看着无数银甲虫,只是盯着聂天一人围击,脸显异样。
  
  她和穆碧琼,当真是被银甲虫彻底忽略了。
  
  她们明明和聂天只隔着十米左右,可铺天盖地的银甲虫,竟没有一只,飞到她们面前。
  
  聂天周身,被成千上万的银甲虫,密密麻麻围着,两人的视线,已经不能透过银甲虫,瞧见内部的聂天。
  
  “为什么,他会引发银甲虫的疯狂?”穆碧琼眼瞳幽幽道。
  
  这同样是殷娅楠不解的问题。
  
  她的一只手,轻轻搭在冰血蟒额头,一缕魂念逸出。
  
  一霎后,她从冰血蟒的兽魂,也察觉出冰血蟒对聂天的贪婪。
  
  八级的冰血蟒,智慧已通灵,和她的交流再没有障碍。
  
  冰血蟒告知她,聂天身上的气息,对它都有着无穷诱惑。
  
  如果不是殷娅楠阻止,加上冰血蟒知晓聂天的厉害,它也会按耐不住贪婪,会将聂天吞食入腹。
  
  银甲虫为荒古异虫,即便等级较低,智慧不显,也本能地感应出,聂天的血肉对它们大有益处。
  
  “噗噗!”
  
  聂天凝聚火焰之力,凝炼出来的光罩,终被银甲虫前仆后继地冲破。
  
  银甲虫发出兴奋的尖啸,有几只猛地扑向聂天,狠狠咬在聂天皮肉上。
  
  只是一霎,又有几十只银甲虫,如吊坠吊在聂天身上,以利齿疯狂啃噬聂天血肉。
  
  一种酸麻的毒素,从银甲虫锋利的牙齿,渗透向聂天血肉。
  
  聂天在剧痛时,也感觉到他的血肉,被毒素腐蚀着,气血的流动都迟缓下来。
  
  盘绕在殷娅楠脚下的冰血蟒,眼见聂天被众多银甲虫撕咬着,蟒瞳中血光乍现,似乎也被触动,下意识地,缓慢接近聂天。
  
  “你别乱来!”殷娅楠呵斥一声。
  
  她已经嗅到了不对劲。
  
  从冰血蟒越来越明亮的眼瞳,她知道这条八级的混血异种,也有点控制不住,想要分食聂天的血肉。
  
  “不知死活的家伙。”
  
  被银甲虫啃噬着的聂天,在刺痛之下,咧嘴狞笑。
  
  生命汲取顺势运转!
  
  一条条血光,如匹练,似闪电,从他体内猛然激发。
  
  血光如看不见的钢针,瞬间刺入所有银甲虫体内,将那些敢于啃食他的银甲虫,死死钉在他身上。
  
  条条血光内,有更为纤细的青色晶丝,烙印着生命汲取血脉天赋,猛地融入银甲虫的虫身。
  
  每一只银甲虫,体内的血肉精气,都似被钩子钩住,被强行扯入血光内。
  
  一条条血光,在银甲虫体内迅速胀大,从发丝般纤细,变成指头般粗壮。
  
  血光倒涌而回,重新隐没在聂天体内,为聂天带回数十股浓郁的血肉生机。
  
  那些啃噬他血肉的银甲虫,锃亮的甲壳,光华再也不见。
  
  “啪嗒!啪嗒!”
  
  几十只银甲虫,干巴巴地落地,一点生命气息都不见了。
  
  就在聂天动用生命汲取,暗中抽离那些银甲虫时,密密麻麻围着他的众多银甲虫,突有所觉。
  
  等几十只银甲虫,被聂天以生命汲取,开始抽取血肉生机时,那些聚涌到聂天身旁的银甲虫,像是见到了世间最恐怖的凶物,开始本能地颤栗着,然后不顾一切地远离聂天!
  
  仅仅数秒,先前将聂天淹没的银甲虫,便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  
  地上,仅有几十只银甲虫的尸体。
  
  因聂天在动用生命汲取时,已被漫天银甲虫淹没,所以不论是天巫宗的方莹莹,还是接近聂天的殷娅楠,都瞧不出发生了什么。
  
  等银甲虫以更快的速度,逃离聂天以后,她们才看到那几十只先前啃噬聂天的银甲虫尸体。
  
  “嘶嘶!”
  
