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两个凶悍的女人
银甲虫悉数离去,石洞本有些昏暗,但炎星刀芒绽放,又将石洞映照的灯火辉煌。
  
  璀璨刀芒内,莹白、赤红、嫩绿三色神辉齐齐闪耀,将方莹莹背靠的那片石壁,都给照的明灭不定。
  
  可方莹莹眼中却毫无惧色。
  
  她纤纤玉手在雄伟胸前交织,缔结出一个银白法印。
  
  法印深处,似另外一只蜈蚣,若隐若现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银白法印陡然狂冲,狠狠撞击在三色刀芒。
  
  刀芒爆灭,炎星携带着沉重巨力,重重劈向方莹莹头颅。
  
  方莹莹身影一晃,已从原地消失,一个银色渔网,忽从聂天头顶凭空闪烁出来。
  
  那银色渔网,同样带着耀目光辉,似乎还掺杂着矽银,轻盈如羽毛。
  
  “哧啦!哧啦!”
  
  炎星往上一挑,更多刀芒狂飙出来,搅动着那银色渔网。
  
  可那银色渔网,一条条坚韧的鱼线,竟一条未曾断裂,一丝丝阴冷的气息,铺天盖地淹没而来,似要将聂天束缚住。
  
  几乎在同时,殷娅楠也霍然动手。
  
  她仗着修炼了御兽宗的特殊体术,如一头荒古蛮兽,横冲直撞,瞬息间便在罗辉眼前出现。
  
  罗辉皱眉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仿佛看出她体魄惊人。
  
  面黄肌瘦,看着病怏怏的罗辉,突施展出玄妙身法,人如虚幻光影,在山洞内不断闪掠。
  
  一个个罗辉的虚影,接连闪现而出。
  
  殷娅楠突失去罗辉的踪迹,入目所见,都是虚影形态的罗辉,真实的那个罗辉,似凭空消失。
  
  就在殷娅楠发愣时,众多罗辉虚影,诡异地变幻为一只只巫虫。
  
  有金色蜘蛛,有褐色毒蝎,有绿莹莹的灵蛇。
  
  那些巫虫体型都不大,但是给殷娅楠的感觉,却异常凶险。
  
  众多巫虫,瞬间将殷娅楠包围,朝着殷娅楠喷出一口口烟雾。
  
  烟雾不像是实际存在的,犹如魂丝汇聚,殷娅楠祭出的灵力光盾,对那些烟雾没有丁点隔绝作用。
  
  烟雾弥漫而来,殷娅楠旺盛的气血,似被剧毒腐蚀,生出软绵绵无力的难受感。
  
  殷娅楠脑海内,也有烟雾渗透,她的灵魂识海,传来刺痛。
  
  罗辉身影重现。
  
  在他脚下,突多出一只真实的巫虫,那是一只金色的八足蜘蛛,形如圆盘,如黄金铸造而成。
  
  八足蜘蛛,金色的眼瞳,有金色火焰燃烧。
  
  它显现以后,看了殷娅楠一下,并无异色。
  
  可在它注意到殷娅楠身旁,那条还没有行动的冰血蟒时,金色眼瞳内,陡显惊异。
  
  罗辉立即察觉到不对劲,脸色凝重,轻声道:“小金……”
  
  八足蜘蛛,猛地冲上前,将罗辉挡在身后。
  
  八级的冰血蟒,见殷娅楠受困,终于忍不住下手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白森森寒雾,从那条冰血蟒体内升腾出来,将殷娅楠弥漫在内。
  
  森白的寒雾内,有冰渣炸裂的异响,山洞的温度,以极快的速度骤降。
  
  短短数秒,整个石洞的岩壁,都被白莹莹坚冰覆盖,那一根根矽银矿石凝聚的石柱,如巨大冰棱,晶莹剔透。
  
  寒雾中的殷娅楠,瞬间醒转过来,被巫虫怪雾渗透的她,动用血气洗涤躯体,恢复从容。
  
  她似笑非笑地望着罗辉。
  
  “喀喀喀!”
  
  宽阔的石洞,异响频发,在八级冰血蟒的血脉秘术下,此地如变幻为极寒冰地,有风雪在白雾内飘落。
  
  无数碎冰,从寒雾内,还有凝结的坚冰内爆裂而出。
  
  碎冰如利刃,衍变为冰冻万物的领域磁场,飞向罗辉。
  
  一簇簇金色火焰,从那只八足蜘蛛眼瞳内飞逸出来,就在罗辉身前,形成了金色火海。
  
  “轰轰轰!”
  
  碎冰和金色火海冲撞,石洞如山崩地裂,一根根矽银石柱,都像是摇摇欲坠。
  
  金色火光和冰屑溅射,令宽阔的石洞岩壁,猛地多出无数洞口。
  
  还欲再次激战的聂天和方莹莹,都霍然变色。
  
  八级的冰血蟒,倏一动手,这个石洞都承载不了它的恐怖血脉力量,岩石都被冻结的爆碎。
  
  罗辉深吸一口气,看着那条冰血蟒,突然喝道:“此地,所有的矽银,归你们了!”
  
  话音一落,他也不管殷娅楠是否答应,忽地落向那只金色的八足蜘蛛。
  
  八足蜘蛛灵动如电,一霎就到了方莹莹身旁,罗辉一把扯住不明所以的方莹莹,在八足蜘蛛的带动下,率先从那虫母进出的石洞,向外面窜去。
  
  “聂天,你照看一下极乐山那丫头,顺便将矽银收集了。”殷娅楠轻哼一声,暴躁地说道:“天巫宗现在识趣了,可惜晚了。”
  
  她和冰血蟒,沿着那条罗辉、方莹莹离去的石道,也飞逝离去。
  
  她似乎也明白,动用冰血蟒的血脉之力,于此石洞开战,会束手束脚,还有可能令矽银矿石,爆碎后,坠落向不知通往地底何处的虫洞,白白损失了价值连城的矽银。
  
  银甲虫巢穴外,天地开阔,可毫无顾忌地随意战斗。
  
  “七根矽银石柱,你去收取了,外面的战斗,你不用理会。”聂天转身,看了穆碧琼一眼,就准备出走石洞。
  
  可那一眼后,他又怔住了,诧异道:“你……没事了?”
  