  快要抑制不住,准备冲向聂天,从银甲虫口中分一杯羹的八级冰血蟒,发出不安的嘶啸,又急忙退了回来。
  
  冰血蟒的蟒瞳,流露出来的,全都是恐惧。
  
  它也不清楚先前那一刻,究竟发生了什么,可在聂天动用生命汲取时,它却本能的颤栗,有一种若是敢在那个时刻接近聂天,会遭受灭顶之灾的可怕感。
  
  天巫宗那边,方莹莹和叫罗辉的青年,表情怪异。
  
  众多银甲虫,看都不看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,只飞扑聂天,已经足够奇怪。
  
  在数十只银甲虫,明明啃噬到聂天身上,竟然又顷刻死亡后,这就愈发怪异了。
  
  更诡异的是,先前疯狂聚涌的银甲虫,如白日见鬼般,以更快地速度从聂天身旁逃离。
  
  “那人,不简单。”天巫宗的罗辉,面黄肌瘦的脸上,充满了疑惑,“银甲虫一旦突破灵力光罩的防线,啃噬在血肉上,几乎没人能活下来。”
  
  他看了一眼,那几具天巫宗的,没有一丝血肉的森白骨骸。
  
  方莹莹瞄了一下,想起那几个同门,因灵力光罩破碎,被银甲虫淹没,几十秒就化为一具具白森森枯骨,被啃噬的一滴鲜血都不剩的场面,眉头渐渐皱起。
  
  “明明被银甲虫啃噬了,被毒素渗透,居然能活下来,还能吓退更多银甲虫。”她若有所思。
  
  数十只银甲虫尸体堆内,聂天半眯着眼,嘴角逸出喜色。
  
  生命汲取从银甲虫体内,抽离出来的血肉生机,回涌归来,其中有点点银色光烁,散落向他心脏。
  
  那一道处于蛰伏蜕变状态的青色血气,如潜龙被忽地惊醒,将点点银色光烁吸纳。
  
  更多的血肉精气,散逸在聂天四肢百骸,可以供他维持长时间的气血旺盛,也能用来配合草木精气以天木重生术淬炼体魄。
  
  “那些银色光烁,似乎是银甲虫血气中的精魄,烙印着血脉玄妙。”
  
  聂天暗暗惊奇。
  
  以前那道生命血脉蜕变时,从来不会继续抽离他纳入的血肉精气,可这趟,却有了意外。
  
  在点点银色光烁,融入生命血脉以后,他有了一种生命血脉会加速蜕变的感觉。
  
  他旋即明白,那些银色光烁,必然是生命血脉极为渴望之物。
  
  一念至此,他愈发淡定,主动向那座银甲虫巢穴行去。
  
  徘徊于空的众多银甲虫,因为他的接近,居然在节节败退。
  
  漫天银甲虫,都本能地恐惧着,的眼瞳内,闪烁的都是不安和慌乱,等聂天来到巢穴时,无数银甲虫的心灵防线都崩溃了。
  
  “咻咻咻!”
  
  银甲虫凝为一束束银色光线,从那座银川密密麻麻的虫洞内,钻了进去。
  
  很快,那个银甲虫的巢穴周边,再也看不到一只银甲虫。
  
  殷娅楠表情愈发骨骼。
  
  方莹莹和罗辉,也眉头深锁,想不通问题所在。
  
  聂天站在银川底下,仰头去看,在众多拳头大的虫洞内,找到了一个能容纳人族穿行的洞口。
  
  “那个洞口,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是银甲虫的虫母,进出巢穴的通道。“
  
  嘿嘿一笑后,聂天纵身而起,身如大鸟,沿着倾斜的银色山体,只奔着那较大的洞口冲去。
  
  殷娅楠和穆碧琼互视一眼,赶紧跟上他的脚步,也落入那洞口。
  
  “他们,竟然如此轻易地,就进入了母虫所在的巢穴。”罗辉愕然。
  
  “师弟,你陪我进去瞧瞧。”方莹莹轻轻吸了一口气,“那个男的,有点诡异,我都有点没信心了。”
  
  “早就和你过,不要胡来,你偏偏不听。”罗辉轻斥了一句,还是陪着她一同,沿着聂天三人飞入的石洞,进入银甲虫的巢穴。
  
  “你最好收敛一点,我也觉得,那三人不易对付。”进入石洞后,他又压低声音道。
  
  方莹莹抿嘴一笑,“怕什么?不是还有你吗?你的那只巫虫,可是我们天巫宗的重宝!我就不相信,那几个垣天星域的家伙,有本事对付你的那只巫虫?”
  
  “我们根本没必要节外生枝,招惹麻烦。”罗辉不耐烦。
  
  方莹莹笑着答应,可心中却不以为然,似乎觉得只要罗辉在,聂天三人就不足为惧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