  银甲虫母虫的厉啸,此刻已经彻底消失。
  
  穆碧琼先前被母虫的尖啸,明明伤了耳膜,灵魂都有了一些伤创。
  
  可这时,他从穆碧琼眼中,竟没有瞧出一丝受伤的痕迹。
  
  穆碧琼眼神出奇地平静,平静中,还带着一种莫名的危险。
  
  “你以为我是你们的累赘?”穆碧琼语气冰冷,“没有你帮忙,那个叫方莹莹的贱人,也杀不了我。”
  
  聂天轻笑一声,点头道:“那好,一会儿叫方莹莹的贱人,交给你来对付如何?”
  
  “正合我意。”穆碧琼眸光充满杀机。
  
  聂天不再理会她,径直通过石洞离开。
  
  他一走,穆碧琼突冷哼一声。
  
  下一刻,一条条粗长的妖花根茎,从穆碧琼两只手掌心霍然冲出。
  
  两条根茎,一条漆黑如墨汁,一条鲜艳娇嫩,如两条巨蟒,猛地缠绕住两根矽银柱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两根巨大的矽银石柱,被妖花的巨大根茎,直接从石壁顶端扯落下来,尚未落地,就在穆碧琼的储物戒消失。
  
  妖花的根茎,又连番行动,将剩余的矽银石柱,一根根拽落,被其收入。
  
  这一刻,穆碧琼面纱底下的绝美容貌,充满了妖异和诡魅,神采不像是凡夫俗子,犹如神祇。
  
  很快,将七根矽银石柱扯落的妖花根茎,又重新收入她掌心。
  
  在那妖花根茎飞出时,石洞底部那最大的虫洞中,仿佛传出银甲虫虫母,一声惊惧不安的怪啸。
  
  可这一次,怪啸再难影响穆碧琼丝毫。
  
  她冷冷看向石洞一眼,黑色妖花的根茎,又一次狂飙而出,刺向那个石洞,朝着大地深处延伸。
  
  虫母的尖啸声,越发不安,慌张地狂奔向下,再不敢冒头。
  
  虫母逃离后,察觉到洞穴内的变故,知道那些入侵它领地的人族,爆发内战后,又悄悄潜伏回来,伺机而动。
  
  然而,那黑色妖花根茎,落入石洞时,它的小算盘再也不敢打,终于干净利落地逃了。
  
  黑色妖花根茎,在石洞内活动了一番,没有寻到母虫,被穆碧琼再次收回。
  
  妖花入体,她眼瞳恢复冷漠,喃喃低语:“姓方的贱货。”
  
  “咻!”
  
  她也闪电般冲离石洞,不再虫母身上浪费精力。
  
  银甲虫巢穴外,殷娅楠驱动着冰血蟒,不顾天巫宗的求和,开始令冰血蟒大卡杀戒。
  
  聂天走出后,没有着急动手,只是盯着方莹莹。
  
  她的飞出,让聂天颇为错愕,“七根矽银石柱,你都收取了?”
  
  “嗯。”穆碧琼点头。
  
  聂天讶然,“好快。”
  
  “那贱人死的会更快。”穆碧琼丢下这句话,身影一闪,就在方莹莹面前浮现,道:“给我去死。”
  
  黑色妖花的根茎,从她左手的手心,霍然冲出。
  
  方莹莹大惊失色,以看怪物般的表情,呆呆望向她。
  
  随后,方莹莹便手忙脚乱地,缔结出一个接着一个的银色法印,可所有的法印,都没办法阻止妖花根茎的纠缠。
  
  方莹莹纤细的腰肢,被黑色妖花根茎勒住,她的躯体,顿时被勒断为两截。
  
  果真如穆碧琼所言,姓方的贱人,比她收起矽银石柱的速度,死的还要快很多。
  
  一只蜈蚣,在方莹莹死亡,尸体断裂时,从其体内飞出。
  
  “一起去死。”穆碧琼冷声道。
  
  黑色妖花的根茎,似在瞬间幻化为妖物巨手,猛地一抓,就将那只蜈蚣巫虫抓住,轻轻一捏,蜈蚣巫虫就成为肉沫。
  
  看着此刻的穆碧琼,聂天脸色都变了变,暗道古怪。
  
  也在这时,他终于明白为何极乐山和御兽宗,会放心穆碧琼和殷娅楠两人,来碎灭战场征战了。
  
  一个殷娅楠,不仅修炼体魄,血肉汹涌如异族,还能御动八级冰血蟒。
  
  放在只有凡境、玄境出没的碎灭战场边沿,殷娅楠这样的人物,根本就是洪水猛兽。
  
  穆碧琼体内的双色妖花,以前她似乎并不能随意动用,还会在面纱褪下时,遭受反噬。
  
  可在她从破碎域,得到巨藤馈赠,回归极乐山以后,像是找到了方法,暂时压制住了双色妖花,而且能动用那双色妖花的力量了。
  
  双色妖花,只从她掌心,飞出黑色妖花的一条根茎,就像是捏死一个蚂蚁般,将上蹦下跳许久,心怀不轨的方莹莹抹杀。
  
  那朵更为鲜艳的妖花,穆碧琼都未曾动用。
  
  “两个麻烦的女人。”聂天叹道。
  
  ……
  
  :。: